<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三章保护
    少年星眸朗目,风绅俊秀,儒雅的脸庞笼罩一层刚毅。

    皇上眼角已流淌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气势不再逼人,话语却依然冷漠,“你既然不后悔,为何要朕维护慕婳?你们做对了,该得到奖赏,你们一身正气,谁能害你们。”

    “伯父,我不惧程大学士报复,她亦不曾畏惧过,只是我本儿郎,应当为慕婳多承担一些,让她少些烦恼,少些麻烦。”

    柳三郎心头极快划过一抹温柔,慕婳敢做敢当,不曾畏惧,可他能眼看着别人算计慕婳?

    哪怕慕婳不会受伤,也不成!

    他放在膝上的手慢慢握紧拳头,“伯父曾因我遇袭重处置过许多人,太后娘娘许是会给魏王殿下几分体面,程大学士他们未必会轻易动我,在我失去皇上的看重之前……”

    柳三郎自嘲般说道:“今日我一番表现,程大学士认为我不堪大用,充其量不过是仗着您宠爱罢了。”

    皇上不置可否点点头,只听柳三郎继续道:“他们不敢轻易再对慕婳动武了,派人去就是去送死的,只能用阴谋,太后娘娘认可嘉敏县主,未必能看到慕婳的好。红莲长公主疼爱慕婳,但她在京城尚且无法同太后娘娘抗衡,后宫还在太后娘娘手中。”

    “过几日,太后娘娘寿宴,宛城女子马球队一定会独占鳌头,她们一旦入宫,我在外很难照应慕婳。”

    “慕婳是马球队一员?”皇上了然道:“她那身功夫不打马球可惜了,不过她参加马球赛,这不是明晃晃的欺负女孩子嘛,就算她同男子较量,也不会输。”

    “……伯父,我是说她许是入宫。”

    皇上笑容从眼角慢慢流淌到嘴角,“三郎真是长大了,也有心上人了……这是好事。”

    柳三郎耳尖发热,慢慢垂下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三郎不会让我帮忙?”皇上跃跃欲试,兴致盎然,“以前我还有所顾及,今日我同皇妹谈过,三郎啊,慕婳这样的女孩子,宛若稀世珍宝,你可要尽快定下来,错过了……你后悔一辈子。”

    皇上抬头看着空中的落樱,好半晌没有再说话。

    柳三郎亦是不曾打扰他,静静泡茶,饮茶。

    “朕保证不会让宫中的腌臜事伤她一分!”皇上的声音轻柔,一如漫天飞舞,摇曳生姿的花瓣,拂过柳三郎心头,“皇宫是朕的皇宫,天下也是朕之天下。”

    柳三郎放下茶盏,双手叠在胸口,郑重向皇上行大礼。

    “你没有继续挑动读书人闹事,这很好,看来我同你说过的话,你是记住了。闹事的学子只有一腔意气,一没掌兵,二没外援,三要面对朝廷大臣的打压,他们很快就会垮掉,只要在他们之中稍加利用挑拨,朕不用出一兵一卒,翻手之间就可平定。”

    “史书上甚至不会记载此事,就是记载也是他们被人蛊惑,朕宅心仁厚,只诛其首,从者不论。”

    “真实的状况?这波朕苦心培养的人才毁了,影响甚至几代人,上千万个家庭。”

    “当百姓看不到读书希望,反而因为读书引来抄家灭族之获,谁还会让自己的儿子读书?”

    “圣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朕始终不愿用强硬的手段,固然能在废墟上再建一个帝国,可是尸横遍野,百废待兴,亦不是朕所想。”

    柳三郎认真听着。

    皇上长叹一声,“朕是要奖赏慕婳的,她帮朕想明白了一些事,然而奖赏却不在现在。”

    “沐国公世子……”

    “三郎,朕还要再看看。”

    皇上手中的扇子轻轻搭在柳三郎肩头,意味深长的说道:“现在不可动,有许多人都在看朕,牵一发动全身,朕不可让好不容易大兴的武将势头再被压下去。”

    “朕只能同你说,朕以后使用沐国公世子会谨慎一些。”

    柳三郎心知皇上不会似自己一样相信慕婳,皇上还是会给沐世子机会,同样也会试探沐世子的真才实学,因为慕婳今日之胜,沐世子在皇上心中地位下降了不少。

    “伯父若是无事,我先回宛城了。”

    柳三郎起身告辞,在离开庭院之前,再一次回头,皇上眸若晴空,怔怔望着天空,白云倒影在他眸中,风声传来一声叹息,一股莫名的悲伤浮现在柳三郎心头,脚步加快,想要远离那种生死永隔的感觉。

    一颗两颗眼泪缓缓落下,皇上抬手盖住眼眸。

    ******

    赶回宛城时,已是夕阳落山,慕婳刚刚跳下马来,隔壁柳宅的大门开了,眼见从府里面往外扔东西,慕婳向旁边闪了闪身,安抚身边的白马,“没事,没事。”

    柳娘子霸道的声音传出来,“我不会要他一分一毫,他别想抢走我的儿子!”

    “这回儿魏王殿下长记性了,送得都是摔不坏的铜器器皿,绫罗绸缎,还有银子……”

    “是啊,再让柳娘子这般摔下去,魏王殿下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败的。”

    还在柳宅门口看热闹的人小声议论。

    魏王府下人熟练的收拾起扔出来的物什,清点了一下,一样不少,一样不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齐齐长叹:“柳娘子,奴才明日再来。”

    慕婳看明白了,魏王先把礼物金银当做敲开柳宅的敲门砖,期望让柳娘子先消消气,他才好再登门,柳娘子不为所动,一点不稀罕金银礼物,颇有摆明立场,同魏王硬抗到底的决心。

    “小姐,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胖丫宛若一头奔跑的小牛犊子,直接冲到慕婳跟前,黑眼圈很重,没有歇息好,“呜呜,每天三小姐都来叫门,想住进来。”

    慕婳摸了摸她的额头,抬高声音,“她再来叫门,我就打断她叫门的手!”

    冷哼一声,慕婳拉着胖丫进入静园。

    同柳娘子一个语气,这对邻居性情真是暴躁。

    三小姐白衣胜雪,楚楚娇弱,泪光点点,若柳扶风,娇花照月,美得惊心动魄。

    柳二郎不由得看痴了,怔怔望着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