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二章无悔
    小五坚信少将军之所以会输给慕婳,只是少将军重伤未愈。

    “少将军以前就对女孩子颇有怜惜,您是看上慕婳容貌不错,她闯关艰难,才对漂亮的女孩子没能拼尽全力。”

    向沐世子眨一眨眼睛,自因为找到原因,“我去威胁慕婳,撂下狠话时,都不由对她手下留情,她……”

    沐世子不自觉心头一紧,苍白的脸庞犹如一张白纸,咳嗽的声音好似要将肺都咳出来才觉得舒服一般。

    “她是少将军喜欢的女孩子!以前少将军就说娶一个功夫好的,能同少将军推演沙盘的女子为妻。”

    “您还说省得您同夫人动手,一下子就把夫人碰坏了。”

    “咳咳。”

    沐世子拳头抵着嘴唇,手心浮现一抹嫣红,小五喋喋不休说着以前的事,那些他陌生却永远不会做的事。

    到底他同她就算相貌相似,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他没有办法去模仿她。

    沐世子骑在马上思绪渐渐飘远,经过小五试探,慕婳不是她,然而世上真有两个神态相似相近的人?

    倘若是她的话,不可能不认小五,眼看小五被他摆布。

    慕婳为何最后提出抚恤战死的英魂?

    沐世子始终无法完全放心,不过他已经是沐国公世子了,备受皇上和太后娘娘的重视,等他领兵出征,破除她留下的心魔束缚,他就不会再被她所影响,可以堂堂正正傲立于世间。

    手中握着的权利不再是镜花水月,令沐世子有空虚之感。

    “妹妹在太后娘娘面前可以为我承禀一二,好在还有妹妹在,今日就算明眼人都知道我故意让了慕小姐一次,怕是京城也少不了议论。”

    “少将军从不在意虚名。”小五眉头微微一皱,总是爽朗果决的少将军怎么变得患得患失了,“恕我直言,京城的富贵磨灭少将军棱角,少将军变得娘们唧唧,您以前从不曾指望过旁人,也不在意外人如何议论,被您听到了,不是一笑而过,就是直接一拳头砸过去。”

    “我看少将军还是尽快向皇上上书外调,即便回不了西北,去东北,东南,或是西南也成,这些地方都不是太安稳,亦少对您的束缚。”

    纵马扬鞭,驰骋疆场,小五觉得少将军就会成为自己记忆中的少将军了。

    京城的奢靡和美人就是英雄冢。

    沐世子眸子暗淡上一分,“你不懂,已入官场,不是我想走就能外调的,我知晓小五你们暗暗拐怪我无情,不顾袍泽之情,今日你也看到了,有太后娘娘压着,身边又有老谋深算,根基深厚的程大学士等文官,他们能眼看着皇上穷兵黩武?太后娘娘的实力不小,在大事上绝不会让皇上肆意妄为。”

    靠向太后娘娘好似比效忠皇上更有……前途,虽然皇上比太后娘娘年轻上许多,然而皇上的龙体未必熬得过太后娘娘。

    何况皇上那般温柔孱弱的性子,肯定会顺着大臣和太后娘娘。

    只要太后娘娘能立下太子,手握玉玺的皇上仍然会被太后娘娘压着。

    小五嘟囔了一句,“横竖我跟着少将军,您去哪里,我就在哪。”

    *****

    樱花树下,架起红泥小火炉,落樱纷纷,茶香四溢,软垫上慵懒坐着一人,外罩敞开胸口的宽大袍子,一根玉簪斜插入发髻中,一手拿着书卷,一手按着扇子,时不时扇动一下,端是潇洒淡漠。

    宛若朝廷上风起云涌都无法令他动容,外面的风浪也侵袭不了他安静的院落。

    柳三郎进来就见到这幅场面,谁能想到这人就是万民主宰,当今圣上。

    不道破他的身份,只会把他当做家中有几个银钱的教书先生。

    柳三郎整了整衣冠后走过去,端坐他对面,看了一眼红泥小火炉上热水,拂去杯盏上的花瓣,自顾自洗茶杯,点茶,动作行云流水,心境也逐渐平静下来。

    皇上眸子落在书卷上,嘴角却是弯出弧度。

    柳三郎把盛满茶水的杯盏双手奉给皇上,高高举过眉头,一脸郑重之色。

    皇上拂去书卷上的花瓣,温柔般看着眼前的少年,笑容越深,“三郎不怪朕?”

    “我同慕婳去书院,一是为陈彻呈上自白书,二是揭穿程门学子的阴险歹毒,排除异己。”

    柳三郎如玉的脸庞正色不减,眸子漆黑深邃,“已有额外的收获,我怎会怪伯父您不肯出面?太后娘娘保下了程大学士的颜面,却也秉公处置陈彻的冤案,伯父,我同慕婳目的达到了。”

    皇上缓缓接过茶盏,又仔细端详柳三郎一会儿,嘀咕一句,“明明太后娘娘传口谕时,三郎你脸色极是愤怒,这会儿倒是想通了。”

    “伯父……”

    “早知你能想明白,我就不必见你了。”

    皇上抿了一口茶,茶香四溢,齿颊留香,“不,就为三郎泡茶的功夫,我还是要见你一面的。”

    柳三郎坦言笑道:“合着您就为因一杯茶水?我只值得十两银子?”

    在皇上身边侍奉茶水笔墨的奴才都有十两银子的俸禄。

    “还有朕的加赏。”皇上特意说道:“说吧,三郎要什么?”

    柳三郎直接跪直身体,正式恳求道:“我只求皇上对慕婳维护一二。”

    “谁能打得过她?朕看连朕身边的逆鳞卫都不如她,围攻怕是也擒杀她不下。”

    皇上轻轻撇着茶叶,神色始终是淡淡的,不冷不热,远没有对柳三郎的仁厚慈爱,“三郎今日代她得罪不少人,连程师弟的面子都揭下一层去,竟是不知她许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维护她。”

    “伯父……”

    “你别同我说这就是你原本的想法。”

    皇上用上了朕,压迫的气势直扑向柳三郎,“你的脾气,我比你爹娘都要清楚,倘若你是冲动意气的人,这些年我白教你了。”

    “不是她对我做了什么,或是我……”柳三郎声音一顿,“心悦于她,想得到她的好感。而是道义所向,我亦不惜此身。”

    皇上眉梢微挑,怒气继续凝聚眉头。

    “今日我明白了妥协钻营,始终不如堂堂正正的决断。伯父,我以前太计较得失,算计太多,看慕婳,我觉得自己还是少年,意气之争又如何?狠狠削程澄面子又怎样?”

    “今日的事,我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