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九十章挺身
    皇上这话是真的?

    红莲长公主只看到皇上的真诚,不知为何,她心头还是有一分莫名的异样,不过此时她冷哼一声,“我很心疼婳丫头,自然不会勉强了她。就怕皇兄的几个皇子另有心思,毕竟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他们都是清楚的。谁让咱们家的老祖宗最爱操心不过,祖训规矩写了一千多天……几乎每一个皇室子弟都要背诵。”

    从一开始,红莲长公主就是在试探皇上。

    不是她打听皇上册那个皇子为太子,而是她想要看明白,皇上对柳三郎的看重宠爱是不是别有居心。

    慕婳恩怨分明的性子,今日她能为陈四郎去京城书院,直接对抗程澄,以后柳三郎有难处,慕婳能眼看着?

    皇上淡淡说道:“朕能把祖宗规矩倒背如流,还不是在朝廷上修改祖宗的礼法?世事不可一成不变,祖宗一些政策适合休养生息,百余年过去,此时再墨守成规,帝国会错时许多的东西。”

    红莲长公主抿了一下嘴角,听皇上笑呵呵的说道:“这些事不用皇妹操心,先皇把担子交给朕,朕就不会辜负……辜负天恩。皇妹一直孤零零一人,有慕婳陪你,朕也是欢喜的。”

    “恳请少侠抛洒自白书!”

    慕婳突然抬高声音,对着天空喊道:“陈四郎狱中自白飞来……”

    这是念咒呢?还是发疯呢?

    包括程澄在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腹议慕婳。

    然而随着慕婳的声音,一张张写满字迹的宣纸从天而降,飘飘荡荡盘旋在书院上空,缓缓的,慢慢的飘落在人们眼前。

    学子,读书人,闺秀,以及勋贵小官抬手接下宣纸。

    大多数人统一的动作,学着慕婳向天上看去,莫非蓝天白云之后有真神?

    苍天有眼,不忍陈四郎蒙冤。

    柳三郎方才见到慕婳同长公主的随从交代了一句话,原来她是让随从去做这事了。

    皇上抬手接下一张宣纸,展开后注目看去,嘴上却道:“皇妹身边的人不凡啊,朕都没看出他是怎么做到……混账!”

    面容铁青,皇上温柔的眸子闪过愤怒之色。“大胆,他们的胆子太大了。”

    不是辜负圣恩的问题,也不是程澄操纵科举,而是他在敷衍皇上。

    皇上可以容忍程澄培植自己的实力,稍微放宽京城书院高中的人数多一些,毕竟京城书院的学子的确多是精英,总不能因为京城书院学子文章好,就要更加苛责他们,剥夺他们入仕的机会。

    但是赤裸裸的陷害寒门学子的行为,皇上绝对容不下。

    “程大学士可曾看明白了?”

    柳三郎从慕婳身边向前跨出一步,闪出身体,儒衫袍袖飘动,飘然俊雅,“我家境比陈四郎稍好,在宛城绝对称不上大富大贵,只是不愁吃穿嚼用而已。我和陈四郎同窗多年,深知他为求学而付出怎样的艰辛。”

    “读书的辛苦没能阻止陈四郎,同窗的轻视没有令他才华蒙尘,然而他想不到得是,正因他天分太好招了旁人的忌惮,用牢狱之灾构陷他。”

    “早有古言,文人相轻,我一直不愿意相信这句话,陈四郎的遭遇,令我不得不想一个问题,读书人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比试一较高下?非要用这些下作腌臜的陷害?”

    “程门畏惧陈四郎高中行此毒计,对其他寒门学子亦有压制,大有顺者昌,逆者亡之意。”

    柳三郎这句话令皇上皱了皱眉头。

    “读书为了明辨是非,传播圣道,做官为教化百姓,为皇上尽忠,倘若让陷害陈四郎的程门弟子高中,以后谁还信圣人?谁还做他们治下的百姓?”

    方才慕婳的话有如炸响一道惊雷,随之柳三郎所言好似淬毒的匕首直捅程门学子的心窝,戳破程门伪善。

    所有人都震惊了。

    不知详情的学子们义愤填膺,愤慨非常。

    而已经入官场的官员和勋贵等人并非震惊程门针对陈四郎,而是震惊看向柳三郎。

    即便柳三郎是魏王的儿子,是皇上宠爱的子侄,他也不能不顾官场默认的规矩亲自揭穿程澄啊。

    柳三郎到底有多恨程澄?

    这般意气之争,狂妄而为,柳三郎不适合官场,不懂为官之道,不明白和光同尘,以后即便柳是三郎迈入仕途,哪有下属敢同他靠得太近?

    水至清则无鱼,谁都做过一些‘坏事’。

    二皇子眸子闪过一抹讥讽之色,柳三郎不足为倨,这般性情迟早折在宦海上头,皇上护他,也护不了他一辈子。

    得罪的人太多,就算皇上也要多想想的。

    换做寻常人说柳三郎这番话,这辈子都得蹉跎了,终身科举无望。

    慕婳思忖半晌,不明白本是风光霁月的柳三郎为何变得如此尖锐?这同她听到的魏王世子传闻不相符。

    魏王世子就不是热血冲动,慷慨激昂的人。

    在柳三郎缓口气的间隙,慕婳出声提醒:“适可而止,就算你想要陈四郎感恩戴德,也不该说那番话,你和陈四郎都是要做官的,你们不是我,我一个小女子独来独往,不怕程门的报复。”

    “陈四郎知晓你今日说这番话,他不恨你就不错了,你这是想要他的报答呢,还是不想陈四郎做官?”

    慕婳低沉一笑,玩味般道:“莫非你想直接断了陈四郎的仕途?哎,拙谨别太狠了啊,他当是帝国精英,治世能臣。”

    柳三郎嘴角微抽破坏一身的浩然正气,“陈四郎不值得我如此。”

    慕婳眨了眨眸子,不值得?

    他是为了什么?

    皇上眸光如电,唇边含笑,扇子有节奏般轻轻敲打手心,红莲长公主抿了抿嘴角,闷哼了一声:“果真随了魏王,专会讨好女孩子!”

    皇上敲打扇子时稍稍停顿,很快又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扇子了。

    程澄脸色铁青,随着柳三郎扇动学子们吵闹,他渐渐平复下来,脸色恢复往日的沉稳儒雅,甚至缓缓闭上眸子,宛若柳三郎微不足道。

    不提皇上和太后娘娘,柳三郎鼓动起书生闹事,朝廷上的大臣都容不下他!

    闹出的风暴越大,对程澄越是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