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八十九章攻击
    “其实我真是在拍皇上的马屁,阿谀奉承一下皇上。”

    此时慕婳不奉承皇上,一会儿她所做所为肯定会引得众怒,没准破坏皇上的某些计划。

    程大学士向慕婳郑重一躬到底,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声音微微颤抖,既是激动亦有感动:

    “没有慕小姐,我竟是不知皇上对书院,对天下读书人由此殷切的期望,枉费我……”

    说到最后,几乎哽咽无法再说出完整的话语,泪洒衣襟,一脸的惭愧。

    慕婳暗暗赞了一声,不愧是官场不倒翁,老狐狸啊。

    “程大学士,我闯过三关后,还没提要求呢。”慕婳笑盈盈的说道:“等我说完,您再向皇上忏悔不迟。”

    “……慕小姐请说,程某一定尽力办到。”

    程大学士擦拭眼角的老泪,面前的慕婳笑容明艳,然而他的心却是悬在半空,没个着落。

    倘若有可能,他多希望慕婳能彻底闭嘴?!

    可是做不到,他只能再此受折磨:

    “我记得木瑾是慕小姐嫡亲兄长?他为入室弟子,在我几个弟子中属于天分不错,又肯努力读书的一个,对我亦很孝顺恭敬,我时常点拨于他,从木瑾这边算,慕小姐同老夫颇有渊源……”

    纵然程大学士知道木瑾恨死了慕婳,他们兄妹几乎就是一对仇人,程澄也要装作不知详情,造成慕婳同程门关系匪浅的假象。

    “程大学士见谅,木瑾同我已经恩断义绝了,你硬是拿木瑾说事的话,我同您和您门下的弟子只能不死不休。”

    慕婳笑容渐渐敛去,预感嘉敏县主又要开口,一句话出口:“哪家嫡亲哥哥会把妹妹扔给江湖草莽糟蹋?会陷害妹妹杀人?”

    程大学士脸上的惊讶倒也不全是做伪,他只吩咐下去给慕婳一个教训,并不关心如何算计慕婳,全是他的弟子在操办。

    “你和木瑾是不是有所误会?”程大学士欲言又止。

    慕婳慢条斯理把怀里的好几张证词掏出来,纸张证词展开,白字黑字,手印鲜红,轻轻扬了养纸张,“一会儿我会贴在书院门口,这些证词每个人都能看到。”

    “若说我和木瑾,以及程门学子之间的误会……还是有一个的。”

    稍稍卖了一下关子,慕婳扬起嘴角,灿烂笑道:“最大的误会就是他们小看了我,想要给我一个教训,却被我反制问出口供,木瑾根本不知花费重金聘请的陷害我的江湖人士不是我的对手,我轻而易举就能让他们供出幕后的人。”

    “哎,倘若我提前闯关的话,他也不会白花冤枉钱了。”

    说不尽的遗憾,道不尽的意味深长。

    慕婳绝对有把人气吐血的本事。

    柳三郎暗暗琢磨,气吐血和打吐血哪个伤害更深?

    “程大学士的侄子同您气魄大不一样。”慕婳嘲讽般继续说道:“令侄只带去了五名书院的护院,虽也是走得五行阵法,可他们都没穿铠甲,他们被我两三下就打倒了。程大学士一下子派出五百名铠甲护院,啧啧,我是拼了受伤,以小伤博胜,才闯过了第一关。”

    “程大学士比他们厉害多了。”

    “……”

    能言善辩,引经据典的程澄哑口无言,他不是找不到颠倒是非黑白的辩解话语,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无法狡辩。

    慕婳方才奋勇闯关是假的?

    她带来的皇上训斥是假的?

    何况慕婳身后站着柳三郎,别看柳三郎一直沉默,但是程澄有一小半的心思都落在柳三郎身上,柳三郎可是随时随地都能见到皇上的人。

    单以皇上对他的宠爱和信任,就比他强了不少。

    起码皇上不会为程澄震怒。

    “他们竟做了这样的事情?程某真是……真是瞎了眼睛!”

    程澄快速衡量轻重,只能把一切推到他不知情上去了,暂且先熬过这一关,等这阵风头稍稍过去,他再想办法将写出供词的人弄出来,毕竟程澄不愿让门下为自己办事的学子寒心。

    “多谢慕小姐为本门除害,证据确凿,程某必会好好惩戒他们,逐出门墙。”

    “这是程大学士第几次谢我了?”慕婳眉眼弯弯,“既然程大学士这般不晓事,我再提醒你一句,再让程大学士谢我一次——皇上可知晓程门的处罚可以代替国法。”

    “……慕小姐。”

    “还是程大学士认为程门的处罚可以优先于国法?”

    慕婳一句话令程澄鯁了一下,但凡弟子犯错,不都是先逐出师门?

    谁会似慕婳这般较真的乱扣帽子?

    “而且程大学士不是该先看看证词,看看他们犯下的罪过,再决定该如何处置他们。”慕婳淡淡的说道:“看您方才一番计较,好似已经知道了一切,知道起因是寒门学子陈彻陈四郎被程门陷害奸杀无辜女子!”

    寒门学子?

    陈彻?

    “是宛城陈四郎?”

    “有状元之才的陈彻?”

    “……好似有首劝学诗就是写给陈四郎的……”

    “哈哈,还是慕小姐写给他的。”

    “因为他们的婚事一波三折,陈四郎去报复悔婚的慕小姐,书写莫欺少年穷,慕小姐才以劝学诗做回应。”

    以前一直压下去的议论,从新喧嚣于天,顷刻有传遍天下之势。

    先是他们定亲,然后又悔婚,再配上他们彼此赠给彼此的‘诗词’,让慕婳和陈四郎备受瞩目,尤其是慕婳闯关就是为陈四郎?

    他们还记得慕婳拼死闯关的那股尽头。

    她对陈四郎是真爱吧,悔婚之后还帮陈四郎?

    “看看三郎的脸色呦,太臭了。”皇上饶有兴致般看着,“我从来就没见过他这幅模样,啧啧,真该画下来,等他成亲时候送给他做新婚之礼。”

    “皇兄,您疯了?!”

    红莲长公主愕然,“您明知道不可能,他娶不得慕婳丫头。”

    皇上轻轻摇头,“皇妹能给她的东西,朕亦可给她,朕比皇妹大方,绝对不会因为给她的东西,而要求她嫁给谁。”

    “……”

    “皇妹最好快些明白慕婳的性情,她想做什么,旁人磨破了嘴皮子,也难以影响她。”

    皇上瞥了一眼红莲长公主,轻声道:“皇妹不必试探朕,朕有皇子了,对三郎唯有疼爱而已,朕会把江山放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