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遮掩
    沐世子血染沙盘,慕婳抬头看过去,目光同沐世子撞到一起,清淡浅笑,没有任何的担心或是愧疚,只有一抹的嘲讽。

    “我记得曾有人同我说过,疆场上留下的伤口就是将士的军功章,没能见到沐世子身上的军功章,在场所有敬佩您血战不回的人都很失望。”

    “慕小姐……”沐世子嘴唇蠕动,声音沙哑道:“你到底是谁?是谁?”

    既像又不像,以前只要他露出痛苦或是难受的表情,她总是顺着他,不让他再被任何俗事打扰,甚至强迫他去修养。

    然而今日他都被刺激得吐血了,面前的慕婳仍然无情的乘胜追击,没有丝毫的同情,非要把他一切的骄傲自尊都打碎不可。

    “怎么?”柳三郎在一旁插嘴,一般打嘴仗,还得他出面,“沐世子落败才想问她是谁?听沐世子的意思,莫非还让同你交手的慕小姐让着你?因为你是帝国的将军,有战功于帝国,所有人在沙盘上都不能赢你。”

    “万一获胜,就是不敬为国征战的沐世子,不痛心沐世子为帝国疆场拼杀留下的旧伤?”

    “以后只要沐世子稍有不如意,就可喷口鲜血,旁人自然不敢再指责沐世子。”

    “沐世子这伤口比……”

    柳三郎感到迎面飞来一只飞箭,直奔他面门而来,柳三郎不慌不忙转身,然而没等他完全转过身,斜刺里冲出一道人影,把柳三郎挡在身后,徒手抓住飞箭,身体不由一震,虎口隐隐发麻。

    “我能躲得开!”

    柳三郎的委屈到极致,慕婳看向射箭的人,头都没回:“我知道。”

    安抚意疼哄意味十足,柳三郎默默叹息一声,慕婳站在他身前,他仍然能看到射箭的人。

    他身材矮小,五官寻常,一刀刀伤从额头直接开到嘴角,伤口宛若血红的蜈蚣,激动时,蜈蚣好似活了一般在他脸上扭动爬行。

    他那双眼睛如同死人一般,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周身罩在黑衣之下,犹如传说中的地府使者黑无常。

    “任何人也别想指责我家少将军!”

    声音沙哑暗淡,好似在石头上磨蹭过一般,听起来很是不舒服,亦给人冰冷阴森的感觉。

    “五哥,别冲动。”嘉敏县主率先阻止。

    “小五!”

    沐世子伸手挡住那人,嘴角染血,“此事不怪慕小姐,我和她只是正常……”

    “一群被少将军舍命守护的书生,竟然敢大放厥词?”被称作小五的人阴沉沉的脸庞闪过愤怒,“你们懂什么是危险?什么是死战?稍稍占据上风,便以为疆场是人都能去,你们这等人一旦上疆场,就是累赘废物。”

    小五道:“少将军本就不擅长沙盘推演,在沙盘上能赢少将军的人,在真正的战场上都被少将军杀得打败。

    沐世子擦拭嘴角的血迹,挺起微微塌陷的肩膀,“慕小姐,这一局算我输了。改日……改日再向慕小姐请教。”

    转过身体,沐世子面容苍白,任何人都能看出他身体不适,用强大的毅力才能站稳是身体,想到朝廷上的宣传,方才一股脑支持慕婳的人沉默下来。

    沐世子是从血海尸堆里爬出来的人,数倍于沐世子的敌人都被沐世子杀得没了再战的勇气。

    西边诸国,那些战败的蛮夷和国家把沐世子看做杀神,对沐世子又是敬佩,又是惧怕,沐世子的威名能令小儿止哭。

    这样的帝国英雄不该因沙盘推演失败而被否定!

    何况沙盘总不是疆场,慕小姐再厉害,还能在两军对战中真正战胜沐世子?

    “我对不住程大学士的托付,没能……咳咳……”沐世子咳嗽两声,嘉敏县主连忙把帕子递过去。

    洁白的帕子因沐世子咳嗽不断而蔓开红梅般刺目的血花,沐世子很快收好染血的帕子,宛若不愿让人见到一般,亦不想因此被人同情,

    “本世子没能守住最后一关,慕小姐战法无双,勇猛刚烈,着实是个难得的女孩子。倘若他是儿郎,我必然拼劲全力,毕竟为帝国和皇上收揽人才,也是臣子的本分。”

    “可惜她是女儿身,无法同她并肩而战了。”

    沐世子惋惜的低叹:“真是可惜了。”

    程大学士连忙道:“沐世子不必内疚,能见到沐世子沙盘对垒,我等已经很荣幸了,慕小姐的确厉害,沐世子同她心心相惜,不愿对女子太过狠心,这也是沐世子侠骨仁心。”

    “无论慕小姐有何请求,还望程大学士恩准,若是太过为难,可给沐国公府送个消息,我定会全力相助慕小姐。”

    沐世子向慕婳微微颔首,“若慕小姐有空,不妨到国公府一聚,我和舍妹必然扫榻相迎。”

    嘉敏县主面上带着亲切的笑容,“能同我哥哥战个旗鼓相当,差一点就逼出最强的哥哥,慕小姐果是厉害,以后我还要向慕小姐请教。”

    太欺负人?!

    颠倒黑白,无耻之极!

    柳三郎正想开口,一直沉默的慕婳轻声道:“他们这也是本事,我不生气的,该明白的人应该明白了,不该明白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

    “原本我也不是做给他们看的。”

    慕婳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有人同情沐世子,有人敬佩沐世子,有人不以为意,最后她的目光落在隐藏在人群中的红莲长公主身上,她完全不必义愤填膺,慕婳不在意这些,亦早知道朝廷上的朝臣颠倒黑白的本事。

    倘若为这样的言论生气,前世她就不是战死得了,而是被朝廷上那些人给生生的气死。

    “红莲长公主会把今日的事说给皇上听的……”

    慕婳突然看到长公主身边站着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他的眼睛似曾相识。

    “不用。”柳三郎直接道:“不用她去说,皇上就在她身边,倘若皇上……不会,伯父不会被他们这群虚伪的人欺骗。”

    伯父若是不明白谁优谁劣,他不介意再来一次血谏。

    柳三郎曾佩服过沐世子,然见面之后,沐世子同他听到的无敌战将差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