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八十五章对战
    沐世子面若金纸,额头冷汗淋淋,后背的衣衫被汗水湿透。

    仅存不多的理智令沐世子无法再次问出最想询问的话,人多嘴杂,他不能亦不愿被人看出猫腻。

    少刻,沐世子扯起嘴角,器宇轩昂般说道:“既然慕小姐战意已决,慕小姐随我去书院,在沙盘上我可不会让着慕小姐。提醒慕小姐一句,疆场无情,沙盘推演亦有四溢的杀气,你当做好准备,切勿被杀气扰乱心智,伤了心神。”

    “沐世子光明磊落,为当世男子的楷模。”

    “是极,是极。”

    书院的学子不停为沐世子造势,倒衬得他英武不凡,宛若天将临凡。

    慕婳冷漠般说道:“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嘉敏县主拽了沐世子一把,嘟囔道:“她竟是个说大话的人,以前三小姐就说她爱骗人,狂妄无知,我本不相信的,今日一见……哥哥在沙盘推演上是无敌的,从来就不曾失败过。”

    沐世子自信般浅笑,在沙盘上,他的确没有遇见过对手。

    柳三郎听过沐世子不败的名头,眼里难免划过一抹忧心忡忡,突然感到有人靠近,回神时却发现慕婳的手拍在他肩上。

    慕婳轻轻拍打了两下,见柳三郎诧异目光,慕婳才觉察到好似有簪越了,“失误,失误。”

    她干笑两声收回手,不是柳三郎担心那般明显,她略有感动,也不会做出这样让她后悔的亲近举动。

    前世无论怎样危险的环境,任何人都没有担心过她。

    她怕兄长因为担心自己而熬坏身体,从来不说那些疆场上的凶险。

    现在她才明白,她说了还是不说,家里人也不会在意。

    柳三郎盯着慕婳垂下的手,他怎么就没有慕婳大方呢?

    “沐世子沙盘推演是很强,若说没有对手,我是一点都不相信。”

    以前她虽然不是完全让着他,但也没有拼劲全力。

    慕婳嘴角嘲讽般勾起,“沙盘是展露疆场杀意,他未必就有疆场锤炼出来的……”

    “嗯?”柳三郎眉头一皱。

    慕婳轻笑:“倘若我被伤了心神,忘记你了,该怎么办?”

    “……”

    柳三郎找不到声音。

    “即便忘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忘了你的。”慕婳的声音传入柳三郎耳中,他的耳根又热又烫,心头似踹了一只兔子。

    “哈哈,玩笑,玩笑。”慕话玩味般笑道:“以后再遇见有女孩子这么问你,你就这么回答吧。”

    柳三郎低声道:“你若不记得我的话,我便可以直接……”直接把忘记一切的慕婳绑到身边,哪怕慕婳不似今日聪明能干。

    在他说话时,慕婳已经转过身体了,没听到柳三郎的喃咛,背对着他,她再一次开口,“别忘了陈四郎还在监牢中,他沉冤待血,倘若我走不出沙盘上的战阵时,你得帮他洗清冤枉。”

    最后的一句话语气已经转为轻快,慕婳道:“便宜你了。”

    慕婳大步向前走,颇有几分决绝之意。

    柳三郎突然很想阻止慕婳,不是怕慕婳输了,而是无论胜败,她都会伤心。

    程澄已经让弟子抬来沙盘,并且摆放在书院门口,一旁高挑同沙盘地形一模一样的巨大地图,让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双方排兵布阵。

    红莲长公主眼中喷出烈火一般的怒气,“这也太欺负人了,不行!”

    “皇妹不信慕婳?”

    “不……”

    红莲长公主摇摇头,随后担心的说道:“同婳丫头交战的人是沐国公世子,那一仗打下来,连我都很敬佩他的勇气和决断,皇上没亲自去看过,我曾经去过一趟主战场的遗址,每一寸都染着鲜血,宛若地府一般,沐世子不知杀了多少人,他身上凝练出不少的战意。”

    不是慕婳能抗衡的。

    皇上轻声说道:“要不我同皇妹打赌?”

    “直接去盘口押注。”皇上文雅的面孔多了几分兴奋般的红晕,“朕也赚上一笔,朕赌胜者是慕婳。”

    他比红莲长公主对慕婳还有信心。

    “皇上!!”

    “你们不相信她,朕相信!”皇上嘴角高高扬起,“甚至不用去查,再去印证,朕早该想到的,只是朕不愿意,不敢去想罢了。”

    红莲长公主一头雾水。

    “既然前两关都在书院门口,第三关摆在门口更符合他们的期望。”王朋代替老师,主动问道:“慕小姐没意见吧。”

    最后也有了让慕婳不能拒绝的意思。

    慕婳望着沙盘,随口问道:“沐世子可有异议?”

    “本世子听书院的安排。”

    他的话换来慕婳一声清笑,感到众人目光落在她身上,慕婳道:“程大学士同沐国公府的仇结大了啊,你们以后反目成仇,朝廷上定有热闹。”

    “慕小姐太过自信了,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王朋冷冷的嘲讽。

    嘉敏县主冷冷的回应,“沐国公府的继承人,不是你可度量的,念在你不知深浅,这次就算了,以后你再看轻我哥哥,我们沐家同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慕婳仍然看着沙盘,“嘉敏县主以为我同沐家能善了?就算你们沐家躲过今日,改日我也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笑话,你竟然威胁沐国公府?你以为你是谁?”

    嘉敏县主寸步不让,一直她以沐家为荣,绝不准许有人败坏她的根基——沐国公府。

    “我是慕婳啊,你不知道吗?何况沐国公府是皇上的臣子,怎么就碰不得?惹不得?莫非你们沐家比皇室还高不可攀?我记得皇上都曾说过,天家也只是稍微富贵尊贵一点的家族,御史都可弹劾皇室子弟的过失,连皇上都被御史弹劾过。”

    慕婳暗暗算好了进兵的方向,淡淡的说道:“你哥哥没什么了不起,一样会怯懦,一样会输!”

    嘉敏县主被鲠住了。

    沐世子道:“小妹不必同慕小姐计较,本世子自然会让她明白,沐家同永安侯府不一样,我们的爵位和尊荣是一刀一枪的拼出来的,沐家的军魂是用铁血铸就,永安侯却是凭着恩萌,至于商贾木家更是不堪!”

    “说得好。”

    轰然叫好声不绝于耳,沐世子一掸衣袖,冷然道:“慕小姐,你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