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出面
    什么都不知道的嘉敏县主是无辜的,被慕婳怨恨着,承受不该承受的指责,到底一切都是沐国公夫人安排的,同她无关。

    慕婳记得前世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个妹妹,沐国公夫人显然把她藏到了别处。倘若她最后不是战死疆场,已经完成使命的她会不会死在亲娘手上?

    她不愿意去想,心中漫过无数的恨意。

    她的灵魂还被捆住或是被那道闪电劈得魂飞魄散,就不会看到一些永远不愿意去看,去想真相了。

    原本今生她只想做安静漂亮的女孩子,不愿意再恨着谁,报复谁。

    可是总有一些事,她无法释怀,有些人,她觉得碍眼。

    慕婳轻声道:“我本就不是个善良的人。”

    一笑泯恩仇,原谅那些人的事,她永远都做不到,哪怕嘉敏县主是无辜的,她们所站的立场注定敌对。

    *****

    “沐世子,当恩师欠您一份人情,还请您在沙盘推演上尽全力。”

    “是啊,沐世子是少年将军,兵法战术无双,肯定能把慕婳打得屁滚尿流,一败涂地。”

    “沐世子当为我辈男儿争一个口气,岂能让一个野蛮的女孩子嚣张?”

    “沐世子……”

    书院的人围在沐国公世子身边,或是请求,或是巴结,或是抓住沐世子苦苦哀求,他们都是奉程澄之命来请沐世子出手教训慕婳的。

    沐世子连连摇头,推说自己身体不适,精力不济,不适合在此时进行沙盘推演,然而事关书院的脸面,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战功卓著的沐世子。

    除了沐世子之外,还有谁能让慕婳闯关失败?

    程澄早就做好两手打算,一旦慕婳坚决不肯退让,书院的人就会求助沐世子。

    嘉敏县主抿了抿嘴角,“不如哥哥就帮帮他们吧,兵法越辩越明,哥哥多和不同层次的人推演兵法,也能让您领悟兵法更深。慕小姐武勇过人,寻常男子怕也不如她,然而她毕竟只是在关外长大的,能识字就不错了,兵法肯定只是一知半解,哥哥不如在沙盘上指点她一二,省得她妄自尊大,狂妄无知,犯了众怒亦是不知。”

    “我还挺喜欢慕小姐的,盼着她能安安稳稳,内敛谦逊一些,仗着一身蛮力便有恃无恐,吃亏得还是她。”

    “嘉敏县主说得极是。”

    众人纷纷赞许嘉敏县主有眼光,心地善良,聪慧明理。

    “哥哥不会让我失望,对吗?”嘉敏县主软言相求,暗暗示意沐世子此时可是最好的机会了。

    慕婳蛮力是大,可如何都不会是用兵高手。

    她还嫉恨柳三郎带给自己的侮辱,柳三郎能替慕婳为难她,她哥哥就能让慕婳这辈子再也抬不起头去。

    既然他们方才没有借故离开书院,此时在程澄有难处时,不让程澄欠下人情,事后他们一定会后悔。

    沐世子犹豫片刻,缓缓点头道:“我尽力一试,一旦慕小姐落败,还请程大学士和诸位对慕小姐网开一面,切勿追究她方才的狂妄。”

    “自然,自然。”

    书院的书生们满口应承着,心头却想着如何狠狠羞辱失败的慕婳了。

    谁让慕婳让他们面上无光?

    还非要全功?

    真当她自己天下无敌了?

    “沐世子是怜香惜玉之人,我等亦不是无耻之辈,只要她肯俯首认输,老师看在沐世子面子也不会为难于她。”

    “到时没准慕小姐会对沐世子感恩戴德,把沐世子看做大恩人。”

    嘉敏县主笑盈盈听着这些走调调侃的浑话,心头阴郁之气少了许多。

    慕婳方才风光又如何?

    那样的风光都是虚的,没有根基支持,只要慕婳最后失败,慕婳得不了好处。

    她却不一样,背靠沐国公府,又有沐国公世子在,不急不躁,一步步向上,没人能同她比肩。

    慕婳除了慕云之外,身后的亲人不拖她后退就不错了。

    三小姐他们比嘉敏县主更盼着慕婳跌个粉身碎骨。

    沐世子眸子深沉,再答应下来同慕婳沙盘决战时,莫名得松了一口气,一直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在沙盘上,他不曾败过。

    哪怕是她死而复生,也不可能赢过他。

    *****

    “慕小姐,第三局的沙盘已经准备好了。”

    程澄听到弟子禀告,微微扬起嘴角,含笑道:“今日正好沐国公世子也来到书院,再没有比沐世子更适合的人选了,慕小姐能同沐世子较量,想来也是欣喜的,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同举国皆知的少年英雄较量。”

    关心慕婳的人露出担心来,人得名,树得影,沐世子的战绩实打实摆在那里,慕婳不可能是沐世子的对手。

    嘉敏县主一直盯着慕婳,这会儿慕婳肯定会惊恐……慕婳淡淡的望过来,眸子澄澈明亮,“沐世子决定在沙盘上同我推演战术?”

    沐世子颔首道:“慕小姐倘有不便,我会向程大学士求情,今日这事就可作罢。”

    “我没病没灾,活蹦乱跳,有什么不便不舒服的。”慕婳浅笑道:“有点可惜罢了,沐国公夫人对沐世子的栽培不予余力,宁可牺牲一切也再所不惜,今日你却同一个无名小辈沙盘争胜,无论最后沐世子输赢,好似得到好处的人都是我。”

    慕婳转向程澄,赞道:“程大学士果然是老谋深算,拿沐国公府的战功为难我,我竟然是不知你答应了沐世子或是嘉敏县主何等好处,让他们……他们兄妹忘记沐家的祖训,忘记了追随沐家浴血奋战的将士。”

    “他们的牺牲和付出,太不值得了!”

    一股悲怆气息萦绕在每一个人心头。

    慕婳望向碧蓝的天空,是他们托起了沐家满门荣耀,“许是功劳得到太容易,沐世子才不懂得珍惜,不懂得哪怕一件小小的功劳,背后有多少人付出了性命。”

    沐世子好似被雷电劈过一般,强撑着才没有后退半步。

    “既然你不在乎,那我便亲自毁去那些……”

    慕婳嘴角微扬起,横竖他们不会怪自己的,自己赢得荣耀,今生却要亲手打碎,一切是那么荒诞,又有几分天命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