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舌利
    程澄亲自出面,证明他对慕婳以及柳三郎是重视的,自知凭他那些弟子无法扳回一城,程门学子们的尊严,只能有他来维护。

    “我知道在书院门口,他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他是程澄又如何?“

    慕婳回了柳三郎一句,迎上程大学士:

    “久闻大学士风骨,今日一见更胜传闻。您是打算亲自出面主持第三关?”

    程澄笑容真挚,满是对慕婳的欣赏,犹如一位看后辈出色的长辈,欣慰之色溢于言表,

    “规矩虽是早已定下了,然并非一成不变,慕小姐展现出来的才华和勇气足以让我破例一次。”

    前两关都挡不住慕婳,第三关更不用指望了。

    破例总好过颜面尽失,更可怕是民意已经转到慕婳那边去了。

    有时民意就是天命!

    他总不能眼看着局面继续恶化下去,让书院的学子们怀疑师长同窗的人品,反而去佩服慕婳。

    其中有对慕婳不满的人,更加痛恨慕婳毁了书院名声的学子,这些人只能在此事之后再针对慕婳,绝不会在慕婳最风光时,露出任何异样。

    “慕小姐请进书院,无论你提出怎样的要求,只要无愧天地百姓,无愧陛下对书院和程某人的信任厚爱,程某愿意为慕小姐解忧。”

    程澄侧耳认真倾听,“慕小姐请说。”

    柳三郎眸子深谙上一分,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女孩子,打压下去慕婳的气势,程澄也不觉得羞耻?

    仿佛慕小姐奋勇闯关,就是为求到程澄面前。

    程澄能替慕婳解决她自己都解决不了的困境难题。

    出尽风头的慕婳最后还要向‘落败’的程门求助,真真是……柳三郎向慕婳看过去,以她那脾气,肯定会恼怒的,会不会直接一拳打碎程澄的虚伪?

    千万别冲动,破坏眼前的好局面。

    其实他更怕见到慕婳露出感伤,毕竟程澄等同于明目张胆的算计了她。

    “我生养在关外苦寒之地,回京后还没来得及见识京城的繁华热闹,便去了宛城。”

    慕婳几句话就交代了身世,认识她或是听过她忤逆不孝名声的闺秀多是沉默下来,亦有几个初为人母还很年轻的女子眼圈微微泛红。

    “我在宛城日子富足悠闲,有良友闺中密友为伴,不觉再有遗憾。”

    程澄含笑听着,心头微微一紧,慕婳也是个擅言辞的,几句话交代出其实她没有什么事求助书院。

    慕婳说道:“我这人一向认真,最重视规矩,堂堂帝都书院立下的规矩岂能因我连闯两关就破例呢?往后再有人连过两关,是不是也可不过第三关了?长此以往,三关不就成了两关?还是程大学士看不起小女子,认为连过两关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程大学士曾说过,您能有今日的才学,令堂对您影响颇深,您还曾写诗词称赞令堂。”

    柳三郎突然开口吟诵出程澄的诗篇,辞藻华美,真情恳切,是程澄颇为有名的诗篇了,因在太后娘娘寿宴上,他写出这首诗,让太后娘娘颇为喜欢,这首诗流传很广。

    慕婳还真不知道这首诗,暗叹柳三郎是个精细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程大学士敬佩令堂,怎能小看我呢?我莫非不是女子?”

    慕婳配合般步步紧逼。

    程澄淡淡的说道:“方才我就说是破例,以后便不会再有,慕小姐何苦故意曲解程某?”

    慕婳朗声道:“第三关,你们想看?还是不想看?方才为我鼓劲的朋友们,你们想不想我继续闯下去?”

    “想!”

    “第三关!”

    “第三关!!!!”

    喊声再一次震天,慕婳笑容明媚,手放在耳边做出倾听的姿势,呼喊声更高了,场面如同燎原的野火蓬勃蔓延。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婳丫头……”便是红莲长公主都有几分瞠目结舌,“别说本朝,就是上数几代朝廷,怕是都没出过似她这般的女孩子。”

    红莲长公主有几分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出色的女子。

    倘若她不是公主,没有先皇的宠爱,亦没能被师傅选中,她是不是如同寻常的妇人一般。

    皇上一直闭着双眸,面容素淡,古井无波,宛若身处另一个世界,周围一切都是虚幻的。

    “盛情难却,民心难违。”

    慕婳放下垂在而耳边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程大学士也不愿意违背民意吧。”

    程澄平淡的说道:“慕小姐今日已经足够令人大开眼界,于女子而言已足够风光,何必非要闯最后一关?慕小姐就不怕前功尽弃?”

    “能得全功何必半途而废?”慕婳反问,又道:“程大学士方才把我当做想要求助您的弱女子,此时又认为我是个出风头的女孩子,您不曾把我放在眼中,刚才一番称赞的话多是敷衍,哄骗我几句,就想敷衍过去?”

    明晃晃指责程澄说谎。

    众所公认的鸿儒说谎?

    欺骗算计一个女孩子,饶是经历过许多的程澄面上都有些热。

    程澄笑容不在浮在眼底,“程某再问一句,慕小姐一定要闯第三关?”

    慕婳点头道:“我喜欢全胜,宁可倒在胜利的路上,也不会为些许好处而后退,程大学士不必再问了,尽快准备第三关。”

    柳三郎好似被烫到一般,从慕婳身上移开目光,正好看到嘉敏县主眼里闪过几分恨意。

    他眯了眯眸子,低声问道:“嘉敏县主看你的目光不善,她方才一直看着你,我瞧她好似没安好心。”

    “那正好,我很不喜欢她。”

    慕婳没兴趣同嘉敏县主玩那套虚伪的把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何必勉强自己同嘉敏县主应酬。

    “她是不是对我又恨又是嫉妒?”

    “嗯。”

    柳三郎又看了嘉敏县主方向,发觉沐世子正同书院的人说着什么,书院的人面带恳求,而沐世子却是面容苍白连连摇头。

    慕婳说道:“就为她更嫉妒我,我也要漂亮闯过第三关,让她一辈子在我面前都是个输!”

    她就是这般的小心眼儿。

    凭什么沐国公夫人找回了另外一个女儿?

    她比嘉敏县主差在何处?

    为他们付出得还不够多,一颗心还不够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