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应战
    书院的人面色不是一般难看,全然没听嘉敏县主的解释,冷笑一声:“今日书院事多,怕是没办法请沐世子去讲解兵法了,既然沐世子身体有恙,沐世子早早回沐国公府歇息了罢。”

    一甩儒袍,来人快步离开。

    “哥哥,您害死我了。”

    嘉敏县主恼怒道:“就算你不愿意同慕婳比试,也不该当面让他们下不来台啊,您也是练箭多年,本当大显身手的,怎么就不敢同慕婳比试?”

    沐世子微微低头,眼睑半闭半睁,盖住眼底所有的情绪。

    慕婳姿容明艳,有着女孩子少见的爽朗,她大笑时,堪比阳光般耀眼澄澈,嘉敏县主都不得不承认慕婳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哥哥不是爱慕上她了吧?”

    嘉敏县主的推测,令沐世子更加局促不安,忙不迭的否定,“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爱慕上她?她……她是噩梦,是我的噩梦。”

    许是在慕婳闯关前,他还有一分心思,想着把慕婳纳进去,用来宽慰父亲……然而见识过慕婳的身手,他恨不得慕婳根本就不曾出现过。

    沐世子抬起手臂挡住炙热的阳光,也挡住慕婳望过来的目光,“小妹,我之所以拒绝,是因为……因为我没有把握赢下她。”

    一遍遍在心里说慕婳不是她,可是只要见到慕婳,他就想起她,根本没有办法拉弓射箭。

    嘉敏县主惊讶道:“没有把握?哥哥不是在说笑?在西北死在你箭下的大将不计其数,母亲说过你曾经三箭射死过鞑靼的哲别,能冠以哲别的人都是射术精湛的人。慕婳还不曾及笄,就算她天分再高,还能强过兄长去?”

    “她一身武功不俗,也是勤学苦练得来的,一天就十二时辰,她哪来的时间练射箭?听三小姐说过,永安侯府在关外过得很苦,她还要种地砍柴,喂养鸡鸭,煮饭洗衣。”

    沐世子因为这句话脸庞稍稍多了一分血色,也许世上会有那么巧的事。

    死而复生太荒诞,母亲净化她灵魂,她怕是随着那场大火魂飞魄散了。

    “我们还是先回府去,今日我的确太累了,等养好精神,我再亲自向程大学士请罪。”

    “……也只能这样了。”

    嘉敏县主咬着嘴唇,再一次瞄向慕婳,不知柳三郎说了什么,慕婳笑容绚丽,更美上一分。

    “父亲和我备受陛下重视,陛下不是以射术就重用我们,皇上看重得是我们领军治兵之能。”

    沐世子的理智渐渐回笼,压低声音道:“咱们可不怕程大学士,以前只是不愿得罪他罢了,程大学士若是因为我不肯代替书院出战就同我翻脸,他未必能得到好处。”

    “……我不是担心这件事,哥哥和父亲地位稳固,就哥哥立下的战功足以让我们荣耀百年了。”

    嘉敏县主闷闷的说道:“我要留下来,看慕婳能不能闯过第二关。”

    “她闯不过去,程大学士不会让书院彻底没脸。”沐世子咬牙切齿般说道,“如此锋芒毕露,站得越高,跌得越狠。她再本事,也是个女孩子,相夫教子,才是本分。”

    嘉敏县主动了动嘴唇,想要反驳,却也无力说什么,当今帝国就是这样,她已经算是过得比较自在的女孩子了。

    永安侯和木家没有沐国公府的地位,他们保护不了慕婳。

    况且三小姐慕媛才是他们最珍爱的女儿。

    慕婳不被他们算计就不错了。

    ******

    “程大学士的意思是,让慕小姐独自一人展现射术?还要做到令人震撼,才是过关?”

    柳三郎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嘲讽戏弄,“你们怎么不直接把慕小姐的双手捆上?哦,你们怕是没有把握,担心慕小姐捆住双手仍然能射中箭靶。”

    书院的学子有些人羞得不敢抬头,也有学子愤恨不平看着为慕婳出头的柳三郎。

    慕婳托着下颚,做深思状,“算了,你的好意,我领了。我不爱同无能怕输的人计较太多,更愿意直接把他们的面子扯下来,让他们心服口服。”

    “慕婳……”

    “你不信我?”

    柳三郎黑瞳微缩,面前的女孩子坚强倔强,自信从容,好似任何难题都难不倒她。

    他缓缓提起手臂,即将碰到慕婳脸颊时,他猛然收回手,尴尬道:“你脸上有脏东西,左腮……”

    慕婳眨了眨眼睛,随意在左腮抹了一把,“还有吗?”

    柳三郎仔细的看了半晌,摇头道:“没有了。”

    ******

    “噗嗤。”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皇上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嘴,“三郎啊。”

    红莲长公主冷哼一声,不满的嘟囔:“他刚才要做什么?调戏婳丫头?”

    “他们都是孩子,青春冲动,情难自禁。”

    皇上低笑道:“朕相信三郎的性情和节操,他绝不会做出有损慕婳名节的事,朕反倒担心慕婳,你眼中千好万好的女孩子会伤到三郎。”

    说到最后,笑已止住。

    率先动心的人便失去主动,付出也会更多。

    倘若得不到慕婳的回应,柳三郎会被情所伤。

    “情殇,情殇,朕期望三郎这辈子都不要经历这样的伤痛。”

    “皇兄是何用意?”

    “朕宁愿三郎风流一点,广纳姬妾,一辈子不动心,不懂情。”

    “……您对三郎?”

    “他是朕看着长大的,情分自是同寻常宗室子弟不同。”

    皇上淡淡瞥了红莲长公主一眼,“你不必试探朕,朕知道他是魏王的儿子,朕亦有可继承江山社稷的皇子。”

    红莲长公主微微颔首,可又隐约觉得不大对劲。

    今日之前,她想着皇上把柳三郎当做皇子们的磨刀石,用偏疼偏宠让柳三郎成为朝野上下的靶子。

    然而听方才这番话,红莲长公主有些拿不准了。

    “既然慕小姐没有异议,便随我们去书院的射箭场吧,弓箭等物什都给您准备好了。”

    “我看书院门前很开阔,拿来射箭也适合。”

    “这不行,请慕小姐必须到射箭场。”

    慕婳浅浅一笑,抬高声音道:“我若不去射箭场,是不是就算我闯关失败?让你们震撼没有太大的难度,让所有人惊讶才能证明我的射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