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歹毒
    “不行,你得上药。”

    柳三郎嘴唇抿成一道线,执着且固执站在慕婳身边,深沉让人看不透的眸子紧紧盯着她染血的衣裙。

    慕婳还是挺享受旁人的称赞,本来她就是不是一个谦虚的人。

    该风光时,就要风光。

    “再等一会儿……”

    柳三郎直接摇头,慕婳无奈道:“好,我去上药。”

    她嘟囔着走到一旁,“一点小伤还用得着上药?这点伤口根本不叫事。”

    柳三郎眸子越发阴沉,这叫小伤的话,她到底受过多严重的伤?

    永安侯他们一家亏待了她?

    慕婳去上药了。

    书院中,程大学士面容严肃,他身边的学子一个个面如土色,在慕婳陷入重围时,他们纷纷出言嘲讽慕婳,趾高气昂打赌慕婳撑不过片刻,最后的结果却是慕婳赢了。

    赢得极是漂亮!

    “敢问老师,是否准备下一局?”

    程澄宛若没有听到,手紧紧扶住赤红的围栏,为看慕婳丢人,他领人攀上书院最高的宝塔,可以把书院内外尽收眼底。

    慕婳闯过第一关,虽是收了轻伤,肯定会继续闯下去。

    此时书院执事的人怕第二关也拦不住慕婳。

    万一被慕婳连着闯过三关,该怎么办?

    把一个女孩子迎进书院?

    这让他们这些人脸面何存?

    “老师,沐世子射术无双,曾有第一神射之称,下一局不如请沐世子守关。”

    有脑子灵活的人想办法阻止慕婳,其实这三关,第一关最难,第二关次之,第三关只是考验战法而已,几乎所有懂得兵法的将领都能过关。

    只是以前没有任何人通过第一关。

    这才让勇闯三关被传成一关比一关难。

    射术也是君子六艺之一,学子们也有射术课程,但是看慕婳方才的凶残,他们不觉得自己的射术能同慕婳一较高下。

    “沐世子不是书院的人,让他守关,会不会被人议论?认为咱们书院怕了慕小姐?”

    一群人似看白痴一样看说话的人,眼头真是一点都不亮,大实话能随便说吗?

    他们不是怕了慕婳,还用请沐世子出面?

    只要沐世子出面,等同他们欠了沐国公府一个人情,人情是那么好还得?

    可是比起还人情,还是不要再让书院丢脸下去了。

    “方才老师不也同意柳三公子和嘉敏县主对弈,对外只说是沐世子见对手难得,借机同慕小姐切磋一二。”

    “万一沐世子他输了呢?”

    “咳咳。”

    提出沐世子代替书院出战的人连声咳嗽,“怎么可能?沐世子怎么可能输给慕小姐?万一他真输了,我想书院中派谁出战都是输,还不如敞亮一点直接请慕小姐进书院来,听一听她的要求。”

    几人同时陷入沉思,拿眼神示意恩师下决定。

    事关书院的名誉,唯有程澄能做决定。

    程澄缓缓闭上了眸子,“去同沐世子说一声,他若是愿意代书院出战,程某不忘他今日援手之恩,倘若他不愿……寻常的难度已经难不住她了,她想过第二关,同书院学子比已经不适合,射术上得让我们惊讶,承认她射术千古一绝才行!”

    书院的学子谁上都是输,哪一个都不比上慕婳,直接让慕婳同古往今来射术高强的人比。

    正中红心什么的,肯定不会让他们惊讶。

    “老师英明。”

    学子们显然都想到了其中的弯弯绕绕,只要他们不惊讶,慕婳做不出惊世骇俗的事,他们就可以当做寻常,不让慕婳过关。

    当然这么做难免被人非议,可是比起书院的面子和尊严,流言总有散去停歇之时。

    “明日在书院办几场讲解古圣贤的课程,重点讲解一些科举应试如何破题……总之你们要让京城百姓明白,京城书院大儒极多,为帝国培养出许多的才子和文臣。”

    “学生谨记老师的教诲。”

    学生们齐齐鞠躬,眼里闪过拜服之色。

    学生不明白,他这次就算补救恰当,终究在皇上面前丢了分数,书院的精锐尽出,又披着皇上特意送过来的铠甲,竟然还是挡不住慕婳。

    柳三郎出现在书院,皇上肯定也在人群中吧。

    他这位师兄又该如何想自己?

    ******

    “哥哥,哥哥。”

    嘉敏县主不去看风光无限,被人追捧的慕婳,转头去见兄长如同白日见鬼一般,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瘦削的身体颤个不停,嘴唇泛白,甚至传出牙齿打颤的咯咯声。

    “您这是怎么了?”

    她忙扶住沐世子,冰冷的触感一瞬间窜入她心头,“哥哥身上怎么这般凉?”

    沐世子好似听不到,看不到,失去五感,木讷般喃喃道:“我一定是做梦,一定是的。”

    绝对不可能。

    她绝对不可能还活着。

    面容不一样,性情也不一样,可是她那些招数和气势却几乎是一模一样。

    任何时候,她都是那样无可畏惧,爽朗的笑着迎战。

    很多人愿意追随她左右,哪怕那些人最后知道她是女孩子,依然誓死追随她。

    “哥哥。”

    嘉敏县主狠狠捏了沐世子一把,低声提醒道:“书院派人过来了,这事只能哥哥出面。”

    指甲如针,狠捏一下,沐世子骤然清醒了几分,看向妹妹,她才是他的妹妹!

    “我真该听母亲的话,一把火烧了她的。”

    他一时心软才把她埋在玉门关外。

    “沐世子考虑得如何?”程澄派来的人讲述了一遍,“程大学士说了,沐世子只要尽力就好,无论结果如何,程门和书院上下都会感念沐世子援手之恩。”

    嘉敏县主在旁听着,眸子晶晶亮,这可是个极好的机会,哥哥的射术天下少有,如何都不可能输给慕婳。

    “家兄很愿为书院效劳。”听沐世子半晌没有言语,嘉敏县主主动开口:“只是家兄同一个女孩子比试射术,着实有点以大欺小了,家兄心怀仁义,还需书院出面说两句。”

    “不。”

    沐世子面白如纸,摇头道:“我不会同她比试射术,程大学士另请高明吧。”

    嘉敏县主闹了个到大红脸,羞愧般不敢去看来人,“家兄身上不大好,呵呵,精神亦有些不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