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各异
    阵法讲究配合,一角坍塌,整个五行阵便难以维持了。

    慕婳又有万夫不当之勇,本身力气极大,疆场上生死磨砺出来对战机的把握深入骨髓,借此机会,一枪横扫一片,围攻慕婳的人再难组织起攻势来。

    只有挨打抵抗的命。

    方才还洋洋得意的书院学子一个个面色大变,王朋等人更是额头冷汗淋淋,万一让慕婳成功,书院的脸面就被踩在脚底下了。

    年轻的学子虽是看不上武夫,但对伸手矫健,无所畏惧的慕婳心生一分敬佩,亦隐隐有几分倾慕之意,毕竟慕婳太漂亮了。

    人是复杂的,有人喜欢慕婳,自然就有人讨厌。

    讨厌慕婳不安分,不似温婉柔顺的女孩子。

    不可能虽有人都喜欢慕婳,当然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对慕婳无动于衷。

    “停下,停下。”

    王朋手中摇晃令旗,高声叫道:“都停下来!”

    再不停下,这些人都得受伤,他算是看明白了,慕婳受伤了,也不会让围攻她的人得好,这些身披盔甲的人名义上属于书院,以维护书院为由,住在书院,其实他们……他们的俸银都不是书院出的。

    王朋替老师办过一些事,隐隐绰绰明白这些人怕都是属于陛下。

    谁都不明白富有四海的皇上为何要在书院藏兵,故意刁难朝中将领,皇上的心思哪怕是程澄都难以彻底的摸准。

    再打下去,可就不是书院丢脸不丢脸的问题了,有可能让皇上蒙受损失。

    王朋的声音令身穿盔甲的男人一个个稍顿,不打了?

    太好了!

    他们早就被慕婳冲杀得没有任何继续打下去的心思了,输给女孩子很丢人,然而被慕婳那双眸子盯着,他们感到随时都会阎王捉去。

    他们停手后,慕婳只是把银枪一横,没有说一句话,再一次冲杀起来。

    “哎呦呦。”

    “天,她疯了不成?”

    一群被慕婳打趴下,抱着受伤的胳膊或是腿在地上翻滚的人欲哭无泪,“不是说已经不用再打了吗?”

    红莲长公主一脸傲然,好似出尽风头是她自己一般,此时她真是怎么看慕婳,怎么喜欢。

    皇上眸子暗淡了一瞬,重新恢复往日的温润平淡,轻轻叹了一声:“缺少历练终究不过是虚有其表。”

    王朋使劲摇着令棋,失态般跳脚,“停下,慕婳,你停下!”

    “没有用的。”柳三郎踱步走过来,双手负在身后,雅致淡薄,风姿卓绝,“不把所有人都打倒,慕小姐不会罢手,何况慕小姐不是书院的人,她自然不会听……”

    柳三郎看了一眼王朋手中的旗子,“好好的东西,在你手里就是一面投降的旗子,而落在别人手中最起码能指挥将士死战到底。”

    王朋脸庞热辣辣的,骚得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慕婳的拳头,柳三郎这张嘴,几乎把京城书院的脸面彻底按在地上,使劲得摩擦摩擦。

    倘若老师想不到体面的法子,书院怕是要封山门几年了。

    被一个女孩子弄得封山门遮羞。

    只会更加丢脸。

    如同柳三郎所言,慕婳把所有人都打倒,再也爬不起来,才停下手中的银枪。

    “我这算是过关了吧。”

    慕婳没有摆出个潇洒无敌的架子,将银枪重新放回兵器架上,抿了一下鬓角,“你们不会再有异议了。”

    “……慕小姐,厉害。”

    “慕小姐完胜。”

    此起彼伏的呼喊声,赞叹声直冲云霄。

    不知有多少人拍红了巴掌,多少人热泪盈眶,亦有些人看慕婳眼中透着恨意。

    京城的百姓享受太平,被重兵拱卫的京城没有被任何蛮夷或是匪患攻击过,这样战斗的场面,他们从未见过,但是享受太平,不意味着不会被热血刺激的战斗而感动。

    慕婳孤胆英雄一样横扫五百人的情景深深印在他们脑海中。

    男儿总是热血的,皇上也不曾压制过百姓热血报国,此时很多人都有当兵的冲动。

    也许只是一瞬间的冲动。

    闺秀们心思相对复杂,慕婳帅气得不似女孩子,她异常有杀伐的气势,好……好动人啊。

    一时之间,向慕婳身边飞去的鲜花不计其数,还有一些做工精致的香囊。

    皇上嘴角微扬,三郎的脸色一定很黑吧。

    慕婳这是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连一向自视甚高的柳三郎都做了微不足道的陪衬。

    他可是一心二用下得盲棋啊。

    “二殿下,皇上在那边,正同一夫人交谈。”

    “嗯?”

    二皇子目光从慕婳身上移开,“父皇还真爱微服私访,他不愿意见到我。不过能让父皇刮目相看的女人……给我盯紧了。”

    “属下明白。”

    “还有这个慕婳。”二皇子赞叹般说道:“也给本殿下看紧了,并且打听清楚她是从哪冒出来的,本以为出了一个嘉敏县主,没想到还有比嘉敏县主更出色的。”

    “属下认为嘉敏县主刚刚好,慕婳锋芒锐利,好强争胜,怕是不得贵人们的喜欢。”

    一个谋士打扮的青年风度翩翩摇着羽扇,颇有指点江山的智者做派,

    “她这次算是狠狠得罪京城书院,不懂得退让,不懂得藏拙,甚至不够聪明,京城书院是一株苍天大树,她算什么?一个女子胡闹狂妄,不守妇道,三从四德全然无修,如何能做正妻?”

    “属下以为嘉敏县主才是殿下良配。”

    “谁娶慕婳,谁会被笑话一辈子,夫纲不振,丈夫拿妻子没有办法。”

    二皇子英俊的脸庞闪过一抹玩味,“陆先生所言,我记下了。”

    柳三郎已经走到慕婳身边,把外伤药递了过去,他眼中的关切担心瞒不过人,慕婳爽朗笑着摆手,推开外伤药,好似她身上那点伤口算不得什么,根本不用上药。

    “没想到柳三郎竟是心仪慕婳?”

    二皇子再次扯了扯嘴角,他当然不会同自己这个堂弟抢慕婳了,反而会帮堂弟一把,让堂弟对他感恩戴德。

    女人?!

    等他登上皇位,还会缺女人?!

    “再派个人过去,给嘉敏县主送点东西。”

    “遵命,二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