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赢了
    最后一战,她就是陷入绝境的鏖战。

    旁人认为这五百人的威胁巨大,在真正经历过绝境考验的慕婳眼中,这些人除了身上的盔甲好一点外,并不算太大的威胁。

    前世朝廷的支援不多,她几乎每一次出战都要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

    早已经习惯以寡击多。

    这点阵仗还真吓不住她。

    慕婳持枪的动作流畅自然,好似做了几百上千次一般。

    红莲长公主一心都悬在慕婳身上,生怕慕婳有个意外,而站在红莲长公主的皇帝抿了一下嘴角。

    慕婳迎向面前的敌人之时,柳三郎扔掉了捏在手中的棋子,嘉敏县主的棋力出乎他意外的难缠。

    他向慕婳承诺碾压的胜利需要费一些功夫。

    无法做到速战速决。

    慕婳那边比武了,他无法不去关注。

    “柳三郎公子身上不舒服?”嘉敏县主体贴的问道,“让人封盘如何?”

    嘉敏县主知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慕婳吸引过去了,她这边是胜是败都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被慕婳所干扰。

    “不用,可以继续下。”

    柳三郎直接站起身,站得高自然能看到慕婳同五百人交手的情况,眸子盛满担心,以及一丝的无能为力。

    他劝不住慕婳,又没有十足的实力维护慕婳。

    莫非他只能在最近的地方看着慕婳?

    嘉敏县主声音有几分不悦,“你不在棋盘旁,让我同谁下棋?既然你想观战,不如等慕小姐闯关有个结果,咱们再继续。”

    “我说不用。”柳三郎目光一直落在枪挑五百人的慕婳身上,他看得出,慕婳很危险。

    即便慕婳很强,同她敌对的人也不是酒囊饭袋,人数上的差距太明显了。

    “我下盲棋。”柳三郎高声道:“横五竖八,落子。”

    啪,早有柳三郎的书童拿起棋子轻轻放在棋盘上,轻声对面露怒气的嘉敏县主做了个继续的手势,“请。”

    “三郎这是多瞧不起嘉敏县主啊。”皇上连连摇头,同样只是撇了一眼,便继续看向慕婳。

    陷入重围,险象环生,然而慕婳沉稳冷静,手中的银枪上下翻飞,不让任何人近身,哪怕这些人不停按照五行阵法变化,依然拿不下慕婳。

    她纤细的身影宛若鬼魅,声东击西把女子脚步灵动发挥到极致,紧紧束住的腰肢时不时因为迎战扭出不可思议的角度,令围观的人都想去摸一摸她的腰到底如何的柔韧。

    只是片刻,方才诋毁慕婳的人都停住了口,眼里流淌出钦佩之色。

    慕婳是有真本事的。

    而且她以一敌百的战法,看得人血脉膨胀,热血沸腾。

    历来孤胆英雄总是备受推崇的。

    何况慕婳还不落于下风,每一次她手中的枪头扫过,总能逼退好几个敌人。

    银亮的枪尖好似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光圈,但凡被光圈碰到的人,或是踏足光圈的人都会被搅碎一般。

    “公子,嘉敏县主落子了。”

    书童报出了棋子的位置,柳三郎眸子不错神看着慕婳,随意说出一个方位,落子后再一次堵住嘉敏县主在棋盘上的反攻。

    嘉敏县主死死咬着下嘴唇,再强的心境也被柳三郎破坏殆尽。

    勉强又落下两子,嘉敏县主再也拿不稳棋子了,除了柳三郎一心二用同她下盲棋的打击外,慕婳那边的交战同样牵扯着她的心。

    周围人不是高声喝彩,就是担忧般惊呼,好似同慕婳化作一体,一同对抗强敌。

    气势已经完全落在慕婳身上,她再在这边下棋,犹如垂死挣扎,惊不起任何浪花。

    嘉敏县主恨极了慕婳,然而慕婳一来没同她交手,二来也没同她搭话,她们两个各走各得路,颇有井水不犯河水之感,全凭自己的本事取胜。

    慕婳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抢走她所有的风头。

    她还能说什么?

    嘉敏县主唇边噙着一抹苦笑,缓缓放下棋子,叹息一声:“柳三公子棋力高超,远胜于我,我认输。”

    最后嘉敏县主又补上一句,“我亦担心慕小姐,着实没有办法下棋,下一次……下一次再向柳公子讨教,应当……”

    嘉敏县主似被捏住喉咙,狡辩再也无法出口,因为她发现没有人在意她的输赢,他们甚至连听她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周围人无论你男人,女子,无论读书人,还是勋贵子弟,无论是商贾,还是市井百姓,所有人热切的目光都落在慕婳身上。

    连她哥哥沐世子都不例外。

    就好似整个天地间,只有慕婳一个人。

    嘉敏县主眸底泛起水光,又羞又怒,亦有不为人知的委屈。

    显然她此时就是委屈般的哭泣,也不会有谁在意,更不会有人安慰她。

    “啊,小心。”

    “天,慕小姐受伤了。”

    红莲长公主几乎要跃身而起,一只柔软,骨节分明的手按在她肩头,“关心则乱,慕婳这是计谋,你且仔细看下去,这一关她能闯过。”

    皇上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但红莲长公主躁动的心却突然平静下来,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兄长,他一脸肃穆,漆黑的眸子好似隐藏着别样的东西。

    红莲长公主眨眼之时,好似她方才看错了,想到这些年京城传过来的消息,她忍不住轻声问道:“你还是我皇兄么?”

    皇上温柔笑道:“你永远是朕的皇妹,这一次换朕来保护你。”

    衣裙上染血,慕婳唇边笑容越浓,手中长枪再一次翻飞挥舞,有万夫不当之勇。

    用上平生所学,拿出前世深陷重围拼命的气势,包围她的人,强是强,可到底少了疆场的淬炼,少了那份拼死搏杀出来的胆气。

    他们注定失败。

    慕婳明白他们所有的套路,而他们把慕婳当做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根本不清楚慕婳曾经做过什么,有怎样的本事。

    前世她叱咤风云,纵横西北,今世就算想要当个安静的女孩子,但镌刻在她骨子里的狠劲不曾改变。

    她始终记得自己是谁。

    刷刷刷,连挑几枪,使出全部气力,直接震飞了很多人,破开阵法一角后,他们在难组成阵法,慕婳犹如冲入羊羔群的猛虎,杀了个痛快!

    ps慕话的人设很苏,请大家不要忽略她到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