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五章五行
    天才壹秒記住『』,。

    慕婳觉察到柳三郎的目光,回以浅浅的微笑。

    如同她相信自己的实力,同样她不认为柳三郎会输给嘉敏县主。

    她站在书院门口,站姿笔直,承受着旁人的打量,毕竟她可是第一个打算硬闯书院的人,还是个不自量力的女孩子。

    他们是为嘉敏县主来的,却更关注慕婳。

    无疑嘉敏县主是完美的,完美得挑不出错来,意味着嘉敏县主没有可以议论的地方,慕婳却不一样,京城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好似就没停下过。

    虽然负面的消息居多,非议她的言论更是喧嚣于世,然而每一个人见过慕婳后,都会升起几分疑虑,慕婳是否如同传言那般不堪?

    她只要静静的站着,就给人很强的存在感,令人无法忽视。

    沐世子此时的心分成了两半,一半落在嘉敏县主身上,另一半不由自主去看慕婳,眸中从未浮现过他身影的慕婳。

    莫名的熟悉亦有一分心慌意乱,沐世子缓缓闭上眼眸,暗暗命令自己冷静下来。

    棋局无疑是很精彩的,嘉敏县主的棋力不凡,棋风凌厉,杀招频现,完全不似个女孩子。

    柳三郎棋风稳健,布局很深,看似随意步下的一子,往往再走十几手才会显露杀机,体现真实的作用。

    书院早有人在空地竖起大大的棋盘,把特定暗中镶嵌磁铁的棋子,按照他们的落子一个个摆在大棋盘上,让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清楚这局棋。

    此举大大方便了爱棋之人,或三或两凑在一起小声议论。

    皇上亦是仰头看着大大的棋盘,温润的眸子闪过一抹无奈,

    “辣手摧花,哎,三郎怎么就不明白何为怜香惜玉?同他对弈的人,不是我,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说到最后,皇上反而露出点点笑意。

    “不过嘉敏县主棋力不俗,远在众人之上,还能同三郎交战片刻……等到三郎左上角的布局完成,她怕是……”

    就在此时,书院的大门再次打开,从书院中走出一群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体都被盔甲所覆盖,面部亦被从头盔上垂下的面罩挡住,踏踏踏,靴子重重踏在地面上,犹如地动山摇。

    他们按照五个方位分列,身上的盔甲亦是五种颜色。

    还在议论棋局的人惊讶极了,有见识的人失声道:“五行阵?!”

    按照五行金木水火土排演阵法,无人可单独破阵。

    皇上眸子深沉上一分,笑容渐渐的淡去。

    “皇上,长公主到了。”

    “嗯?”

    “皇兄您还真是信得过程澄。”红连长公主狠狠瞪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侍卫。

    侍卫面无表情,没有皇上的命令,他们不会让任何人接近皇上。

    哪怕他们都认识红莲长公主,甚至有几个人是红莲长公主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们的主子是皇上!

    皇上道:“放她过来。”

    侍卫这才退开。

    红莲长公主反倒没有移动脚步,把眼前儒雅的男人仔细打量了一番,皇兄好似同记忆中不大一样,具体何处不同,她又说不出。

    砰砰砰,战鼓敲响。

    红莲长公主无法再深想何处有异样,许是主政天下的皇上总该同刚登基时不一样。

    “皇上竟然把这样的盔甲交到程澄手上,把阵法交给他,让他和一众文臣去刁难武将。您就不怕武将寒心?没有将士,皇上以为凭文臣就能让天下安稳?”

    皇上眸子清澈,含笑道:“你我分别十年有余,见皇妹风采依旧,朕心甚慰。母后这些年嘴上不提,心里一直念叨你,每次你寿日,她老人家总是亲自下厨做一碗长寿面,放在眼前,直到长寿面彻底变凉。”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一旦慕婳受伤,您别怪我直接领人冲进书院去,当年我就该对程呆子狠一点……”

    “皇妹放心,朕绝不会拦你。”

    帝王唇边笑容越深,程呆子怕是巴不得被红莲长公主教训一顿。

    他甚至伸手按住红莲长公主的手腕,“她是你选的人,你信不过她么?”

    “可是……可是……”红莲长公主面露担心,“多少名将都失败了,她还只是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这样的阵法对她来说,太残酷了,程呆子一准没安好心。”

    “应该出不了大事。”

    “皇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心疼慕丫头,我心疼。”红莲长公主翻了个白眼,低声道:“我就不信你的儿子被围攻,你不担心不心疼。”

    皇上嘴角微垮,失望的说道:“他们没一个有慕婳的勇气,别说闯关了,连想都不敢去想。”

    “柳三郎呢?”

    “……他?”

    皇上稍稍一愣,意味深长的说道:“朕看他也不会直接闯阵,这孩子心思太重,永远不会用直接刚烈的法子。”

    看了一眼竖起的棋盘,柳三郎刚刚落下一子,皇上淡淡的说道:“他的心乱了!”

    不乱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把棋下到左上角,这明显是一步臭棋。

    另外一边,慕婳望着面前的五百人,淡淡一笑:“五行军阵,金木水火土,到是挺好看的。”

    从她脸上绝对看不到任何慌乱和惊讶。

    五百人列阵而来,杀气腾腾,是人都会害怕,因慕婳一句感叹,让铺面而来的杀气顿时消散了一大半。

    王朋手中捧着令旗,倨傲般问道:“我代替恩师再问一遍,慕婳,可是你要闯武关?”

    慕婳道:“不闯关我站在这里做什么?你这不是废话么。”

    “……”

    王朋脸上肌肉一僵,暗自骂了一声不知死活的蠢货,“他们手中是刀剑,你亦可以选个兵器,只要能熬过半个时辰,就算你闯关成功。”

    半个时辰?

    “开什么玩笑!”

    围观的人注意力全部被这边吸引,再也无人去关注棋局,哪怕极为爱棋的人,也都看过来,毕竟这边声势更大,已经是以命相敌了。

    “谁能坚持半个时辰?五百人打一个?”

    “这不是欺负人吗?”

    “你可别这么说,书院的规矩历来如此,对谁都一样,自然也不去为慕小姐破例。”

    “我看慕小姐是想出名想疯了。”

    慕婳在兵器架子上拔出一杆长枪,慢慢压下枪头,冷厉的说道:“疆场苦战,半个时辰太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