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四章造势
    书院的学子一脸为难,迎接柳三郎的学子脸上露出一抹不悦。

    即便是柳三郎的父亲魏王殿下都未必丝毫不给京城书院面子,王朋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正想如何缓和尴尬时,嘉敏县主清脆的声音传来,

    “我亦有此意,在书院门口对弈,既能享受同柳三公子较量的乐趣,也不会错过慕小姐闯关。”

    嘉敏县主向投过关切目光的沐世子轻轻一笑,步伐轻盈走上前去,跪坐在柳三郎对面,她眸子晶晶亮,眉间凝聚着一抹英气,坐姿着实漂亮。

    “这边风景很好呢,一会儿对弈,还望三公子……”

    她的笑容俏丽活泼,“莫要手下留情,痛痛快快对弈一场才好。”

    柳三郎眸子一直低垂,宛若对面的女孩子无论怎样表现都激不起他的兴趣,声音平稳无波,古井一般:

    “我更喜欢速战速决,嘉敏县主当把心思用在棋盘上,否则……于你不好。”

    嘉敏县主指甲扣进手心中,笑盈盈的说道:“我未必会输!”

    已经带出一分的锋利。

    在庄子上,她不能外出,不能见人,只有围棋书卷为伴,从她能拿得住棋子,就开始独自一人打棋谱,有时候甚至整日整夜的打棋谱,她敢于来京城书院可是有着必胜的把握。

    从前一切的辛苦,就是为了今日的荣光。

    她绝不准许自己失败。

    “即便我天分不如三公子,然勤能补拙,我的棋力不会让三公子失望。”

    “有些人是天才,有些人通过苦练勤学有不弱于天才的成就。”柳三郎依然不曾抬眼,身姿跪得笔直,“我知道一人,她既有天分,又不缺苦练,当见过她之后,旁人便很难入眼了。”

    “……”

    嘉敏县主沉默片刻,心头恨死了不给面子的柳三郎,倘若不是皇上对他另眼相看,她会稀罕他?!

    都说他是端方君子,可哪个君子会这般无礼的欺负一个女孩子?

    柳三郎甚至闭目养神,连眼睛都不睁了。

    嘉敏县主原本以为柳三郎会看重飒爽自信,神采飞扬的女孩子,结果她一番作为完全是给瞎子抛眉眼。

    “县主,这是我家公子送给县主的果子。”

    一个声音奸细,下颚刚刚静静,面容白皙的少年手捧一个果盘走过来,轻轻把果盘放在嘉敏县主旁边,“南边运来的果子,清脆甘甜,请县主品尝。”

    “你家公子是?”

    嘉敏县主顿时感觉好上不少,不是她魅力减弱,而是柳三郎眼睛被糊住了,少年随侍笑声故意往下压了压,“公子不让奴才说,横竖是县主殿下的熟人。”

    “那就多谢你家公子了。”嘉敏县主坦荡收下果子。

    柳三郎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握紧,喃咛一声,“皇子么?”

    很轻很轻,却令少年仆从和嘉敏县主同时一怔。

    少年仆从向柳三郎弯腰,快速退了下去。

    嘉敏县主眉头微微皱起,打量柳三郎的目光更加慎重几分。

    有一个就有两个,嘉敏县主毕竟是京城名媛,名声响亮,出落得漂亮,家势也不是慕婳和三小姐能比的,有不少年轻的公子和风流名士派遣仆从给嘉敏县主送果子,送花。

    隐藏在人群中的皇上手中轻轻摇动扇子,潇洒文雅,宛若一个文人名士,丝毫看不出当皇帝的贵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好,很好。”

    这才是他所倡导的民风,不让女子过于拘在后宅。

    没有他和太后娘娘的推波助澜,嘉敏县主也不会有此名声,备受追捧,被当做勋贵重臣所出小姐的典范。

    嘉敏县主就是皇上竖起来的一个榜样,同时皇上亦在恩宠封赏西北一战的幕后女英雄!

    皇上看向嘉敏县主的目光带着几分意味深长,手握紧扇骨,唇边噙着期许的微笑。

    “三郎啊,即便珠玉再侧,也不当忽略嘉敏这丫头。”

    书院中程澄已经得到消息,额头不由得落下几颗汗水,邀请沐世子来书院,本意是讨好皇上,补救程门和书院在针对柳三公子上的过失,同时让皇上明白程门是忠诚的,他程澄可以为皇上做许多的事。

    嘉敏县主闯三关对程澄是个意外的惊喜。

    他是唯一一个比较了皇上心愿的人,自然不会过于为难嘉敏县主,所以指派的收守官者都不是顶尖的,就是为了让嘉敏县主过关。

    然而柳三郎突然冒出来说要做守关者,嘉敏县主是个漂亮聪明的女孩子,拜倒在她群下的少年数不胜数,程澄原本以为柳三郎也是嘉敏县主的裙下之臣。

    然而听王朋等人的回报,他想错了。

    柳三郎就算有倾慕的女孩子也不是嘉敏县主。

    “慕婳?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程澄自然没有听过慕婳的名字,似他这等地位身份的大人物,他也只是知道永安侯而已,慕婳和永安侯府的恩怨,还传不到他耳中。

    “是同柳三郎一起来的。”

    “既然她想死,就如她心愿!”

    程澄冷着脸道:“不知所谓的跳梁小丑,以为我会因柳三郎而破坏书院的规矩?想用书院扬名,她还真是天真呢。”

    “柳三公子和嘉敏县主的棋局?”

    “也成全他们。”

    程澄快速做出决断,手指轻轻敲着面前的桌子,“能进入书院的人始终是少数,在门口下棋,众人观战,皇上也会满意。”

    “老师英明。”

    王朋等人称道一句,退了出去。

    只要皇上的心还在书院,他们就不怕任何人。

    木瑾品行不良,他也是书院的学子,程澄的入室弟子,木瑾自当有书院来处置,还轮不到慕婳几次三番的羞辱伤害。

    他们和木瑾同窗多年,总有几分香火之情,既是程大学士发话,为慕婳闯关做准备的学子纷纷拿出所有的劲头,力求让慕婳明白书院是高不可攀的。

    王朋亲自把棋盘摆在柳三郎和嘉敏县主之间,玉石的棋盘,翡翠棋子,即便炎炎夏日,在棋盘上对弈也不觉得炎热。

    捏在手中的棋子隐隐传来一丝冰凉,来带着脑子都清醒了一些。

    柳三郎睁开眸子,看向站在书院门口的慕婳,我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