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三章逼将
    嘉敏县主虽是低头向慕婳拜谢,然腰背挺得很直,生得极好的眼睛,亮晶晶,好似天上的繁星璀璨,直挺挺的鼻梁,柳叶双眉却有一股英气扑面而来。

    她即便弯腰,亦让人不容小看,她天生就是天之骄女,飒爽果敢,明理沉稳。

    柳三郎眯了咪眸子,笑容云淡风轻。

    慕婳暗中按了一下柳三郎的手腕,柳三郎欲出口的话重新压回口中,好不容易让慕婳陪他饮酒,总不能为个抢风头的嘉敏县主,把到手的好处弄没了。

    他还是‘听话’一点为好。

    慕婳眼角余光都没看她一下,“既然沐世子有此苦心,不如他先闯关如何?以证帝国将星名不虚传。”

    “我愿意让沐世子先来。”

    “……”

    慕婳一句话把沐世子逼到了尴尬的地步,倘若他不去闯关,证明嘉敏县主说得那番话不过是逼不得已的托词,于嘉敏县主和沐世子的名声都不大好。

    可倘若他闯关,却没有必胜的把握。

    一旦闯关失败,他的脸面往哪里放?

    旁人却没有看出沐世子的尴尬,许是即便看出来了,也不会认为沐世子胆小无能,毕竟经过帝国的宣传,沐世子战功卓著,以武勇冠绝当代。

    千军万马中生死搏杀,沐世子都没怕过,身陷重围,血战到底,沐世子都没想过投降畏惧,书院闯关虽难,还能比疆场上难度大?

    嘉敏县主面带一分的为难,“我哥哥本也是要亲自闯关的,然他身上的旧伤尚未痊愈,用不得内劲,太医说他还得将养个一年。”

    “娘亲一直很担心哥哥的伤势,在家里都不让哥哥多活动。哥哥身上伤痕累累,让人看着就能感到疆场的残酷,以及那些为帝国奋战的将士们大为不易。”

    嘉敏县主贞洁自守,自有一股气度,令人不由得心折。

    沐世子方才微熏的脸庞此时倒也显得好似大病未愈,略显单薄孱弱的身躯给人病弱的感觉。

    他就是以这样的身躯大败敌人?!

    “了不起,沐世子果然是少年英雄。”

    “英雄再世,冠军侯重生。”

    一句句的称赞汇聚,沐世子身姿挺拔,眸光刚毅,颇有铁血将军的风范。

    慕婳等到众人呼喊声音渐渐停下,扬眉笑道:“那不如请嘉敏县主代沐世子闯关,如何?我虽是不在京城,可也灌了一耳朵嘉敏县主不弱于男儿的话,说是嘉敏县主对沐世子帮助甚大,而且你也精通骑射,寻常男儿都不如你。”

    她缓缓展开笑容,做了个请的手势,“孝悌聪慧的嘉敏县主肯定不会让沐国公府面上无光。”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慕婳一向如此犀利,她根本不需要同嘉敏县主或是三小姐斗嘴,再也没有比用事实证明更直接了。

    不是柳三郎小看嘉敏县主,单以身手骑射上说,嘉敏县主比慕婳差远了。

    真正做到让男儿惭愧拜服的人,只有慕婳一人。

    嘉敏县主暗中捏着手帕,快速衡量半晌,幽幽一叹,“有许多朝廷大人都没能闯过去,他们都是久经战场,骑射具佳的前辈,我的骑射功夫也只能在脂粉中数得着,尚未出师,远不如拼杀的将军们。”

    自谦是最好的选择,哪怕一时没有面子,但总好过闯不过去丢人现眼。

    何况嘉敏县主轻而易举就把那些闯关失败的将军们拉到自己这边,慕婳不自量力闯关……万一成功了,也会引得将军们不满,甚至会让男子的自尊心受挫。

    柳三郎许是会看重英姿飒爽的女孩子,但绝不会倾慕上处处争强好胜,不顾男人体面尊严的女孩子。

    当然嘉敏县主未雨绸缪,她不觉得慕婳能成功。

    她向柳三郎看去,期望能发现点什么,谁知柳三郎嘴角抽了两下,眸子依然温柔的望着慕婳。

    柳三郎心说,嘉敏县主还不知慕婳的厉害,男孩子的自尊心在慕婳面前,那就是一堆渣渣。

    慕婳嘲讽一笑,“沐世子体弱不能闯,嘉敏县主自知实力不足不敢闯,哎,既然都不闯关,说那些有的没有作甚?”

    嘉敏县主大度般说道:“我和家兄就等着慕小姐的好消息了。”

    咄咄逼人的慕婳,嘉敏县主一派大方,倒也不算是太丢面子,比之三小姐还强上不少。

    “听说柳三公子要做守关者?”嘉敏县主不再同慕婳纠缠,她本是名满京城的贵女,同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孩子计较,太跌身份了。

    她笑盈盈说道:“早就想同三公子一较高下,今日总算能如愿以偿了,三公子一番苦心,让我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同时露出一抹玩味笑容。

    柳三郎说道:“我来守关是不愿嘉敏县主轻易过关,嘉敏县主想多了。”

    “……”

    隐藏在人群中的皇上用扇子挡住唇边笑容,“他一点都不给女孩子留面子啊,以前他对人很温柔,即便对人有再多的不喜,也会端着君子风度,不让人太难堪,今日他怎么……”

    “哦。”皇上扇子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原来是为她。”

    慕婳就在一旁站着,柳三郎又岂会给任何女孩子留脸面?

    虽然慕婳还不懂吃醋,但起码她会觉得不舒服,何况该有的表现作为,柳三郎也不会落下。

    嘉敏县主干笑两声,“我是为能同柳三公子对弈而欢喜,王学子,棋室可准备妥当了?”

    王朋有点同情嘉敏县主,点头道:“恭候嘉敏县主和柳三公子大驾,你们两位都是高手,没准为书院留下一张镇院的棋谱。”

    柳三郎说道:“把棋盘搬到书院门口,我同嘉敏县主就在此地对弈。”

    “三公子……”

    “慕小姐不进书院,我亦不进书院。”

    柳三郎表态道:“毕竟我和她是一起来得京城书院,又为同一桩事,同嘉敏县主对弈只是顺势而已,我和她当一同进退。”

    “况且我不愿错过慕小姐闯关。”柳三郎直接跪坐在书院门口的台阶上,衣诀轻摆,飘然高雅,“肯定比我同嘉敏县主的对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