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二章抢夺
    另外一条路?

    嘉敏县主和沐世子几乎同时一愣,“是哪一条路?很艰难吗?”

    来迎接他们的人同样是程大学士最倚重的弟子之一,分量也只比程门大师兄稍差一筹,然他也只是在文章上差一点,在程门的地位并不低。

    因为他擅于察言观色,冷静果决,要比一心只想科举文章的大师兄更得程澄的倚重,时常会让他办一些不可言喻的事。

    “王兄。”木世子询问道:“除了闯三关外,还有另外一条路?”

    王朋意味深长的说道:“皇上曾言文武并举,不可偏重一样,重文亦要重武。老师深以为然,京城书院毕竟是读书人齐聚之地,如同嘉敏县主一般凭才学进入书院,倘若武者想入书院,就得凭自身的本事了。”

    “朝廷上有不少的武将将军都想进入书院,可惜他们……他们都败在了老师设下的关卡之下,无一人能通过。”

    “沐世子是近年来第一位能在书院讲解战法的将军,您也是老师主动邀请的第一人,不必通过考验。”

    沐世子脸庞微囧,说得好似他亦通不过一样。

    从京城书院建立到今日,就没有一个武人能通过的,他们都被阻止在京城书院之外。

    这也让朝廷上的武官很没面子,然而京城书院地位就是那么超然,越发成为读书人心中的圣地,皇上又颇为宠信程澄,令明显‘技不如人’的武将们无可奈何。

    所以沐世子被邀请进入京城书院讲学,才引得京城轰动,武将们都仿佛找回了一分脸面,期望沐世子能用才学和战功教训教训那群文人学子。

    王朋流露出一抹傲然之色,“嘉敏县主过三关固然艰难,慕小姐想通过另外一条路,那简直是难于登天。慕小姐到是个有信心的,自以为比朝廷上的武将功勋还要厉害。”

    既然她想送死,京城书院也不会阻拦。

    “我们原本看在柳三公子的份上,让慕小姐进入书院,可是她不知好歹,听闻另有一条路,便要求闯关,连柳三公子都阻止不了她!”

    言谈中,他对慕婳自负颇为不屑,一个女孩子要不学嘉敏县主,要不就老老实实充当柳三公子的随从进入书院,偏偏走上死路。

    原本他们程门对慕婳也没有太好的印象,毕竟慕婳种种不孝的名经过木瑾在书院宣传,已经深入人心了。

    慕婳就是狂妄无知,任性卑鄙的女子。

    长得漂亮也难以遮掩她品行上的卑劣。

    “我们能去看看慕小姐闯关?”

    “那边还要准备一下,得耗费一些功夫。”王朋缓缓的说道:“柳三公子的意思,是先请嘉敏县主闯关。”

    嘉敏县主点头道:“我先去同柳公子对弈。”

    慕婳这么做是来抢她风头,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慕婳的诡计得逞。

    不仅要顺利闯过三关,她还要赢得漂亮!

    此时,柳三郎一脸冷峻,身边充斥着生人勿近的冷意,慕婳仿佛毫无察觉,笑道:“你可答应我要尽全力的,别见到嘉敏县主后,你突然怜香惜玉了。”

    “慕婳,你……”

    “柳三郎,你该知道的,我是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

    慕婳唇边的笑容渐渐淡去,望着京城书院的匾额,“这么多年都没有武将进去过书院,凭什么?莫非习武就不如习文?”

    她如何也要为同样刻苦练武,苦读兵书,同士兵一起风里来雨里去训练的武将讨个公道,他们不是只有蛮力的武夫。

    不是只有读圣贤书的读书人才是清高的,没有武将,帝国边境就不会有如今的安宁。

    皇上虽是说文武并重,这些年太后娘娘辅政,武将的地位始终不如文官。

    慕婳宛若出鞘的长剑,凌厉而尖锐。

    柳三郎抿了抿嘴角,眼角余光扫过走过来的沐世子,说道:“沐国公世子已经接受书院的邀请,有沐世子还不够?”

    “当然不够!”

    慕婳也见到沐世子和嘉敏县主,倒不是非要令沐世子没面子,倘若她还是少将军的话……

    “我若为沐国公世子,断然不会接受程大学士的邀请,不是拒绝去书院讲解战法,沐国公世子应当亲自闯进书院去,让天下读书人明白,武人所承受的磨难不必读书人少,而在生死关头,他们更危险。”

    “我所说的话,许是得罪很多的读书人。”

    慕婳眸若晴空,浩瀚深邃,“但是我还是要说,帝国能有今日的太平,有一大半的功劳要记在戍边的将士们身上,没有他们的浴血奋战,把蛮族拒于国门之外,读书人还想安静的读书?”

    她没有否认文臣的作用,但是那些征战的将士被误解太深了,没有人看到他们的牺牲。

    慕婳从不怕为国牺牲,但是她希望那些追随自己拼死搏杀,最后埋骨玉门关的英雄们得到认可和承认。

    沐世子来京后的表现,令她很是失望。

    他竟然不去为那些战死的人讨封赏,连死后的荣光都无法帮他们争取,慕婳又岂能不伤心?!

    朝廷凶险,沐世子根基不稳,不该同文官为敌,可沐世子的丝毫无所作为,让她更坚定今日闯进书院的决心!

    不是为了落谁的面子,唯有震撼,震撼读书人和这些赶过来看热闹的勋贵大臣,他们才能正视许是没有留下具体姓名的普通士兵。

    不当只有将领得到赏赐。

    沐世子脸庞顿时骚得慌,莫名感到愧疚不已。

    嘉敏县主看向慕婳的目光隐含一抹很深的忌惮,这位四小姐绝非慕媛所言无能,慕婳才是她的大敌。

    不过她的嫉妒恨意不会让旁人察觉,嘉敏县主脸上浮现出一抹的佩服之色,“说得太好了。”

    “哥哥,她说出了咱们没有办法说出的话呢。”

    嘉敏县主语调清晰,向慕婳微微屈膝,“多谢慕小姐为战死的将士们直言,我兄长为他们夜不能寐,几次想要为他们请功,然而……兄长已不是当年的少将军,他肩膀上承担了太多人的期望,一举一动都不能莽撞,需要顾虑再三,哥哥常说,反倒不如以前自在。”

    ps这是一个金手指无比粗壮的文,女主慕婳无需抱腿,她就是本文最大的金大腿,我喜欢有玛丽苏倾向的女主,出色耀眼,嚣张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