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一章代替
    嘉敏县主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孩子。

    英伟不凡的男人不知见了多少,无论是兄长沐世子,还是英国公世子,以及勋贵重臣之子大多仪表堂堂,三位皇子亦是人中龙凤,风绅俊秀。

    然而他们都比不上柳三郎。

    无论是在容貌上,还是气度上。

    被学子众星捧月一般的柳三郎雅致到极致,矜贵昳丽,在他面前任何人都是要黯然失色的。

    他只是魏王殿下的一个儿子之一,却有远超皇子的凤仪。

    柳三郎低声同身边漂亮飒爽的女孩子说了什么,惹得女孩子笑声郎朗,而柳三郎眸中也是点点笑意。

    “慕婳?”嘉敏县主低声道:“哥哥,她就是永安侯府那位四小姐,是永安侯的义女,听说她娘木夫人贪图侯府富贵,把亲生女儿同侯府三小姐调换了,真相大白之后,永安侯夫人认回亲生女儿三小姐慕媛,也没忽略了她。”

    “只是她同三小姐和亲生的父母兄长,以及义父义母关系不是太和睦。”

    “前一阵子我到是听说锦衣卫的十三爷慕云最为看重她,隐隐听三小姐话说,他们关系暧昧亲昵。”

    嘉敏县主隐含一抹惋惜,眉稍透出同情之色,“有慕十三爷这番表态,以后谁还敢娶她?她的性情据说也不大好,真是个可怜的女孩子。”

    “可怜?没人敢娶?”

    沐世子心头涌起一个念头来,“看她尚未及笄,再过上两年,等这些事淡化了,她并不会愁嫁。”

    嘉敏县主看了兄长一眼,淡淡一笑:“兄长说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慕二少爷和慕四小姐的婚事自是由永安侯夫人做主,他们倘若不愿,外面人指定又会说东到西的,他们情分再深,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

    *****

    “三公子,您是说真的?您要代替书院的学子守关?”

    程门大师兄刚硬的脸庞露出震惊之色,他早在上次科举已经高中举人,当年是程澄硬以磨砺他的文章为由,压着他没有参加会试。

    三年磨一剑,他的才学文章越发沉稳成熟,打磨去不少的棱角,是本届科考考官最为欣赏的类型,今科他被点为状元的呼声很高。

    柳三郎点头道:“程大学士不会反对吧,我的围棋是皇上教出来的,想来不会令京城书院蒙羞,你们若是信不过我,可以叫守关的人同我一较高下。”

    “不……不……”

    程门大师兄可是很清楚恩师对柳三郎有多忌惮慎重,他醉心学问,不管一些纷争,却也隐隐听到师兄弟们对柳三郎做了一些事,结果是老师勃然大怒,重重处罚了惹事的师弟,直接把师弟逐出门墙,永远不再承认他!

    程大学士很少对弟子如此严厉。

    他这番严厉的举措狠狠震慑了诸多弟子,也让柳三郎成了不可碰触的贵人。

    不过他们为出一口恶气,证明程门依然强势,便派人去谋算陈四郎。

    对付不了柳三郎,他们还对付不了寒门学子,没有任何背景的陈四郎?

    每年像陈四郎这般不知好歹的寒门学子,他们收拾了不少。

    程门的威严和地位就是在一次次教训狂生中树立起来的。

    只是最开始他们找错目标,没有调查清楚柳三郎的身世。

    “你可以进去询问程大学士。”柳三郎风度翩翩,“我在此地等消息。”

    程门大师兄思索片刻,转身走进去书院。

    柳三郎低声道:“我不大相信程大学士的话了。”

    慕婳眉头微微皱起,颔首道:“看得出来他对弟子们的控制很严,没有他默许,他们……他们连一点小事都无法决定。”

    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慕婳虽是武力惊人,脑筋同样灵活,对朝政和群臣冷静的判断。

    只有一点不好,似有意,似无意忽略他的倾慕之意。

    “你猜程大学士会不会同意?”慕婳悄声询问,柳三郎暗暗翻了白眼,矜贵般冷哼一声,慕婳笑着说道:“还真生气了?我这不是闲着嘛。”

    闲着就拿程澄肯定会同意的问题来问他?

    “知晓你是皇上最宠的子侄,连程大学士都恨不得同你搭上关系。”

    “嗯哼。”

    慕婳以前怎么没发觉他这般别扭傲娇呢。

    不大一会儿功夫,程门大师兄赶到门口,含笑道:“老师说三公子是请都请不到的高手,能代替我们守关再好不过了,老师和几位擅长围棋的人在棋轩等三公子。”

    柳三郎道:“我同嘉敏县主对弈可不会手下留情,棋盘上无交情,这也是伯父教导我下棋时,说得第一句话。”

    “……当然,当然。”

    连皇上都搬出来了,他们还敢说什么?

    期望嘉敏县主不要输得太难看了,期望自信能闯过三关的嘉敏县主有真本事。

    柳三郎能把嘉敏县主杀得打败,她一定会陪柳三郎痛饮一番,倘若让嘉敏县主不敢再拿围棋……她还会再报答柳三郎一二。

    虽是对前生的选择无悔,但总觉意不平。

    何况她本就不是心胸豁达之人,她可以容忍沐世子占据那些功劳,当初她领兵征战主因本就不是为了那些功劳,可是她没有办法认同沐国公夫人再三的欺骗,嘉敏县主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倘若同嘉敏县主比试骑射等等,她都可以自己亲自动手,偏偏是围棋……慕婳最不拿手了,又不想见嘉敏县主得意,也之能求助柳三郎。

    求人的感觉……还不坏得说。

    她已经是女孩子了嘛。

    “什么?你说柳三郎是第一关的守关者?”

    嘉敏县主听到程门学子的话,诧异的说道:“怎么会?我同柳三公子下棋?”

    沐世子笑道:“这是好事啊,能同他对弈的人不多。”没准妹妹能以高超的围力让柳三公子刮目相看。

    “程大学士已经同意柳三公子的请求,嘉敏县主还想过三关的话,请先做好准备。”

    “好,我晓得了。”

    嘉敏县主恢复从容,问道:“方才同柳三公子一起的女孩子也会进书院?”

    “她?她选了另一条路。”程门学子暗暗摇头,“明明是一位佳人,偏偏要闯武阵,护院们倘若一个失手,怕是她要在床上躺上半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