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七十章 秘密
    她身上的铠甲是他取下来。

    万箭穿心的箭头也是他亲自拔出的。

    沐世子还记得惨烈到几乎每一寸草地都染血的疆场,浓重的血腥气息,断肢残骸,尸骨成堆,当时他几乎被眼前的一切刺激得呕吐。

    她竟然是个残忍冷血的人!

    从埋藏她的尸首后,沐世子连着做了半个多月的噩梦,精神恍惚总觉得她的灵魂一直纠缠着他。

    后来母亲才说破这是不可能的,她的灵魂已经被母亲送去寺庙中净化去杀气了。

    朝廷上封赏下来后,沐世子成为人人称赞的将星,他应酬多了起来,众人倾慕敬仰的目光安了他的心。

    谎话说了一百遍,也成了真话!

    最后的玉门关鏖战,若是他来指挥,许是战果会更大,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帝国将士血染疆场。

    她在沙盘上的推演总是输给他的。

    母亲说他才是天生将才,如今得到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他曾经暗地里给她出谋划策,她亦总向他请教兵法。

    连他的手下败将都能得胜,他出征岂不是会令蛮夷望风而降?

    沐世子的眸光渐渐坚毅自信起来,自己好傻啊,竟被一个陌生的姑娘所影响,方才那位小姐不可能是她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还在,又能如何?

    她该明白没有沐家和父母,她什么都做不了。

    他才是沐国公府的继承人,未来的帝国上将军!

    “我期望她还在,亲眼见到我立下战功,开疆拓土,封狼居胥的伟业。”

    “……哥哥。”

    嘉敏县主弄不明白兄长又想到哪去了,隐隐约约明白一点,但是她却不愿意深想,亦不愿意去打听,这是她和父母,兄长之间的默契。

    既然母亲不想让她知道,她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本能的她觉得一旦查明真相,亲情将会变得很可笑。

    嘉敏县主颔首道:“整个帝国谁不知兄长之名?谁不知兄长在兵法上的才干和天分?皇上对您抱有很大的期望,只要您再立下战功,皇上就把消失五十年的帝国上将军军衔封给兄长。”

    沐世子唇边多了一抹得意。

    上将军是他奋斗的目标!对这个至高荣光的官阶,他志在必得。

    “程大学士主动邀请兄长进书院,足以证明兄长的才华了。“嘉敏县主又说道,“不是谁都机会面对学子们讲学,除了苦学多年的鸿儒外,哥哥是讲学中最年轻的一位,不是皇上……皇上忙于政务,皇上都有可能亲临。”

    “二皇子殿下会来。”

    沐世子微微勾起嘴角,“当日我陪二皇子见柳三公子时,二皇子还曾向我提过妹妹呢,你们在太后娘娘的宫中见过?”

    嘉敏县主娇嗔道:“只是见过一面罢了,他是来见哥哥的,同我有何关系?”

    “好,好,没有关系,他是来见我的。”沐世子微微颔首,“咱们先去书院,小妹当有所准备,书院设下的三关难倒了不少才女。”

    “哥哥放心就是,我是不会输的。”

    嘉敏县主信心十足,勤学苦练多年,不就是为了今日?

    今日之后,京城双珠会变成她一枝独秀,艳压群芳。

    慕媛还想同她相比?

    ******

    青芒山顶,书院门口,慕婳望着书院的匾额,“这字?”

    “皇上亲手所书。”

    柳三郎轻声说道:“字迹刚劲有力,力透纸背,不似皇上往日的笔法。”

    “帝国书院就当有此霸气!”

    慕婳赞道,“我对陛下越来越敬佩了。”这位孱弱的帝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柳三郎略显不开心,他自知比风度还不是伯父的对手。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慕婳缓缓念出书院门口贴的对联,眸子闪烁一抹诧异,“这也是皇上写的?”

    “整个帝国书院,学堂门口都贴着这幅对联,只有京城书院这幅是原稿,皇上亲书,其余的书院门口多是拓印的。”

    慕婳读书不是太多,听清柳三郎的解释后,淡淡一笑:“通俗易懂,道尽求学的根本,着实是一副好对联。”

    “三公子?是柳三公子?!”

    本是来迎接沐世子的书院学子连忙向柳三郎行礼,“没想到三公子今日会来书院,我这就进去禀告老师。”

    没等柳三郎言语,说话的学子转身一溜烟的跑掉了。

    慕婳低笑道:“柳三郎名声显赫啊,你猜程大学士会不会亲自出门来迎你?倘若他亲迎,怕是皇子都比不过你了。”

    “我不喜欢因为伯父而受到礼遇。”柳三郎淡淡的,自嘲般说道:“然世人只看到伯父,他们眼中我只是个运气特别好,有一点才华的小子。”

    “旁人不知伯父疼爱于我,程大学士被伯父提点过,他肯定会谨慎待我,但是他不会亲自来迎我,毕竟他是鸿儒,门生故吏遍布朝野,我还入不了他的眼儿,没有伯父的原因,他甚至都不会见我一面。”

    柳三郎侧头看了一眼慕婳,“不过今日注定让京城书院震动,吓住程大学士的人不是我。”

    “你的意思是嘉敏县主?”

    “……”

    “哈哈。”

    慕婳好好欣赏了一番柳三郎的窘态,爽朗的大笑,“为不让柳三郎失望,我是不是要更显出本事呢?”

    “不过,我还想先看看嘉敏县主勇闯三关。”

    “横竖陈四郎的事情也不着急。”

    柳三郎不知该不该同情在牢房中的陈四郎,心头却说,干得好,陈四郎本来就不重要!

    然慕婳对沐世子和嘉敏县主的不同态度,令他不得不在意。

    “三公子,老师请您进入。”

    程门的大师兄领着诸多师弟走出书院,不卑不亢的说道:“您来到京城书院,令书院蓬荜生辉,老师在博学堂等您。”

    程门出名的,还在书院的杰出学子齐齐出迎,这已经算是极高的礼遇了。

    此时嘉敏县主和沐世子也到了书院门口,眼见柳三郎被学子簇拥,程门的学子对其极是恭敬。

    沐世子眸子微微一暗。

    嘉敏县主眼里却是闪过惊讶诧异,看向云淡风清的柳三郎目光带着一抹奇异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