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六十九章相似
    “这位小姐贵姓?”

    沐世子眸光几乎凝在眼前的女孩子身上,早就忘记了他是来结识柳三郎的,意识到专注看女孩子失礼,轻声说道:“我见小姐面善,好似以前见过。”

    “我见沐世子也很面善。”慕婳笑容浅淡,平淡的说道:“许是上辈子见过。”

    慕婳从沐世子身边从容走过。

    沐世子心头猛然一颤,心尖儿隐隐泛起痛楚。

    “哥哥。”

    “哥哥。”

    嘉敏县主从马车上下来,激起周围一阵阵赞叹声,即便是闺秀们都认同嘉敏县主的容貌绝俗。

    嘉敏县主拽了拽沐世子的衣袖,俏皮的问道:“被方才那位小姐迷住了不成?母亲再也不用担心哥哥找不到媳妇了,哥哥明明也有心动钟情的小姐么。”

    “休要胡说!”

    沐世子厉声打断嘉敏县主的调侃。

    “哥哥。”嘉敏县主被喝得一怔,软糯般说道:“我是不该说那样的话,不该让那位小姐名声有损,我怕哥哥忘了我们来京城书院的原因,程大学士派人接我们的人已经到了。”

    沐世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妹妹应该听母亲说过,在两三年内我不会娶妻。我方才只是不想引起没有必要的误会,耽搁了别人。”

    柳三郎突然插嘴道:“世子家中是否有长辈过世?”

    “柳公子这是何意?”沐世子略带几分不悦。

    “是在下孟浪了。”柳三郎向沐世子深深一躬,“听闻沐世子三年不会娶亲,我以为是您家中有长辈过世需要守孝,又仔细看过沐世子的衣着,才恍然大悟是我想差了。”

    沐世子身上披着合身的软甲,内衬一件暗红锦缎长衫,头戴镶嵌东珠的紫金冠,富贵堂堂,俊伟不凡。

    其妹嘉敏县主更是如同神妃仙子一般,明艳高贵。

    沐世子面色顿然一囧。

    柳三郎抬高声音,“慕婳,等等我。”

    沐世子眸子闪过惊愕,虽然他尽力想掩藏,然柳三郎却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

    已走出五六远的慕婳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柳三郎,“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唤我闺名,显得我同你很亲近似的。”

    柳三郎越过震惊的沐世子和嘉敏县主,快步走过去,“你我两家比邻而居多年,情分自是不同。”

    一句话令注意这边的闺秀们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原来柳三郎有个青梅竹马的邻居妹子吗?

    多年?!

    慕婳搬去宛城还没有半年吧。

    “一会儿,我帮你下棋。”柳三郎抢在慕婳开口解释前,低声说道:“虽然我们是来找麻烦的,但是你打进书院去,总是不太好。何况陈四郎落难,原因我也要承担一部分,当对他尽一份心力。”

    “我竟不知三郎你是个善良热心的人。”

    慕婳挑起眉稍,颇为怀疑他的用心。

    “能让陈四郎欠下人情的机会不多啊。”

    柳三郎任由慕婳打量,面上一派磊落,“慕小姐吃肉,总得让在下喝一口汤不是?我不指望在科举上陈四郎让我一次,将来在朝堂上,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经过这次磨砺,陈四郎心智韧性都会有所增进,他前程光明得很,许是未来我尚需要陈四郎帮扶一把。”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他尚在弱小时,结下个善缘,是再不明智不过的事了。”

    他能找出一万个理由来,可慕婳是不是相信……盈盈浅笑的慕婳显然不大相信。

    女孩子太聪明了也不好。

    慕婳突然问道:“你围棋下得怎样?”

    “我的围棋是伯父亲手教导,几次同伯父下棋,都是我赢。”

    “皇上可是众所皆知的高手。”

    慕婳曾经了解过皇上的喜好,低声说道:“这么说你肯定能赢下嘉敏县主了?”

    “你不想让她进入书院?”

    柳三郎眼里划过一抹异色,慕婳轻笑道:“你若能让她溃不成军,今日我陪你不醉不归。”

    “一言为定?”柳三郎漆黑的眸子突然明亮上几分,“你不会骗我吧。”

    “我何时骗过你?!”

    慕婳翻了一下眼皮,听出柳三郎话语中有佯装可怜的成分,“二哥酒库里藏着好酒,我把美酒都搬过来。”

    柳三郎淡淡的说道:“我会让嘉敏县主知晓男子的厉害!”

    他是在慕婳面前没了男子的体面,但是慕婳只有一个,嘉敏县主显然不够资格强压男子的风头。

    他们一边交谈,一边向山上书院走去,两人并肩前行,步伐协调,英俊少年和明艳少女一起出现总能吸引旁人的目光。

    慕婳巧笑嫣然,柳三郎儒雅风流,即便他们走在一处,也不给人以私相授受的感觉,反而觉得他们光明坦荡。

    嘉敏县主从来柳三郎身上收回目光,柳三郎看那名女孩子温柔专注目光令所有有心嫁给柳三郎的女孩子绝望。

    柳三郎温柔雅致,好似对每个人都很温柔有礼,但是嘉敏县主却能感到其中的不同。

    “您怎么魂不守舍的?昨日没歇息好?”

    嘉敏县主眼角余光扫过众人……竟然没有几个人看过来,大多数人都追随已经走远的柳三郎和慕婳。

    是慕婳?!

    乍听起来同她的名字极是相似。

    沐世子喃喃嘀咕,上辈子见过?真是上辈子见过么?

    “哥哥!”

    “啊。”

    嘉敏县主暗中掐了兄长的胳膊一把,笑容依然甜美,声音却是很低沉,“您再发呆下去,旁人会看出异样的,这次你去京城书院讲解兵法,无论是父母,还是皇上太后娘娘,都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不满沐国公府的人一直盯着你,哥哥万万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沐世子注意力重新凝聚。

    “不管那个女孩子是否认识哥哥,此时哥哥都不该在意她,也许她是咱们的敌人故意来分哥哥心的人。母亲常说,人心险恶,哥哥你自己也当谨慎。”

    沐世子打了个冷颤,“妹妹提醒得对,是我太不小心了。”

    嘉敏县主灿烂的一笑,“你是我哥哥,嫡亲的哥哥,我不帮你,帮谁?”

    沐世子眼前一花,她也那么说过的,可是她不明白,他不需要她的施舍……同样是妹妹,眼前这个比她讨喜贴心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