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六十七章闹事
    慕云本身不擅饮酒,身上又有隐疾,本以为能凭着划拳同柳三郎相当,谁知完美君子的柳三郎竟然是个划拳高手。

    “二哥先去歇息吧。”

    慕婳着实对厚脸皮的柳三郎没有办法,打不得,说不得,又不能把柳三郎赶出去,先扶住醉醺醺的慕云走出水榭。

    柳三郎嘴角微勾,“一会儿陈四郎的手书送到,还请慕小姐借我一观,我很是欣赏陈四郎的文章,经历监牢的磨砺,他的文章怕是增进不少。”

    “你还要需要看他的文章?”慕婳的身体撑着慕云,回头诧异般看向柳三郎,“你不会还准备科举吧。”

    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魏王骨血,魏王是除了皇上之外,皇族宗室最显赫的人,许是因为魏王同柳娘子的事惹太后娘娘不快,但是没有人能否定魏王的地位。

    魏王的儿子参加科举,这不是明晃晃同仕子们争不多的机会?

    柳三郎又得皇上看重,随随便便找个理由,柳三郎都可得到封赏,何苦非要去参加科举?

    魏王妃这么一闹,柳三郎参加科举显得就不适合了。

    柳三郎举着酒杯,银白的月光令他俊美宛若仙人,“皇上说这届科举许是千年来学子竞争最为激烈的一次,可以位列科举龙虎榜上的名字都会是未来帝国的名臣。”

    慕婳倒吸一口凉气,这般竞争激烈的科举,陈四郎不仅突出重围,还成就旷古烁今的六首状元,他的才学到底有多好?

    以前她是不是还是小看了陈四郎?

    不过让陈四郎这么个大才子,帝国未来名臣欠她一份天大的人情,慕婳感觉挺有趣的。

    没错,只是有趣。

    她没有想过被陈四郎所庇护,就算她称呼红莲长公主为姑姑,同样没想过让红莲长公主做靠山一般。

    红莲长公主令她亲近,她便认了个姑姑。

    一如她觉得自己该帮陈四郎一把一样,慕婳只做让自己问心无愧的事。

    柳三郎仰头,喝干了美酒,“我该同他们比一比,到底谁才是科举龙虎榜上的魁首。”

    “可是你中了状元……外人也会认为考官是看在魏王殿下的面子,皇上因为偏疼你才点你为状元的。这样的非议会成纠缠你一辈子,无论你将来位居高位,还是才学得到世人的称赞,都无法洗去这事的影响。”

    慕婳玩味的一笑,“三郎你不在意?”

    柳三郎黑亮的眸子好似倒映着天上的月色,“不知我心者,为我何求。”

    “我不懂,你自己做决定就好。”

    旋即干笑了两声,慕婳扶着慕云快速离去,没有再回头去看柳三郎,她还是感到有道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如影随形。

    锦衣卫因为慕云回屋歇息,从水榭旁离开。

    只有保护柳三郎的侍卫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柳三郎自斟自饮,欣赏着皎洁的月色,和月夜下的湖水景色。

    一直侍奉他的书童蹑手蹑脚走进,“公子爷……”

    书童凑到柳三郎耳边低声耳语几句,柳三郎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小书童垂手站在一旁,柳三郎缓缓扬起嘴角,“给皇上带个口信,长公主已经回京了。”

    宛若柱子一般侍卫低声应诺。

    最后柳三郎没有等到陈四郎的手书。

    清晨,慕婳也没再提起这件事,不是她不愿意给柳三郎看,陈四郎的手书等同于陈诉自己的冤枉,天下人都可以看到。

    慕婳自己都没拿到手书,她怀疑红莲长公主没准直接把陈四郎的自白书直接交给了皇上。

    红莲长公主好似同皇上兄妹感情很深的样子。

    不过他们兄妹之间的矛盾也不少,否则红莲长公主也不会宁可浪迹天涯,也不回京享受富贵了。

    慕婳挺好奇当初红莲长公主发动宫变逼太后娘娘交出玉玺时,皇上带着怎样的心态向太后娘娘告密。

    是怕红莲长公主成功后,成为另一个皇上无法压制的妹妹?

    还是皇上是大孝子?

    慕婳隐隐察觉当初的宫变并不简单,不过宫变时,她还没有出生,后来为政治目的,她还做少将军时简单的了解一番。

    只清楚红莲长公主失败了,皇上病情加重,而太后娘娘说出了没有红莲长公主这个女儿的狠话……

    作为少将军只需要了解结果就行。

    慕婳此时完全可以八卦一下。

    “今日去帝都书院?”柳三郎轻声询问,剑眉微微皱起,“女孩子想进去帝都书院,才学需要得到书院的认可。”

    慕婳不高兴了,整理着马鞍,“你那是什么眼神?”

    柳三郎明眸含着一抹清浅的笑,歉然道:“我忘了慕小姐曾经留下过名篇诗词,前一阵子京城传遍慕小姐所写的劝学诗,可惜事关陈四郎的脸面,读书人很喜欢这首诗,认为诗词大气磅礴,简单易懂,他们很少提起这首诗被写出来的缘由。”

    “也就是说他们认可诗词,不认可我喽。”

    慕婳并不在意自己名声没有传扬出去的事儿,只要陈四郎记得就行,“我又不指望名声活着,名声越好,活得越累,不得自在。”

    她瞥了柳三郎一眼,“如同你一般,整日拿乔,无趣极了。”

    柳三郎笑道:“我不觉得没趣……”

    “婳婳。”慕云快步走过来,脸上还残留着宿醉后的颓然。

    “二哥,你怎么不多歇息一会儿?”

    慕婳心头掠过一抹阴影,慕云的身体好似变得更差了,脸上笑容依旧,“你不必同我去书院,专心为皇上办差。”

    慕云道:“你自己一个人成吗?”

    就是锦衣卫的身份让他无法似柳三郎一般,始终陪在婳婳身边。

    他跟过去,只会让局面更复杂,况且皇上未必愿意见他去找京城书院的麻烦。

    “京城书院的学生和护院武者都算上,他们都打不过我。”

    慕婳神采飞扬,翻身上马,“他们若是敢用话语羞辱我,我定然不会让他们好过,况且这件事是我们占道理,读圣贤书的学子总不能颠倒黑白。”

    “柳公子。”

    慕云转而面对柳三郎,郑重的说道:“我先把婳婳交给你,你帮我看着点她。”

    柳三郎利落上马,“你不说,我也不会不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