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六十六章手段
    李妈妈侍奉永安侯夫人洗漱歇息,毕竟天色已晚,永安侯夫人又是妇人,不方便见那对父子,况且永安侯夫人精力倦怠,经过李妈妈一番劝解后,她的确需要好生考虑。

    倘若她还是用老方法针对慕婳,肯定得不了好处,没准还得被慕婳弄得灰头土脸。

    永安侯夫人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谋算上自是不弱的,以前是没想到慕婳性情大变,同时又因为慕婳反抗激起她的怒火。

    她沉迷于让慕婳听命,差一点忘记她还有要事……媛姐儿的婚事才是她头等大事,慕婳再出众也是女孩子,婚事总会得她点头。

    同慕婳闹得太厉害,不仅影响媛姐儿的婚事,更会让勋贵圈子命妇说颠三倒四,当年她所做得那些安排,并非是没有看不明白的人。

    能在宅门中立足主持中馈,打理庶务的夫人哪有蠢笨的?

    真正愚蠢的夫人也坐不稳位置。

    永安侯夫人想着想着,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枕着胳膊,喃喃自语:“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她们以前不提,只因为我们同英国公交好,婳姐儿性情不得她们心,她们没有必要为个黄毛丫头得罪我。”

    李妈妈轻轻帮着永安侯夫人捶腿,低垂下脑袋,今日她说得已经足够多了,再多说便会引起主子的怀疑。

    然而一旦慕婳有了个强硬的靠山,见风使舵的人就会多起来。

    永安侯夫人定然会名声有损,媛姐儿嫁进魏王府将会难上加难,慕婳反而会得到勋贵夫人们的同情,没准能攀上高枝,再反过来对付她。

    “你提醒得很有道理。”永安侯夫人主动抬手,拉李妈妈坐在自己身边,李妈妈年岁只比她大两岁,可似比她大上五六岁。

    她经过抄家等于变故,已比同龄人显得苍老,李妈妈更老于她。

    “这些年你跟着我受苦了,前一阵子我冷落你,你别怪我。”永安侯夫人拉着李妈妈的手,“是我迷了心,魔怔了。”

    “奴才只是尽了本分,主子对奴才的好,奴才这辈子都记得。”

    李妈妈热泪盈眶,赶忙阻止永安侯夫人继续说下去,“奴才只盼着主子能顺心,三小姐能太平富贵,别的……奴才连个亲人子侄都没有,还能盼着什么?”

    永安侯夫人鼻子也感到一阵酸涩,“过两日,你挑个懂事,老实孝顺的小丫鬟放在身边吧,不让她侍奉你,也要有个人陪你说说话,我再送你百亩良田,你跟了我这么久,总不能眼看你晚景凄凉,没个落脚地方。”

    “多谢主子隆恩。”

    李妈妈跪下碰碰给永安侯夫人磕头,“奴才为主子肝脑涂地,再所不辞。”

    “好了,好了,别说什么死的话,以后媛姐儿出息了,她也不会忘了你。”

    “三小姐聪明伶俐,容貌无双,总能得偿所愿。”

    李妈妈又狠狠的恭维了三小姐一通,永安侯夫人唇边多了一抹真挚的笑容,媛姐儿在慕婳面前没讨到便宜,她依然有信媛姐儿会嫁入魏王府。

    只待她解决了那桩婚事,既然慕婳不适合了,就只能在庶女们挑选一个合适的,至于慕婳……没有这对父子,总还有别的男人。

    永安侯夫人眯起丹凤双眸,“你帮我多看着点府上的小姐,省得一个个都学婳姐儿,再闹出个什么来。”

    李妈妈连声应是,挑暗了烛火,缓缓退出门去。

    侯府回廊早早挂起灯笼照明,映衬着天上的繁星,永安侯府一派花团锦簇,富贵荣华。

    夜风挂过,李妈妈打了个寒颤,这才发觉她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

    望着在摇曳的灯笼,李妈妈长出一口气,总算让主子暂时收手,打消针对四小姐。

    “李妈妈,我代替公子谢谢你维护慕小姐。”

    “……”

    李妈妈再次打了个激灵,回头看去,在夫人窗沿下花圃中,窜出来一个宛若灵猴一般的女孩儿,年岁不大,相貌寻常,看不出任何出挑的地方,给人以见过就忘的感觉。

    连掌管侯府所有仆妇的李妈妈都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

    “您不必害怕,我只是公子爷派进来帮衬您的人。公子爷吩咐过我,以后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同我说。”

    “公子……他是要什么?”

    李妈妈声音颤抖,前两日突然有人找上她,让她说动永安侯夫人放弃针对四小姐,神秘的公子爷竟还知道关外那对父子同永安侯府有婚约。

    让李妈妈说动永安侯夫人换个女孩子履行婚约,只要不是四小姐就行。

    “公子爷只希望慕小姐能开心自在,不被鸡鸣狗盗的腌臜事束缚。”女孩子唇边多了一抹微笑,令她平凡的脸蛋多了几分颜色,“公子爷不会对侯府不利,只要永安侯不再针对慕小姐。”

    至于慕小姐会不会针对侯府,公子爷是不会过问的。

    女孩子伏了一礼,脚步轻盈离去,李妈妈一闪神之时,女孩子已经没了踪影,好似女孩子从未出现过。

    李妈妈眼里闪过挣扎之色,按说她应该同主子说的……可惜她不敢啊,神秘公子明显是要护着四小姐,万一惹恼了公子爷,她怕是想死都难。

    何况她远房的侄儿还在公子爷手中攥着。

    对四小姐,她也是真心心疼,若是只涉及四小姐,她帮帮忙也不是不成。

    *****

    “二哥,你不能再喝了。”

    慕婳抬手压住慕云端着酒杯的手腕,狠狠瞪了一眼酒桌对面柳三郎,“有本事你同我划拳拼酒啊。”

    柳三郎脸庞微熏,眸子闪亮,勾起嘴角道:“你当我是傻小子么?明知道酒量不如你,还主动送上去?划拳的话,我甘拜下风,不过若是用诗词……”

    慕婳轻声吐出两个字,“无耻!”

    划拳她不怕,可是拼连诗,她肯定不行。

    柳三郎好似得到了不得称赞话语,得意般慢慢品着酒。

    亭台水榭中,微风袭袭,湖面倒映弯月繁星。

    九折曲桥旁站着四名皇宫侍卫,另外一边站着锦衣卫,各自拱卫着自己的上官。

    来到京城后,柳三郎便以同慕婳商量明日去程门的事宜为由,住到了慕云购置的府上,又说水榭风景好,邀请慕云喝酒赏月。

    然而在酒桌上,慕云完全不是柳三郎的对手,很快被柳三郎灌得醉醺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