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六十一章惩戒
    啪啪啪。看ΔΔ书阁ん.『→

    掌声响起,众人闻声望过去,慕婳含笑鼓掌,她黑如漆墨的眸子印着阴沉男人欲盖弥彰的身影,“你一推三六五,过错都推到木瑾头上去了。”

    男人说道:“绝不敢蒙骗慕小姐。”

    “你说出这番话,当我会相信?还是你觉得我好糊弄?”

    方才还笑意盈盈的慕婳抬起一脚直接踹在他肩上,咔吧一声,男人闷哼呼疼,捂着碎裂的肩胛骨,阴沉的脸庞满是冷汗。

    不仅是他,旁人听到那清脆的响声都觉得骨头疼。

    慕婳从来就不是打嘴仗的女孩子,更不会有耐心同敌人摆事实,讲道理,争出个高低胜负,一言不合,她就会动手。

    “你是瞧不起我吧,一定是的,认为我只是个粗鲁的女孩子,没带脑子,你半真半假的说上一通话,我就会相信你一切同你没有任何的干系。”

    慕婳再一次抬脚踩住男人另外一只手的大脚拇指,

    “你说你读书不成?指腹的茧子从何处而来?你说你只是书院的杂役,程大学士的侄子对你态度谦和,隐隐以你马首是瞻。”

    她脚下用力,男子汗水片刻湿透了衣衫,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地面。

    “我方才废了你持剑的手臂,而你这条写字的手……”慕婳居高临下,轻声问道:“我听师傅提过,只要废了人的大拇指,便再也提不起笔来,我一直没碰到过读书人,也不知师傅说得准不准,不如在你身上试验一把?”

    “不。”男人面容惨白,“慕小姐,我说得句句都是……不,慕小姐请脚下留情,我……是,陷害陈四郎的计划是我想的,那女人是我让木瑾找来的,她不是良家女子,只是青楼中的一个丫头,染了脏病的妓女。”

    “木瑾用十两银子给她赎身,等同买下她的性命,命她宛城,制造机会偶遇陈四郎,这些事都是木瑾一手操持的,我并没有说谎。”

    慕婳冷笑道:“十两银子就买下女子的性命?脏病怎么了?不是你们这群臭男人好色,她会染上脏病吗?你嫌弃妓女腌臜,怎么就不去想想你们在她们身上取乐的事?”

    女子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

    她只能顾好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其余的事,她根本管不了,但是她对残忍的现实无奈,不等于看到无辜的女子被人当做工具随意的践踏。

    哪怕那个枉死的女子是个卑贱的青楼女子。

    男人的拇指生生被慕婳踩断。

    红莲长公主眸子闪烁,柳三郎一派云淡风轻,丝毫不觉得意外。

    果敢洒脱的慕婳令人心折,然慕婳的善良大度却令柳三郎心动,她尊重每一条生命,尊重每一个人,又不会因为善良而没有底线和准则。

    男人拇指被废,突然大声哀嚎哭泣,同方才被踢碎肩胛骨时完全不一样,赤红的双眸浮现着疯狂和怨恨。

    “我喜欢你的眼神,这才对嘛,否则我欺负你,又有什么意思?当你用无辜的女子的性命做陷阱时,女孩子死前的目光肯定和你一样的。”

    慕婳丝毫不畏惧他染血的眸子,也不怕男子寻她报仇,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恬淡,“她在你眼里是腌臜且为微不足道的蝼蚁,你……也是我眼中的蝼蚁!”

    男人低吼道:“就为了一个青楼贱人?你竟然毁了我所有的希望?”

    他说不上是后悔,还是悲伤委屈。

    这辈子从没想到会因为一个卑贱的女人而失去一切。

    “柳三郎,你去找个笔把他方才说得写下来。”

    慕婳毫无自觉的吩咐,而魏王殿下的儿子,皇上最为看重的侄子,二话没说出门去找笔墨,甚至不曾吩咐跟他一起到宛城来的仆从。

    皇宫的侍卫们也见过不少的京城贵女,连被太后娘娘称赞的嘉敏县主都没这等气魄,骄纵的魏王妃都不敢直接指使魏王殿下。

    柳三郎是个软弱的人?

    别逗了!

    侍卫们一直跟在柳三郎身边,虽然不清楚柳三郎君子面容之下的心情,但是能同皇长子等皇子,朝臣侃侃而谈,不卑不亢,他绝对不是听话的。

    皇上有时都奈何不了柳三郎啊。

    “你把他的口供送去县衙?”慕云的锦衣卫身份不适合做口供的证人,可以说在场的人中,只有柳三郎是最合适的。

    无论何时,婳婳总能维持清明,迅速做出最为有利的决断。

    “宛城县令同程门中人关系匪浅,没有他默许,陈四郎明显疑点重重的案子,不会做成证据确凿的铁案,我记得他以前很欣赏陈四郎的,还曾主动帮助过陈四郎。县令一反常态的原因,不是他不喜欢陈四郎的才学了,而是有人保证会给他更多的好处。”

    慕婳睨了一眼程易两人,“把证据送给宛城县令,他也会当做没有看到,或是认为我私设刑堂逼供。”

    此时柳三郎已经拿着写满口供的纸张走进来,在证人处清晰般写着他的名字,他没等慕婳再吩咐,弯下腰抓起男子的拇指,沾着地上尚未干涸的鲜血,在纸张上按下指印。

    旋即柳三郎递给慕婳,一如他只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儒雅依然,君子依然。

    然而无论是侍卫,还是锦衣卫,都不由得心头冒着凉气,看向风光霁月的柳三郎目光中带着一抹慎重。

    锦衣卫以严刑逼供闻名,还是不如柳三郎宛若寻常让人按手印。

    慕婳收好纸张,“你派两个人押着他们,咱们立刻动身去京城。”

    柳三郎点头道:“的确该去一趟京城书院了。”

    两人目光相碰,慕婳见到他眼里的温柔和纵容,这感觉……有点奇妙的感觉,随之柳三郎恢复寻常,慕婳也只当自己看错了。

    “姑姑,你再派个人去把陈四郎在牢房中写的东西拿过来,要悄无声息的,别惊动了县官。”

    “好。”

    红莲长公主绝对是有热闹不怕事大的主,自从同太后娘娘对抗之后,她已经许久没有似今日这般兴奋了。

    她挑中的女孩子,不闹则以,一闹必然震惊天下!

    这才是她选的继承人!

    ps小鱼小虾而已,必须碾压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