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六十章推脱
    得了红莲长公主的承诺,慕婳便把木瑾撂到一旁,横竖她只要木瑾别断气了,至于他受多少的苦,慕婳是不会关心的。

    慕婳嫌弃般瞥了一眼柳三郎,就是因为他突然冒出来,再一次打断了慕婳对幕后凶手的盘问。

    “噗嗤。”

    红莲长公主笑声令柳三郎有少许不自在。

    慕婳太偏心了,只有他赶来是耽搁盘问?

    慕云和那个不知身份的女人不是一样插科打诨?

    不过柳三郎是什么人?丝毫没有把慕婳的嫌弃放在心上。

    “你就是问出他们的姓名,凭他们的身份,很难让他们入罪。”柳三郎自从明白皇上的打算后,他就知道,皇上是打算留下大部分学子。

    只诛首恶,其余不论。

    何况程澄到底是皇上的师弟,念着一份师出同门的香火情分,皇上也不会对程澄如何,毕竟他的学问是实打实得很好。

    皇上还想借着程澄树立起另外一个当代圣人,以程澄的口传播皇上的想法,影响天下读书人。

    皇上始终是站在帝国主宰的角度看待人或是事。

    “我请慕小姐去京城就是为商讨如何能让陈四郎洗清冤屈,风风光光走出牢笼。”

    柳三郎拿着陈四郎做借口,“他毕竟是被我们连累的。”一瞬间又暗暗把慕婳划拉到自己这边了。

    慕婳没注意这些字下的含义,微微颔首道:“我原本也打算去京城的,谁知正好碰上他们杀了仵作,还意图陷害我杀人。”

    “真把我当做没杀过人,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了。”

    慕婳嘴角勾起,一抹凌厉之色好似裹住一层的血光。

    柳三郎莫名感到后背一凉。

    红莲长公主唇边的笑容淡去,眉头微锁紧,眸光好似落在慕婳身上,又好似想着别得事儿。

    慕云低声提醒:“婳婳,你是女孩子,在关外流放之地,你我经历了一些事,但这些不适合在外人面前提起。”

    “哦。”慕婳点点头,“下次我不说了。”

    慕云悄悄打量红莲长公主,眼中闪过一抹十足的戒心。

    柳三郎被外人这个词刺得有点肝疼,“慕小姐决定同我一起去京城?共商大事了?”

    “慕十三爷还有锦衣卫的差事,何况读书人一向抱团,最是看不上锦衣卫,往往锦衣卫一出面,读书人会一心对付锦衣卫。”

    柳三郎遗憾的说道:“这一次的事,十三爷还是尽量不出面为好。”

    “……”

    慕云鲠了一下,不悦的皱眉,却无法否认柳三郎的话。

    红莲长公主慢悠悠的说道:“魏王的儿子也不是很适合出面,程澄也算是魏王的师兄了,当初程澄的父亲经常入宫教导皇子公主们读书。他是太子太傅,同样也是魏王的启蒙老师。”

    “此言差矣,我姓柳,名澈,并非魏王殿下的儿子。”

    柳三郎一派端方,儒雅清高,果决般说道:“魏王殿下同家母的前尘往事,不是晚辈可以过问的,我以宛城读书人的身份为同窗喊冤,同魏王殿下何干?”

    红莲长公主抿了一下嘴角,嘟囔道:“所以说我最烦你们读书这张嘴了,明明你就是魏王的儿子,偏偏说出一番道理来,怎么都能占到便宜。”

    慕婳点头表示很理解红莲长公主的心情,一老一小相视一笑,彼此好似更显得亲昵上几分。

    柳三郎明明占据了上风,反倒预感自己前景堪忧。

    记起皇上那句她来……看来皇上指得就是面前这位夫人了。

    还好不是男人。

    但是这位夫人只怕比男人更让人头疼。

    “你们站到一边去,别耽搁我问话,再拖延下去,不仅把我的气势拖没了,我只怕是根本进去京城!”

    慕婳直接命令锦衣卫司指挥使慕云和魏王的儿子柳三郎,再一次惊呆了趴在地上的两人。

    红莲长公主笑盈盈望着,心情愉悦极了。

    慕云和柳三郎互相看一眼,沉默片刻,乖乖迈开脚步,站到了一旁,不再干涉慕婳审案。

    “我说!”阴沉男子感到慕婳的目光,方才的视死如归统统抛开,他可以在孤女慕婳面前逞英雄,然而如今慕婳身边站得人,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得罪的。

    何况慕婳可以让慕云和柳三郎乖乖听话,让……许是消失多年的红莲长公主都以慕婳为主。

    他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小蚂蚁。

    坦言道:“我不是程大学士的亲戚,也不是他的学生,只是在京城书院做点杂事,以前受过木瑾一些银钱上的好处,在书院中被木瑾关照过,听说木瑾被慕婳掰断手指,又被陈四郎斥责,木瑾大失颜面,我便凭借在早些年在江湖的经历,和我父亲留下的些许人脉报答一下木瑾。”

    “我父亲本是江湖人士,早些年在北直隶一带颇有威望,后因为兄弟比武助拳,吐血而亡。父亲临终前逼我发誓,不许在走他的老路。”

    “我母亲散尽家财,宁可去书院做浆洗的活计,也不愿意再同江湖绿林有所牵扯,我是在书院长大的,只是我脑子笨,读书不成气候,只能在书院做一些杂事。”

    一番说辞,合情合理,极其动人,把一切罪责都揽到他和木瑾身上,将程门摘了个干干净净。

    言罢,他缓缓比上眸子,一副任由慕婳处置的样子。

    “陷害陈四郎奸杀女子的事,是你安排的?”

    慕婳淡淡的问道。

    “不是。”他摇摇头,“我只负责带出他们五人,帮木瑾擒拿你,其余事我都不清楚,程易也只是被我拽来奏热闹,他总惦记要看他们五人的功夫如何。”

    他唇边益出一分苦涩:“没想到慕小姐身手了得,他们演练祖传剑法和五行阵都奈何不了慕小姐。不仅没能擒下慕小姐,反倒被慕小姐挑断了手筋。”

    柳三郎看了一眼已经被锦衣卫弄出门外趴着的五个少年,又看了一眼残留在家具上的剑痕,当时一定是刀光剑影,凶险无比。

    总不能慕婳身手高强,没有吃苦,就把这件事轻轻放过。

    他想把程门摘干净?

    还要看柳三郎答不答应。

    ps今日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