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陷阱
    “小姐,您没拿银子啊。”

    胖丫和慕婳已经走出孟家有一阵了,才醒悟过来没向孟老太太拿银子。

    慕婳噗嗤笑出声,“让老太太亲自送到静园不是更有脸面?小丫头,孟老太太除了溺爱孙子这一点令人诟病外,其余时她都是个睿智的老人。”

    “你放心,孟老太太不会赖银子的。”

    慕婳向仵作家方向走去,含笑轻松的眸子骤然瞳孔微缩,旋即恢复平静,继续说道:“倘若她不给我银子,我可以再去孟府一趟,同孟老太太聊天挺有趣的,顺便也可以见一见孟少奶奶驯夫。”

    胖丫丝毫没有察觉到慕婳方才的异样,“小姐的意思是孟少爷不会再闹着和离了?”

    “我猜要闹和离的人许会是孟少奶奶,不过也难说,孟少奶奶毕竟不是有孟老太太溺爱的孟少爷,万一闹得太过分,孟少爷不愁娶不到夫人。”

    慕婳默默叹息,男人总比女子容易,选择也多。

    “前面就是仵作家了。”胖丫指着前面一座独门独院的屋舍,“听说县衙的仵作就是住在这的。”

    “咦。”

    慕婳突然停下脚步,懊恼般说道:“我竟然忘记给二哥带的书卷了,明明二哥叮嘱过我一定要给他带去,他说有急用。”

    胖丫道:“要不我回去替小姐取来?”

    慕婳点头道:“你骑马去,还能快一点赶回来,我同县衙仵作谈完,在那边的大槐树下等你。”

    看了一眼大槐树的方位,胖丫点头上马,同慕婳相处久了,胖丫也有了一身不错的骑术,她骑马向静园方向疾驰而去。

    慕婳转身敲了敲大门,大门缓缓打开,庭院中没有任何的动静,“有人在家么?”

    屋舍中传来女人的声音,“是谁?进来说话吧,我的腿伤了,动不了。”

    慕婳侧头若有若无的目光扫过身后某处,迈进了仵作府邸,穿过不大但整齐的小院,走到房门口,再一次问道:“我可以进来么?”

    “进来吧,我相公也在家,你是来找他得吧。”

    女人的声音略显急迫,“快进来吧,相公在里面午睡……”

    慕婳迈进房门,还没来得急看清说话的女人面容,便觉面门刺来一剑,慕婳向旁边躲闪,一道黑影再一次挥舞宝剑横劈向慕婳。

    慕婳也没问来者是何目的,直接同穿着黑衣的男人交手,她的拳头虽是迅猛有力,始终不如手持锋刃的男人,何况男人还有同伴,见男人奈何不了慕婳,从暗处跳出来,帮助男人擒拿慕婳。

    慕婳不慌不忙,看准机会从其中一个男人手中夺过宝剑,抬起一脚顺势把那人踹远,男人向后倒退很远,摔倒在地上,口呕鲜血,大口大口的血从口中喷出,再也站不起来。

    另外两人显然楞了一瞬,没想到慕婳如此强悍,不由得加上小心,然而他们方才打不过赤手空拳的慕婳,此时慕婳手中已经握有宝剑,更是凶悍难以抵挡。

    两人节节败退,可就是两个打慕婳一个,他们每人身上都带伤。

    彼此对视一眼,这还是女孩子吗?

    几乎同时,两人跳出圈外,快速冲向倒地不起的同伴,一人架起同伴,一人把困住手脚的女人推向慕婳。

    慕婳收了宝剑,扶住了妇人,再想去追时,三人已经破窗而出。

    妇人嚎啕大哭,“呜呜,呜呜,吓死我了。”

    慕婳用宝剑割断妇人手上的绳索,问道:“他们是谁?”

    “小妇人不知道啊,方才他们突然冲进来,直接把我和相公捆绑起来。”年约四十左右的妇人泪如雨下,好似抓住最后救命的浮萍,紧紧握住慕婳的手,“方才他们逼我说得那些话,我不说的话,他们就要杀了我。”

    慕婳安慰惊慌失措的妇人,“我没有怨你,就算你不出声,我也会进来的,对了。你方才说仵作还在里屋?”

    “啊,相公,相公。”

    妇人撇下慕婳直奔里屋,慕婳眉头微皱,紧跟着妇人的脚步,挑开棉布帘子,一眼就见到临窗的大炕上躺着一人。

    他后背冲着门口,双手被反捆在身后,妇人已经冲上去了,口中叫着相公,慕婳再次往前一步,“我帮你把他的绳索……”

    突然妇人回头,向慕婳吹出白色粉末,慕婳完全来不及躲闪,毫无防备之下,感到头昏沉沉的,“你同他们是一伙的!”

    “慕小姐,我们早就在等你了。”

    妇人得意的一笑,“你也真是厉害,原本我们不打算用这一招的,可是他们三个男人竟然都打不过你。”

    宝剑插入地上,慕婳扶着宝剑,勉强维持住摇晃的身体,脸上苍白,双眸无神仿佛随时都会晕厥过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有什么……目的?”

    “我们是谁,慕小姐就不比过问了。”

    妇人发觉慕婳已经没了反抗能力,却谨慎试探般抓住慕婳的胳膊,慕婳无力的挣扎:“放开我。”

    “慕小姐长得这般漂亮,我都舍不得呢,不过谁让慕小姐多管闲事?有人找我们让慕小姐背上人命官司。”

    慕婳涣散的瞳孔看了一眼炕上的男人,“他死了!”

    “他就是县衙的仵作,慕小姐要找的人。”妇人越发得意,啧啧两声:“他是被慕小姐一剑捅死的,只为让他做假证,令陈四郎脱罪。”

    “不……我没有杀……”

    门口传来男人的声音,“你还同她废话?这个臭丫头竟然把二当家踹吐血,二当家说了,一定要让她尝一尝自己宝剑的厉害。”

    “哈哈,二当家虽是吐血,可却是个有艳福的,慕小姐是个大美人,足够二当家乐呵几天了。”

    方才逃走的两个男人走进里屋,其中有人捏住慕婳的下颚,手在慕婳脸颊上摩挲,“长得的确水灵,可惜命不好,有人出重金要你身败名裂。”

    慕婳眸子缓缓闭上,“是木瑾,你们是他派来的。”

    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般昏了过去。

    妇人抢在同伴之前,抱住慕婳,道:“二当家现在还不能碰她,总要给出银子的人一个交代,当时都谈妥的。”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