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用心
    孟公子正准备把脖子伸进悬挂在房梁上的麻绳中,堵着的门被慕婳一脚踹开,孟公子看过去,眸光闪烁,慕小姐那一脚真是太帅了。

    他都恨不得那一脚踹到自己身上去。

    至于慕婳说什么下辈子不见的话,他根本就没往心中去,横竖他没打算死,只不过听说慕婳到了,趁此机会逼一逼祖母,好早日把这门婚事定下来。

    顺便也向慕小姐证明,他的感情有多真挚,为了娶到慕婳连性命都不要了。

    孟公子都有一点为自己的决心和真诚感动。

    房门勉强挂着,慕婳站在门口,逆光显得她身影高挑,美眸宛若一块剔透的黑曜石,有神极了,眼睫如同浓密的扇子,一眨一眨,好似能挠到人心头上。

    孟公子呆愣楞望着慕婳。

    “你想死?!”慕婳问道。

    孟公子没有任何的反应,仍显呆头呆脑。

    慕婳看了阻止孟公子上吊的小厮,“你家公子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小厮默默低头。

    “我问你是不是想死?”

    “……没有娶到你,我宁愿去死。”

    孟公子声音洪亮,气势惊人。

    慕婳笑道:“我明白了。”明了般点头,旋即她突然箭步上前,直接一个跃起,直接跃上孟公子所站的桌子上。

    她突然靠近,孟公子摈弃凝神,心头迅猛一阵,同时感到脖颈子隐隐发愣,莫名有股恐惧。

    “你知道死亡的感觉吗?”

    慕婳慢声细语,宛若黄鹂的声音却泛着冷意,孟公子缩了缩脖子。

    “死亡时,灵魂抽空了,看不到人或是事,一片黑暗,孤独般处在冰冷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同你说话,你也听不到任何的话。”

    “当死亡降临后,你只会觉得自己没有活够,世上任何人都不再重要了。”

    当初慕婳战死疆场,虽是无悔,但在死亡真正降临时,她还是觉得有憾的,无比渴望能继续活下去。

    “上吊的人会因为颈部的勒痕,舌头伸出很长。”

    慕婳的话语已经让孟公子一身的汗毛倒竖,有意无意躲闪在眼前的麻绳,突然他尖叫一声,“慕小姐,你想做什么?”

    他的脖子已经被慕婳的手掐住,眼前仍然是慕婳明艳的脸庞,可此时他感到慕婳很危险。

    “往生经上说,自尽的人去地府都会被判重罪,他们轻视自己的生命,辜负上天让他们投胎为人的恩赐,阎罗和鬼差会代替杀上苍教训自尽的人。”

    “而且自尽的人很难再转世为人,受到惩戒之后,往往被打入畜生到,以后只能做牲畜,被人驱使和猎杀。”

    孟公子面如金纸,磕磕巴巴说道:“慕小姐……”

    “看在你爱慕我一场,我着实不忍让你下辈子落入六畜道。”慕婳声音很轻,“我送你上路吧,反正你自尽的事是事实,就是去衙门中,我也可以判为无罪。”

    慕婳手上用力,逼孟公子不得不把脖子向吊绳上移动,“不用怕,你好好体会一下死亡的滋味。”

    孟公子使劲也无法挣脱慕婳,当脖子感到麻绳的纹路时,手臂挥舞挣扎,“慕小姐,你是故意吓唬我的,对不对?”

    话语中隐含着一抹期望,孟公子觉得这也许是慕婳给自己的考验。

    “一定是故意吓唬我!”

    回应孟公子得是慕婳轻浅的笑声,“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吓唬你。”粗鲁般将孟公子的脑袋塞进套环中,慕婳双脚用力,踢翻了踩在两人脚下的椅子。

    慕婳一个人轻飘飘落在地上,而孟公子的身体吊在空中,身体摇摆。

    一旁的小厮和仆从都吓傻了,大脑一片空白,竟是谁都想不起去解救公子爷。

    孟公子感到呼吸艰难,使劲长大嘴巴,“啊,啊。”

    他不想死,可是他除了啊之外,说不出任何的话。

    脑子里早已经忘了对慕婳的爱慕之意,只有一个念头谁来救救他。

    在他即将陷入黑暗中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慕小姐,放开相公,你不能这么对他。”

    是他的妻子?

    慕婳冷冷的说道:“他都不认你做妻子了,为了一个他不了解,不清楚性情的女子闹着同你和离,全然不顾你多年的陪伴,这样的男人本就该死,你竟然还替他求情?”

    孟少奶奶咬着嘴唇,虽然是紧张,但她明白慕小姐是个善良的人,又同老太太相处得好,绝不可能真让孟公子就这么吊死。

    指责她的话,更像给她机会,向孟公子证明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无论孟公子做错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他。

    “他到底是我相公。”孟少奶奶含泪道,“他纵是有错,罪不至死。以后……以后我会慢慢同他说明白的。”

    慕婳扯了一下嘴角,并没阻止孟少奶奶扑到孟公子身边。

    孟少奶奶双手抱住孟公子双腿,用尽力气想把孟公子放下来,纵然做不到,也要让孟公子的脖颈不再被吊绳勒住。

    孟公子昏花的眸子同身下的女子对视,好似他从未发现那双柔顺的眼眸中的坚强和亮色。

    慕婳抬手射出袖箭,碰碰两箭,麻绳断掉,孟公子身体猛然下落,同孟少奶奶跌倒在一起,两人四肢交缠,很难分开。

    “你现在还想死吗?”

    “……不。”

    孟公子大口大口呼吸着,骨子里残留方才濒死时的恐惧,向自己妻子身边缩去。

    慕婳笑盈盈的问道:“你还要娶我吗?”

    孟公子连连摇头,以前妻子柔顺没趣,慕婳明艳动人,可现在他发觉还是柔顺的妻子更好。

    “你已经拥有很多了,珍惜眼前的人和今生的幸福,不知珍福的人,永远也成不了鼎立门庭的男人。”

    慕婳转身离去,背影依然是潇洒的,她好似只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孟少奶奶温润的眸子闪过一抹的果决,而孟公子长出一口气,门口传来孟老太太的声音,“我早说过,慕丫头不是你能降住的。”

    “祖母……”

    孟少爷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可双脚无力,孟少奶奶却没有似往日一般扶起他,站在一旁略显冷漠。

    孟老太太还是心疼孙子的,“你娶不到她,倘若你连让慕丫头正眼瞧你都做不到的话,我都替你丢人。”

    ps感谢姐妹们昨日的打赏,继续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