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五十章 自杀
    慕婳眉眼弯弯,唇边噙着清浅的笑容,“那我可多要些银子了,您到时候别心疼,认为我贪财。”

    张口闭口提银子,本会显得很市侩,然而慕婳却不会给孟老太太市侩的感觉。

    孟老太太知晓夏氏商行一群人住在宛城的目的,虽然不清楚慕婳有何依仗,却明白绝不是因为慕云,夏老夫人才对慕婳刮目相看。

    夏家是想给慕婳送银子用,都找不到门路。

    慕丫头还会缺银子使?

    慕婳并非用表现得贪财显得自己特立独行,或是真性情,而是她在用银子严格划出一道界限,不让孟老太太靠近,她也不会亲近孟家任何人。

    这丫头戒心真重!

    也足够谨慎。

    孟老太太眼里划过一抹疼惜,亏待慕婳的人绝对心盲眼瞎,“你要少了,老太婆还不乐意呢,便是把我棺材本都给你,也使得。”

    “那可不行,您还是留给孟少爷吧。”

    慕婳尊重老人,又喜欢孟老太太,不会亲近孟家,也不会索要太多的报酬银子,在孟老太太身上,她感到怎么做一个祖母。

    诚然孟老太太对孙子极是溺爱,好似没有任何底线,其实她对孟公子是有过规划的,对孟公子的教导都隐藏在浓浓的溺爱中,莫怪旁人说孟老太太是个偏心的人。

    一般人瞧不出孟老太太对孟公子的本心。

    慕婳眼珠一转,“既然您不打算插手,您就在此歇息等我的好消息。”

    “慕丫头,你且记得,那是我唯一的孙子,我们孟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你……你可悠着点。”

    慕婳乖巧的点头,“我一向讲道理,从不乱用拳头,只要孟公子听得进去话。”

    言罢,慕婳留下一串笑声,随着报信的小厮向孟公子上吊的院落走去。

    孟老太太心头一紧,莫名为孙子的担心,万一慕丫头打坏了孙子,可怎么好?可是她下不了狠心,好不容易慕丫头看在银子的份上出手,她……还是眼不见为净。

    冲着怔怔站在门口,不知思考什么的孟少奶奶,孟老太太道:“你还不快点跟上去?好好看看慕丫头是如何降服我那宝贝孙子,只要你能学上慕丫头两分,有她那份豁达潇洒,还怕他不对你死心塌地?”

    “祖母,您得意思是相公娶不到慕小姐?”

    “慕丫头不是他能配得上的,必将展翅飞翔的雄鹰,也不是我们孟家能承受的。”

    孟老太太话语中隐含着赞赏,“我养大了几个孙女,亦把她们嫁入名门官宦之家,她们婚后夫妻和睦,婆家对她们极是满意,本以为我已经教导出来的孙女是顶顶好的,她们比不过慕丫头。”

    随即摇摇头,孟老太太叹息:“也不能说比不上,在管家上,慕丫头肯定不如我孙女。世上不可能出现两个性情一模一样的人,就算是双生姐妹,容貌很相似,性情上也有不同。”

    孟少奶奶脑子灵光一闪,感激的说道:“您不是让我做个相公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是让我学慕小姐的凤仪,不是慕小姐怎样,我就怎样,许是相公不会再闹着和离了。”

    “还不算太糊涂。”孟老太太心说,就是模仿,孟少奶奶能模仿得了?

    照猫画虎,画出来的老虎始终不是百兽之王的猛虎。

    “我这就过去。”孟少奶奶精神一震,不再暮气沉沉,多了几分的生机,“您放心,我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她也想早日找回失去的自己,这次慕小姐是个心胸开朗的,原谅她的小心思,下一次她未必再有这样的好运气。

    不想离开孟家,不能依靠别人施舍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最重要还是她能否立得住。

    不仅要学慕小姐,还要向孟老太太学,总有一日,只有她主动离开,再不让孟家把她赶出去。

    孟少奶奶虚浮的双腿猛然有力了许多,脚步也从快走,转为小跑,而后更是不顾闺训般奔跑起来,风声在耳边划过,她身体好似轻快了不少,缠绕在她身上无形的束缚一点一点断裂。

    孟老太太唇边勾起一抹了然的笑容,对身边的大丫头道:“去把我最宝贵的木盒取来。”

    “您真要动棺材本?”大丫头侍奉良久,忍不住劝说:“奴婢看慕小姐不是个贪财的……”

    “那些东西给了孙媳妇,可惜了,灵物之有钟灵敏秀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何况我得感激慕丫头,她不仅会让我的宝贝孙儿变得成熟向上,还给我调教出一个孙媳妇。我总不能比在宛城住着的夏老夫人差,她呀就是毁在目光短浅的儿媳妇上头。”

    孟老太太盘算着怎么拉近同慕婳的关系了,“慕丫头看似冷硬无情,其实啊,丫头心软,只要对她一分好,她是要回报一分的,可她回报的一分,比你付出的一分要多得多,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陈家那么败坏她的名声,陈四郎落难,也只有她护住了陈四郎的妹子。”

    “不过陈四郎才叫可怜,明明都已经抓住慕丫头,最后又被父母连累,他呀指不定怎么后悔呢。”

    大丫头已经去里间找盒子了,听到老太太这句话,笑着附和:“奴婢听着您在幸灾乐祸?慕小姐总要嫁人的,万一不如陈四郎,或是咱们少爷……”

    “她是一颗放在哪里都会闪闪发亮的宝石,再经过一些打磨,必然璀璨耀目。”

    孟老太太半是羡慕,半是感慨,着实不明白永安侯夫人到底有多恨慕婳?竟然看不出慕婳的资质?

    只要稍稍关心慕丫头,永安侯府必会因慕婳荣耀百年,奠定雄厚的根基。

    而慕丫头的亲生母亲……孟老太太嘟囔一句,“蠢不可及。”

    *****

    “你们别拦着我,娶不到慕小姐,我活着还有何意思?”

    “云想衣裳花想容……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月下逢。”

    慕婳对心急火燎的小厮道,“先别急,我再听听孟公子念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不负如来,不负卿。”

    孟公子决绝般喊道:“慕小姐,来世再会。”

    哐当,慕婳一脚踹开被孟公子插上的房门,淡笑道:“来世我必不见你!”

    ps加更送到,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