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九章相求
    站在门口的孟少奶奶面无血色,明白慕婳指得就是自己!

    她怎么就让自己越活越卑微?

    怎么就在别人口中是不懂道理的人?

    曾经她也是自信的女孩子,有自己的骄傲和坚持,她把曾经的自己丢哪去了?

    孟少奶奶不知,慕婳其实是察觉到门口有人影的。

    她抬起头,对上孟老太太那深邃的眸子。

    慕婳,这丫头到是好心。

    孟老太太说过劝过孙媳妇,可孙媳妇一心向大度贤良上头使劲,对宝贝孙子柔顺谦卑得不可思议,她到底是更疼孙子,也就歇了那份心思。

    慕婳这些重话许是能让孙媳妇有所觉悟,否则……她还是会答应孙子和孙媳和离的,这也是为了孟家的将来着想,即便对孙媳妇不公平,可孟家远比她亲自选定的孙媳妇重要。

    “谣传害死人,慕小姐同我听到的大不一样。”

    孟老太太彻底放松下来,她方才还真怕慕婳冲进门来就是一通乱嚷嚷,对倔强偏激的女孩子,她也很无奈。

    然而冷静洒脱的慕婳更让她震惊,也让所有有良心的母亲心疼。

    孟老太太方才又是张罗西瓜,又是看重慕婳倒也不全是客套,她一见慕婳就不由得心疼这丫头。

    她也是真自豪孙子的眼光,可惜自己的孙子配不上慕婳,女子强一些不怕,可孙子……哎,太弱了,男女双方差距太大,女方会渐渐看不起孙子,这样的日子怎能过好?

    慕婳淡淡一笑,“您和传闻中偏听偏信,只疼孙子的老太太不一样。”

    一老一小相视而笑,孟老太太再次让慕婳坐在自己下手处时,慕婳没有再拒绝。

    落座之后,慕婳感到肩膀上搭上一只苍老又温暖的手,耳边传来老太太慈爱的声音,“慕丫头打算要多少银子?说出个数目来,老太婆双倍给你。”

    “双倍?为何?”

    慕婳眼里闪过惊讶,“哪有您这样给银子的?”

    孟老太太顺势揽住慕婳的肩膀,瘦弱的小姑娘承受太多非议,好似别人对她不好是正常,对她好才怪异。

    “外面不都说我是个糊涂任性的老太太?你救了老太婆的命根子,老太婆的命值多少银子?”

    “……您不用如此,我不太缺银子。”

    慕婳反倒有点不安,前世今生都没受过长辈这般亲近的对待,“拿个千八百两堵上外人的嘴,我最是不耐烦什么以身相许的戏码,也不看恩人愿意不愿意,您说这是报恩呢?还是结仇呢?”

    “还有不少为报恩给儿女定亲的,十年后,若是两家地位不相符,只会让两家都不满意,当初的那分恩情也转为仇恨。或是孩子没有长大,先夭折了,这不是让另外一家承担克夫克妻的名?”

    孟老太太连连点头,“说得没错,我也不喜欢这种论调,说动心就动心,何必非要说是报恩?夫妻两人最重要得是相知相许,哪有指望恩情过一辈子的。”

    “那您还答应孟公子?”

    慕婳不在见外,直言抱怨,“您看,您给我添了多少的麻烦?又让外面的人对我指指点点,说长到短,我虽是不在意流言蜚语,听多了也会不舒服。”

    孟老太太脸上闪过窘然,尴尬笑了两声,“要不我多给慕丫头点银子当做赔罪?外人有一点没有说错,我是真疼孙子,你别看他是个花心的,其实同他祖父最像了,在他遇见我之前,也是风流成性,他娶了我之后,就再没二心。”

    慕婳感到孟老太太说得特别动情,不由有几分恍然,她会不会碰见一心一意对自自己的丈夫?!

    以前只想着为生孩子嫁人,好似找个情投意合的丈夫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老头子比孙子幸运……”孟老太太看了一眼门外,重重叹息一声,“慕丫头,你帮帮她吧,我对她是没有办法了,况且我不适合说得太多。”

    “我不求她一下子能明白过来,起码能有所长进,这样我也能放心孙子和她过一辈子。”

    慕婳一头雾水,“帮她?怎么帮?!让她学我?”

    孟老太太默然,慕婳握紧了拳头,“您就不怕您宝贝孙子挨揍?”

    “咳咳。”孟老太太用咳嗽掩饰尴尬,“我不是说让你教她打人,而是让她明白女人该有的决断和自尊,我们是依附于丈夫过日子,完全依靠男人,只会让男人轻易舍弃。”

    “您说这些,我也是今日第一次听说,以前我也不知道。”

    慕婳眼里闪过对孟老太太的崇拜之色。

    跟进来的胖丫抿嘴偷笑,孟老太太脸色一会儿红,一会白,着实精彩,偏偏慕婳还一脸赤城,显得真情实意,绝对不是故意挤兑她。

    “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我孙子迷得神魂颠倒?”孟老太太咬牙切齿,“我孙子也不是蠢的……”

    “老太太,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此时从外面跌跌撞撞跑起来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厮,“少爷,少爷嚷嚷着不让他娶慕小姐,就……就去死!”

    孟老太太一下子站起身,面色越发难堪,“混账东西,你们……你们就任由他闹腾?他老子呢?有没有赶过去?”

    这就是亲祖母啊,无论孙子做得有多出格,最在意得还是孙子。

    慕婳心头隐隐有一分羡慕,虽然知道孟老太太这样盲目的宠溺不好,可是被长辈溺爱的孟公子却让她都嫉妒呢。

    “您慢点。”慕婳扶住孟老太太,淡淡的说道:“既然有小厮报信,我看孟公子一时出不了事。”

    语调冷静,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孟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他让我惯坏了。”

    这点她承认,但是该宠孙子时,总会忘记被孙子气得倒仰的状况。

    “方才听您说了夫妻之道,我受益良多。”

    慕婳身姿笔直,宛若松柏,“我不愿欠人情,孟公子交给我处置,可好?”

    孟老太太心折慕婳的风度,下意识相信经过慕婳调教,孙子肯定会有所长进,不过孙子肯定会大吃苦头……

    心思快速转过,孟老太太重新坐下,摆手道:“罢了,罢了,慕丫头就好好教导他吧,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去凑热闹了。”

    ps还是求月票,以后这些人都是慕婳的助力,慕婳在改变一些人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