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亲热
    身份神秘的夫人打断马车车辕,让车厢落下,令三小姐受伤这件事,慕婳完全不介意背上这口黑锅。

    她只不过比慕婳抢先一步罢了。

    至于柳二郎是否误会她歹毒?

    有意义吗?

    慕婳本就没想过依靠魏王的儿子,依靠别人,活得再精彩始终再犹如无根的浮萍,远不如凭着自己的能力过好每一天。

    对她有偏见的人,无论她怎么说怎么做,始终都无法改变,况且不明白慕婳为人是他们的损失,不是慕婳错失了什么。

    “我看柳二郎挺在意三小姐的。”

    慕婳点头认可胖丫的判断,胖丫见到慕婳勾起嘴角,嘟囔了一句,“您看别人到是挺明白的。”

    有多少少年的心挂在小姐身上?

    小姐是不懂呢?

    还是根本就不在意?!

    许是都有。

    “您说那人到底什么身份?”胖丫只是沉默一会儿,见到慕婳手腕上缠着的珠串,“珠子同小姐挺相配的,您手腕上一直空空的,佩戴这串珠子正合适。”

    慕婳眼里划过一分无奈,“我不是想带珠子,而是怕放在别处,弄丢了珠子,等再碰到那位夫人,我还可以随时归还。这串珠子……挺值钱的。”

    胖丫长大了嘴,在小姐口中值钱的珠子肯定价值不菲,单从珠子上看,完全看不出来啊。

    孟家大门紧闭,慕婳轻轻敲响孟家大门,“当当当,有没有人啊。”

    少刻,侧门打开,门房的下人一脸不耐烦,“谁?啊,是……是慕小姐?”

    下人揉了揉眼睛,听少奶奶哭着说,今日慕婳会亲自登门讨要银子,别说主子们,就是他们下人都不相信,然而慕小姐真得来了?!

    听说慕小姐力气很大,功夫很好,下人不敢对慕小姐不敬,何况孟家的小祖宗少爷对慕小姐神魂颠倒,他们更是万万不敢得罪未来的少奶奶。

    “我时间不多,一会儿还有要事需要进京一趟。”

    慕婳淡淡的说道:“向孟家能做得了主的人通传,我不想耽搁功夫,一个个见孟家的主子,想来你们家少奶奶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

    仆从连连点头,“慕小姐稍等,小人这就去给老爷和老太太送信。”

    还是先去后宅给老太太送信要紧。

    慕婳又等候片刻,大丫头打扮的女孩从侧门走出来,笑盈盈屈膝,“见过慕小姐,老太太请您进去。”

    很有礼貌的丫鬟,穿戴也很讲究,皓齿明眸,举止有度,是个被调教得很好的丫鬟,足以看出她侍奉的主子也是个明白人。

    这同外面传说得偏心孙子没边的孟家老祖宗不大相符。

    孟老太太也是守寡多年,拉扯大孟老爷,保住孟家基业,也算是个厉害的。

    慕婳觉得奇怪,怎么男人的寿命都不长?

    她已经碰到好几个守寡的老太太了。

    夏老夫人是一个,即将见面的孟老太太会不会也给她惊喜呢?

    孟府占地很广,亭台楼阁,一步一景,彰显出孟家在宛城的地位,被宛城百姓称为宛城第一家。

    打帘子的丫鬟挑开珠帘,慕婳微微低头迈进正堂,古朴古香,凉爽整洁,令人心情愉悦,忘记外面的炙热。

    孟家倒也不是一味的炫富,陈设雅致,低调奢华。

    铺陈碧绿凉席的罗汉床上坐着头发花白,年约六十多岁的老夫人,鹤发童颜,老太太显得富态而慈祥。

    她看过来的目光都带着慈爱,“慕小姐?来,坐到我身边来。”

    那股子亲热劲,好似慕婳不是第一见她。

    “去把冰镇梅子汤端过来。”老太太吩咐一旁的丫鬟,“在端个果盘,我记得井里还冰着西瓜。别去拿用冰镇过的西瓜,太凉了对慕小姐身体不好。”

    “孟老夫人。”

    慕婳虽然不至于主动坐在她身边,面对她给予的善意,唇边也多了一抹笑,恭敬的请了安,站在一旁,任由老太太打量。

    孟老太太眯着眼睛,女孩子沉稳冷静,自有一派气度,比之出色的姿容,她更看重慕婳的沉稳。

    “哎。”

    她长叹一声,有着几分遗憾怅然,“慕小姐今日来是要银子?”

    慕婳没想到孟老太太只凭着一面就放弃了原本的打算,笑道:“原本我没把救下孟公子当回事儿,然而孟少奶奶她们去了我家,所有人都知道我救了孟公子,孟少奶奶的意思好似我不提出要求,就让孟公子以身相报,我思来想去,还是银子重要!”

    孟老太太扯了一下嘴角,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抬起手臂亲近般点了点慕婳,“你这丫头,着实有趣。”

    “我孙子眼光真好,一眼就相中了你,他这一点像我早去的老头子,当初他也是一眼就看重我。”

    慕婳道:“您老这是这是自夸吧,您孙子没人夸,自己夸一遍,嗯,也是可以的。”

    孟老太太笑容更深,手扶着罗汉床的边缘,头上的钗环因她的笑声而轻轻颤着。

    屋里屋外侍奉的丫鬟仆妇都露出震惊之色,老太太可是许久不曾这般笑过了,还是在不是熟悉的慕小姐面前,除了孟少爷外,很少有人能逗笑老太太。

    听闻慕婳进府,孟少奶奶匆忙赶过来,还没走到房门口就听到孟老太太的笑声,她脸色越发显得苍白,咬着嘴唇停在原地。

    从静园回来之后,哪怕孟老太太没有多说她一句,孟少奶奶很清楚老太太对自己很失望,甚至不愿意再说教管束自己。

    老太太这般喜欢慕小姐,是不是她很快就要被赶出去了?

    “慕丫头,你想好了,是要银子呢?还是要我们孟家的一个承诺?”

    孟老太太笑容渐渐淡去,声音低沉:“不是老身自夸,孟家的世交很多,许是将来能是一份助力。”

    慕婳坦荡一笑,“我还是选银子!”

    她们眸光碰到一处,彼此心领神会。

    “慕丫头是怕麻烦。”

    孟家助力固然难得,那也同孟家牵连太深了,以后孟家有麻烦,她许是还要帮忙。

    仕途朝廷险恶,慕婳可不愿意同孟家绑在一起。

    “银货两讫,干脆利落。”慕婳爽快的说道:“世上更多是不明事理的人,倘若都如同您这般,我也不会到孟家来。”

    ps孟老太太也是个明理的人,不想写无知愚昧的老太太,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