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进入
    柳二郎的建议,正中三小姐下怀。

    她思索良久,抬起会欲迎还拒的眸子,轻轻咬下唇,“我去打扰贵府不大适合,二姐,你让人把我抬去药房吧。”

    这是个坚贞的女孩子,不愿给旁人添麻烦,亦不愿意落下口实。

    柳二郎感到胸口猛然跳动一瞬,同兄弟们不一样,他看不上慕婳,反而欣赏柔弱中透着强韧,文雅中又有几分活泼,见识广博的女孩子。

    常年在江南求学,更倾慕婉约温柔的江南闺秀。

    三小姐不仅有江南女孩子的性情,还有江南女孩儿没有丰盈的身姿,单单身高上她比江南大多数女孩都要高出一头去。

    柳二郎清浅的笑着:“怎么不合适?我娘是个好客的人,最喜欢三小姐这样的女孩子,她常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生了四个臭小子!”

    “可是……”三小姐微微垂着粉面,好似被柳二郎的魅力所迷惑,不敢同俊美逼人的柳二郎对视,“我担心令堂不喜欢我。”

    二小姐慕姒默默别开目光,又不是外来儿媳妇进门,柳娘子就算不喜欢三妹妹,有怎样?

    三小姐也好似察觉到说错了话,泛着桃花的面容一下子充血似的羞成红布。

    “我娘不喜欢锋芒毕露的女孩子,最喜欢三小姐这样文雅沉稳的。”柳二郎吩咐仆从再一次抬起三小姐,一道少年清越的低吟传入三小姐耳中,“谁会不喜欢你呢。”

    三小姐嘴角微微上扬,也就不再推辞了。

    结果比想得要好,进不去静园,她竟然可以直接去柳宅。

    都是魏王殿下的儿子,她看二郎比柳三郎强上许多。

    肯定是魏王妃太过狠辣惹恼了皇上,并不是柳三郎有多重要。

    帝国爵位传承,立嫡立长,如何世子爵位都落不到排行在三的柳三郎头上去,何况不是柳三郎相貌上随了魏王八分,都有人怀疑柳三郎到底是不是魏王的骨血。

    魏王妃也是这么同太后娘娘说的,毕竟柳娘子怀上柳三郎时是在京城,时间上稍微尴尬了一点。

    “真是奇怪,马车圆轮怎么会突然裂开?”

    三小姐眸子微暗,“我也太早倒霉了。”

    “我看过是被人割断的。”柳二郎冷声道。

    “啊。”

    三小姐吓得花容失色,随即摇头道:“不可能是四妹妹,我和二姐姐从京城专门来看望她,过两日母亲安排完侯府的事后,也会赶到宛城来接她回京,她就算不愿意见我,也不用做……做这样的事。”

    “马车就算是坏了,也绝不是四妹妹弄坏的。”

    三小姐任性般的强调,阻止柳二郎继续举证,“她是我妹妹,我绝不会相信她对我起了歹毒心思。”

    “谁?谁起了歹毒心思?”

    听闻二儿子回来,又带来回来一个陌生的小姐,柳娘子在屋里坐不住了,走到正堂门口,见到仆从抬着一个面容瑰丽的女孩子,“这是怎么闹得?”

    柳娘子担心女孩子的伤是二郎弄的。

    三小姐看向柳娘子,黑白分明的眸子噙着恭敬,柔顺般说道:“柳夫人好,我坐得马车突然坏了,压伤了我的腿,多亏二公子路过帮我抬起车厢,还让我来贵府处理伤口。”

    “母亲,她是永安侯府三小姐。”

    “她是慕婳……慕四小姐的姐妹?”

    柳娘子对三小姐印象不错,但是听明白她的身份,面色不由得冷了下来,“静园就在隔壁,你怎么不去……”

    “娘。”

    柳二郎拽了一下母亲的衣袖,低声解释,“就是慕婳弄坏了马车,慕婳不让她进门,我无法眼看着一个受伤的小姐只能去要药铺处理伤口。”

    三小姐把柳二郎的话听个一清二楚,此时她到是没有再替慕婳辩解,微微低头,“打扰柳夫人了。”

    原来他们方才说起了歹毒心思的人是慕婳?!

    以慕婳那脾气,到是有力气弄坏马车。

    柳娘子扯了扯嘴角,“不是我不满慕婳慕小姐,她的脾气也该让你母亲多多管束,不是动拳头,就是整日在外面疯跑,偏偏还同少年们一起,哪里像个女孩子?她还曾经踹断过三郎的腿,不是三郎不计较,我非上门去同她说说道理。”

    “柳夫人。”

    三小姐示意慕姒把自己搀扶起来,她一脚着地,虚抬伤腿,满脸歉意的说道:“我代替四妹妹向您陪不是,其实……”

    她欲言又止,好似不知该怎么开口,“我母亲也管不了她,母亲说重了管教严了,怕她生母心疼,以为母亲亏待了她,说轻了,四妹妹又把母亲的话当做耳旁风,母亲无奈只能让我以姐姐的身份再旁劝着点,照看她一些。”

    柳娘子也听过一些关于慕婳的身世,扯了扯嘴角,“天意弄人,只可怜了你和慕婳,哎,你们都是无辜的。”

    三小姐道:“四妹妹吃苦比我多,我该让着她一点。”

    此时她不敢再提被慕婳占据身份的委屈了。

    柳娘子道:“你先进来吧,我让人去给你叫大夫。”

    三小姐点头道:“多谢柳夫人,等四妹妹回静园,我再去静园,肯定是仆从撒谎,四妹妹怎会不让我进门?”

    “慕婳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意外,她无法无天惯了,永安侯夫人管不住她,你更看不住她。”

    柳娘子嘴角瞥了一下,“你这般娇弱,还是离着慕婳远一点好。仆从不敢在这事上说谎,慕婳早就打服了静园的仆从,还风靡整个宛城。”

    说不上是羡慕,还是嘲讽,柳娘子知道宛城的少年闺秀们都喜欢同慕婳玩,连她那个看不出深浅的君子儿子柳三郎都对慕婳刮目相看。

    她养大的儿子不亲自己,反倒同慕婳有说有笑的,柳娘子对慕婳的芥蒂更深一层。

    三小姐最是听不得慕婳好,可却不能不继续听下去,好在柳娘子不得已慕婳,可就是这样,她也把下嘴唇咬出一圈牙印齿痕,尝到淡淡的血丝。

    ******

    “小姐,我们就这么走了?”

    已经走出老远,见不到三小姐等人,胖丫才回头,“不用解释一下吗?”

    慕婳笑道:“时间紧迫,我没空看戏,况且躲在房顶上的人做了我想做,还没来得及做的事,解释?同谁?柳二郎?!我为何要向他解释?”

    ps加更送上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