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倾慕
    三小姐花容失色,“我的腿,我的腿!”

    一旁的二小姐慕姒赶忙上前,却听慕婳道:“你最好别碰三小姐……”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慕婳说完,一道清浅的声音传来,“有人受伤,不急着救人,反倒不让旁人去救伤者?”

    一位身材修长,面容俊朗的少年走过来。

    慕婳下意识觉得剑眉间蕴含清贵之气的少年有点眼熟。

    胖丫在旁边低声道:“小姐,他是柳二郎,时常去江南游学,显少待在宛城的柳二郎,听说他也是前两日才回到宛城,据说他即便在宛城,也时常不在柳宅,总是外出说是要寻找诗性。”

    这句话自然也被三小姐听到了,梨花带泪的面容更加婉约凄美,宛若一朵即将凋零随风摇摆的娇花,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皓齿轻轻咬着嘴唇,越发显得我见犹怜,惹人心疼。

    柳二郎把肩头背的书箱交给一帮的书童,快步走到三小姐跟前,酝酿好情绪的三小姐抬起盈盈水眸,泪光点点,欲语还羞,脆弱中蕴含坚强,“公子,我只是不小心而已。”

    “四妹妹并非不帮我,她只是怕我……抬不起车厢再被砸伤。”三小姐娇艳的唇瓣因忍痛说出这番话而好似失去了光泽,忍者剧痛依然为妹妹辩解:“寻常时,她对我很好的。”

    她还向慕婳展露一个淡淡的笑容,好似安慰慕婳别担心,她是姐姐,没有误会慕婳。

    本以为慕婳会激动,或是跳出来急于否认一切,再多加挑拨几句,她不信慕婳不动拳头,到时候柳二郎就知道慕婳是什么人了。

    柳家没有人会欣赏喜欢慕婳,哪怕慕婳一直住在静园,是柳家的邻居。

    “她还能抬不起车厢?”柳二郎显得很不屑,“她都能踹断三弟的腿,一身蛮力惊人,她根本就不想帮你,也只有你才把一个野蛮的人当做姐妹!”

    柳二郎使劲抬起车厢,慕姒趁此机会把三小姐的伤腿从车厢底下移开,柳二郎缓缓放下沉重的马车车厢,长出一口气。

    三小姐咬着嘴唇,哽咽道:“不会的,四妹妹才不会见我受伤而不救我,公子,你不要乱说,或是听外面的人胡乱编排我四妹妹的不是。”

    “整个宛城谁不知道静园的慕婳动不动就发怒,我看她这里有病,脑子也不清醒。”

    柳二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三小姐眼里很快浮现出一抹得意,固执的说道:“我不信你说的,更不信四妹妹伤了柳三公子。”

    这是故意提起柳三郎受伤的事了。

    提醒慕婳曾是柳宅的敌人。

    敢于踹断魏王儿子的腿,三小姐不信爱子成痴的魏王会无动于衷。

    因为柳三郎被袭击的事,纵然太后娘娘装病向皇上求情,皇上都没让跪宫门请罪的魏王妃起身,直到魏王妃跪得昏过去了,皇上只是传话让魏王妃清醒后继续跪着!

    一向敬重宠溺魏王妃的魏王竟然一声不吭。

    而朝廷上几个官员的变化却被魏王妃被皇上狠狠处置遮掩住了,关心的百姓不多,然而官场上的官员却明白,皇上对他们的处置,更多是剪除魏王妃甚至是太后娘娘一系的羽翼。

    不是没有御史上书为他们求情,指责皇上过于宠爱柳三郎。

    他们固然有错,但错不至死。

    一向温雅的皇上这一次极是强硬,接到御史的折子后,直接勾决下了锦衣卫昭狱的罢官臣子,罪名就是谋害皇家子嗣!

    这样的罪名足够让他们抄家灭族了。

    皇上的坚决态度,令朝廷上顿时沉寂下来,哪怕首辅等阁老都不敢在此时触怒龙颜!

    柳澈,柳三郎这个名字一夜之间令朝廷上的大臣铭记。

    这比他是魏王殿下的儿子还要令百官心悸。

    永安侯回府说起这件事时,都不由得流露出几分羡慕,几分郑重,叮嘱三小姐千万不可得罪柳三郎,不过他言下之意,倒也期望三小姐能凭着魅力迷住柳三郎。

    三小姐听到偶然遇见的公子是柳二郎,心中本就是窃喜,又听说慕婳曾经狠狠得罪柳三郎,更觉得高兴了。

    不过她的姿态却是要做足,“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四妹妹脾气是爱着急,可是……可是她不该踹断三公子的腿……四妹妹,你说呢?”

    三小姐向慕婳原先站得方向看去,额角隐隐抽痛,慕婳早就离开了,不声不响,不,是根本不在意她的一番的作态。

    不是她的错觉,慕婳眼里好似再没有她了。

    三小姐再一次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柳二郎锁紧眉头,显然他一样很意外,“我送你去静园,正好我就住在静园隔壁。”

    三小姐稍作推辞,便点头答应下来,“麻烦柳公子了。”

    在需要讨好的人面前,三小姐总是表现得很得体,仪态十足,端方秀美。

    慕姒连同永安侯府的仆从抬着腿受伤的三小姐,一路上听着三小姐和柳二郎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并以此为契机,他们甚至讨到人生理想,对某些事的看法。

    他们的观点竟然罕见的一致,这令柳二郎对雅致温婉的三小姐顿生好感,他明亮的眸子在到达静园时,已有了一丝的欣赏和爱慕。

    三小姐暗暗得意,昔日她的一番刻苦并没有白费,男人就喜欢知性聪慧的女子,既可做解语花,同她攀谈又不会感觉无趣。

    她便是以此得到英国公世子的好感。

    “你说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慕姒被静园的仆从拒之门外,“四妹妹方才不是说笑?她竟然真敢不让我们住进静园?”

    她再三确定之后,看向隐含恼怒的三小姐,“三妹妹看此事……此事该怎么办?”

    慕婳这么做也太决绝了,就不怕永安侯夫人么?

    她没在嫡母身边长大却隐隐明白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嫡母,嫡母的算计不是她能应对的。

    “四妹妹还是小孩子脾性,罢了,罢了,我们做姐姐的,还能同她一般计较?”

    三小姐摸了摸自己的伤腿,血染红衣裙,看起来伤势很严重,到底读过几本医书,她知晓伤口只是看起来严重,“我还是先去药房,等上完药后,再找地方住下来。”

    她歉意向柳二郎道:“给公子添麻烦了,公子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就解决。”

    “三小姐若是不嫌弃,不如先去我府上?让仆从去请大夫,省得三小姐来回折腾,让腿伤口更严重。”

    ps继续求月票,一会还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