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信物
    哪怕有扇子的遮挡,三小姐还是暴露了一丝丝情绪。

    慕婳觉得她比以前表现要好一些,没有弄清楚状况之下,绝不会装委屈或是表现出额外多余的情绪。

    冷静和判断是三小姐最为缺少的。

    “最近两日来宛城的闺秀挺多的。”一旁的蒙眼妇人淡淡的说道:“这就如同闻到鱼腥味的猫儿,闻着魏王的味儿就找来了。”

    “噗嗤。”

    慕婳笑出声来,这妇人的嘴狠毒啊。

    三小姐握紧扇子柄,眼角受刺激一般轻颤,得知静园就在柳宅隔壁后,三小姐连着摔碎了两个茶杯,连永安侯夫人都不自觉扯断了佛珠,足以证明这个消息有多让她们惊讶。

    她们有多后悔。

    三小姐一直以为慕婳去宛城那样的乡下地方,再难翻过身去,可是慕婳不仅可以时长进京,因为慕云的关系,慕婳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不会再认为慕婳是一个不孝顺生母,鸠占鹊巢的逆女。

    最让三小姐难受得是慕婳竟然就住在柳娘子隔壁,有可能认识柳三郎……这是三小姐求都求不到的机遇。

    偏偏被她自以为是的放过了。

    永安侯夫人还要同永安侯商量一些事,不放心三小姐去静园,恰好已经出嫁的二小姐随着丈夫进京备考,住在永安侯府,永安侯夫人便让她陪着三小姐去静园住一段日子,并暗暗叮嘱二小姐,慕婳和三小姐之间有些矛盾,需要二小姐慕姒来说和。

    慕姒突然被嫡母兼姨母委以重任,自然愿意效劳,毕竟抚养她的姑姑不如恢复爵位的永安侯府。

    当时抱她离开时,她也有了记忆,偷听到事情的原委,姑姑相中的女孩儿不是她,而是还在襁褓中的慕婳!

    永安侯夫人推说舍得,再三拒绝了姑姑的提议,她是姑姑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有时候慕姒怀疑嫡母有多疼四妹妹?

    竟然忍心让她在关外受苦,而不愿意让姑姑带慕婳回京城享福,后来慕婳身份大白,她才渐渐明白过来嫡母的用心。

    她看似开朗却并不愚蠢,嫡母的用心让她胆寒,纵然她同情慕婳,也不敢太多表现出来,她怕嫡母让自己的婚事再生波折。

    “可惜啊,闻到味儿来得猫儿再多,也抢不走最好的那个。”

    妇人把手腕递过去,慕婳却是看着她,并没有如她所搀扶住她的手腕,等同于变相婉拒她的好意。

    “对了,你是认识柳三郎的,不需我带你去柳宅。”

    “……”

    慕婳面容平静,看妇人的目光一如方才,而三小姐却是惊讶极了,寻思妇人的身份,同时怨恨慕婳果然认识柳三郎!

    慕姒在一旁专心想着心事,她已经嫁做妇人了,柳三郎对她并不重要。

    “我不想做猫!”慕婳淡淡一笑,后退一步,“更不想被您盯上。”

    “被我盯上不好?”

    妇人缓缓收回了手腕,嘴角扯出一道弧线,“你不用听听我能给你的好处?慕婳,先别着急拒绝我,否则你以后会后悔的。”

    慕婳眼眸璀璨,自信始终噙在唇边,清浅的笑声从她口中飘出,“权力越大,地位越高,责任越大。”

    她向妇人扬起眉稍,俏皮的说道:“我才不上当呢。”

    “哈哈,哈哈哈。”

    妇人笑声朗朗,虽然蒙着眸子,但慕婳却感到她盯着自己,自己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她。

    “我明白这一点时,失去了很多东西,失去了最在意的人。”

    笑过之后,妇人唇边的笑容渐渐收敛,“当时我二十岁,你比我强。”

    “接着。”妇人把缠在手腕上的一串碧玺抛给慕婳,力道把握恰好,正好落在慕婳的手上。

    “我眼睛虽盲,但心没盲。这串珠子你用得上,当做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只要你拿出这串珠子,皇宫大可去得。”

    慕婳听到最后这句话,想把珠子扔回去。

    方才还步履小心的妇人飞身而起,踩着房屋急速离去,一串笑声飘进慕婳的耳中:“我送出的东西,哪能让你轻易扔还给我?况且你不是要去京城?珠子你用得上!”

    “……我不用珠子一样去得了京城,解决得了麻烦。”

    慕婳有种被强迫的感觉,但是却不反感身份神秘,身手不弱于她的夫人,帝国何时又过这样的女人?

    刨除她与生俱来的怪力,单论身手,慕婳怕是还要差她一筹。

    慕婳对珠子一脸嫌弃,好似接下了个烫手的山药,可是坐在马车上的三小姐却是死死咬着嘴唇,眼睛盯着不红不黑,不透亮看着极是廉价的珠子,冷笑道:“四妹妹不会相信一个疯妇的话吧,这串珠子不知是哪个脏的,臭的带过的,凭着珠子进入皇宫?真真是笑死人了。”

    “我劝说四妹妹还是早早扔下珠子为好,省得丢了父亲的脸,永安侯府的小姐可不能没见识到相信疯子。”

    三小姐还记得母亲临行时的交代,软言细语说道:“四妹妹若想进宫去,完全可以等太后娘娘召见,下次我再入宫,可以带四妹妹一起去。”

    “皇宫戒备森严,我就没听说谁能凭着珠子随意进入的。”

    慕婳宛若没有听到一般,低头仔细端详手中这串珠子,外表看起来珠子很一般,稍微有点家底的妇人都不会带不透亮的珠子,然而珠子握在手中,不紧能感到丝丝的清凉,还有……慕婳把珠子放在合拢的手心,避开阳光,果然……珠子莹莹发亮,比最好的夜明珠照明效果还好。

    而且珠子里面竟然浮现着几个字。

    一颗珠子的价值怕是都要上万两银子。

    “四妹妹,你中魔了?”三小姐咬着嘴唇,心头说着那人是疯子,是疯子,可是依然想把慕婳手中的珠子夺过来,“她是疯子,是个疯子。”

    砰得一声,支撑车厢的马车车辕突然断裂,车厢失去支撑,重重落下,三小姐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她整个人已经滚出了车厢,“啊,我的腿,我的腿……”

    她的腿被坏到的马车压住,鲜血在月白色华美的衣裙上漫开。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