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再遇
    “小姐,我们这是进京去?”

    “陈三嫂比我想得容易解决,时间尚早,我们去一趟孟家。”

    慕婳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现在还不到正午,宛城到京城骑马的话也不过是一个多时辰,她要在京城待上几日,只要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京城就行。

    她在京城可以先去慕云府上暂住,何况陈四郎的案子原本也要慕云配合,慕婳并非完全吓唬陈三嫂,走出监牢后,她就想过利用这桩案子狠狠打击木瑾,进而打击程门,毕竟她可是很记仇的。

    “她答应去衙门改口供?小姐,您真是太厉害了,几句话就让她幡然悔悟了,肯说真话。”

    “不是我厉害,陈三嫂毕竟见识不深,对锦衣卫有所畏惧,又不害怕牵连娘家,这才改了口,换一个人,没准会拼个鱼死网破,死活不肯改口,那样话……”

    “小姐会麻烦很多?”

    “不,那样的话,对我而言,很简单。”

    慕婳勾起嘴角,挥了一下拳头,胖丫默然,原来是揍到她改口啊。

    可这算不算屈打成招?

    慕婳笑道:“等从孟家出来,再去找一下仵作,听听他怎么说,我猜,他的说法同衙门是一致的,不过我还是要亲耳听他说一遍。”

    “为何?小姐懂得仵作的活儿?”胖丫没有说出验尸的话,光听都觉得渗人。

    “不懂。”

    慕婳好笑道:“你当我什么都懂?什么都精通?我是一个女孩子,不是神仙,何况就算是神仙也不是全才。”

    “那您能说动仵作?”

    “我不懂的验尸,许是能从仵作的神态上发现一些端倪,一个人是不是说谎,总能从他外表上看出一二来。我没指望仵作突然良心发现,若是可能,我想看一看他呈给县令的尸检报告。”

    胖丫点点头,星星眼道:“小姐依然厉害呢。”

    慕婳扯了扯嘴角,前世她被许多人推崇信赖,今生她竟然还有胖丫,不得不说被别人崇拜的感觉不坏。

    “您小心。”

    慕婳见到迎面走来一个蒙着双眸的妇人,连忙向旁边避让了一下,在蒙眼妇人即将踩到道路上的坑洼时,出言提醒,并主动伸手虚扶妇人一把,“一个人上街?家人没有跟着您?”

    妇人反而一把握住慕婳的手臂,纱布盖住大半的脸庞,却挡不住她本身的秀色,慕婳觉得她是少女时一定是个美人,就算是此时,她也是个美妇人,时光仿佛格外偏爱于她,在她眼角眉梢很难看到皱纹,皮肤也显得细腻白皙。

    这是让一心保养修补自己皮肤的慕婳最为羡慕的。

    大热天不该出门,可是一件件的事让她频繁往来京城和宛城,就算做好护理,涂抹秘制的胭脂,对皮肤有点黑和粗糙的她来说,效果并算太好。

    妇人的声音不紧不慢,流露出令人亲近的感觉,“有人跟着我,方才我打发他去买栗子了。”

    慕婳听到有马车行驶过来,扶着蒙眼的妇人站在道路一旁,寻思她是不是多等一会儿?等妇人的仆从回来后再离开。

    妇人身上的衣裙虽是半新不旧,花色也很质朴,头上也只挽着一根银簪,但是慕婳看得出妇人出身极好,气质也很好。

    宛城何时搬来这么一位高雅沉稳的妇人?

    一道甜美的声音让慕婳思绪回笼。

    “呀,是四妹妹,真是四妹妹啊。”

    “是呢,是四小姐。”

    马车在慕婳面前停下来,撩起的马车车帘露出半张宜喜宜嗔的娟秀脸庞,她亦做妇人打扮,衣衫华丽,头上插满了钗环。

    慕婳微微皱眉,面前的艳丽妇人应该是认识的,“你……是二姐?”

    永安侯府的二小姐慕姒!

    “是我啊,四妹妹。”

    她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亲热挽住慕婳的手臂,“我回京后,听说四妹妹搬来宛城,特意撇下母亲她们,来宛城看望你。”

    “我成亲前答应过你,给你带江南最好的绣品。”二小姐根本没有给慕婳任何拒绝的机会,“有帕子,有衣裙,还有几件珍珠衫,都是用得上好珠子,准保晃花你的眼儿。”

    “二姐。”马车上传来三小姐的悦耳声音,“让四妹妹上马车吧,在路上谈笑不大好。”

    三小姐手中的扇子挡住大半的脸庞,轻蔑般扫了一眼在慕婳身边的眼瞎妇人,果然眼瞎的妇人同慕婳才是最相配的。

    何时慕婳眸子也瞎了才好呢。

    “也对,我光顾着欢喜了,四妹妹,咱们有一年没见了,看我欢喜得都忘了规矩,本不该在街上抛头露面。”

    说着就把慕婳往马车上拽,然而她扯了一下,却没让慕婳移动分毫,不觉得诧异的说道:“四妹妹怎么不走?”

    她看了一眼蒙眼妇人,“四妹妹不必管她,又不是认识的人,我留下个仆从送她回去。”

    盲眼妇人唇边挂着淡淡的笑,莫名的慕婳感到一股气势扑面而来,这名妇人显然不是寻常人。

    她直觉一向很准。

    慕婳缓缓从二小姐手上抽回自己的手臂,淡淡的说道:“我还有要紧的事,着实没空同你们叙旧。”

    永安侯府二小姐的生母是永安侯夫人的庶妹,当日她来看望姐姐永安侯夫人,不知怎么就同永安侯爷好上了,永安侯夫人只能接受庶妹进门,据说她不仅没有怨恨庶妹,还对她非常体贴,处处善待已经做妾的庶妹。

    只是庶妹在生下女儿后,血崩而死。

    二小姐几乎是永安侯夫人一手养大的,她比慕婳大两岁。

    在永安侯府抄家时,她也被发配关外,然而她比慕婳幸运得多,很快得到永安侯夫人娘家一门远亲的看重,有个自梳的姑奶奶想要养个女孩儿。

    一眼便瞧中了她,这位颇有家财的姑奶奶带走了二小姐。

    慕婳同她熟络起来,还是在回京之后,她是难得对慕婳有善意的人。

    当然更多的善意,在慕婳现在看来有显摆炫耀的意思,毕竟慕姒远不如三小姐,却比小可怜慢慢强得多,也幸运得多。

    她所嫁的夫家也很有家底,是江南的富户,夫君还是举人,这门婚事是由抚养她长大的人定下的,永安侯夫人也没反对。

    “天色虽然还早,但你和三小姐总要找个地方安置。”

    慕婳向握着扇柄的三小姐缓缓勾起嘴角,“静园是我的产业,你们住不进去呢。”

    ps三更送到,继续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