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交代
    锦衣卫?!

    陈三嫂失声道:“这不可能!锦衣卫怎么会查陈四郎的案子?”

    “你一定是骗我,故意吓唬我的。”陈三嫂面色苍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可不是被慕婳吓到的蠢货。

    何况那些人承诺过她,也给了她十足的好处和信心。

    锦衣卫在民间名声不好,然而却给百姓十足的震撼,面对锦衣卫,百姓们是没有任何底气。

    “陈四郎不是官员,连秀才都不是,怎可能出动锦衣卫?”

    陈三嫂尽力表现出自己的冷静,让自己显得富有智慧,绝非寻常宛城民妇可比,唇边展露出一抹嘲讽:“慕小姐就算是想替陈四郎脱罪,也不该为难我,进而拿着锦衣卫吓唬我,我向衙门说过的证词不会因慕小姐的威胁而改变。”

    大有慕婳打错算盘,陈三嫂聪明的一下子就戳破慕婳的陷阱。

    一阵轻笑声响起,慕婳笑容绽放,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蠢人不可怕,最可怕得是人蠢,偏偏还没有自知之明。一般而言蠢人都明白那些人不该招惹,比如陈父陈母,所以他们即便愚蠢还可以无病无灾的活下去。可是你……你连案子的内情都没弄明白,听到旁人许你好处,你便觉得自己可以报复了,其实你什么都不明白。”

    慕婳停顿片刻,借此让陈三嫂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被她指为蠢人的陈父陈母面带几分的难堪,他们不敢同慕婳申辩的。

    儿子陈四郎已经同他们恳谈过,他们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不想失去四郎这个儿子,他们只能永远在慕婳面前低上一头,为他们曾经的算计而付出代价。

    “锦衣卫的确不会插手一般的奸杀案,陈四郎也不值得锦衣卫出动彻查。”

    慕婳先是肯定陈三嫂的判断,随即又道:“不过这桩案子并非寻常,想要明白这桩案子的重要,你先要明白程门。”

    “让你陷害陈四郎的人肯定表明了身份,你认为他们高不可攀,他们可以主宰百姓的生死,让陈四郎百口莫辩,只能认命,其实他们也只是程门的学子,这个天下说得算的人从来都不是他们。而他们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更无法掌握所有年轻学子的思想!”

    慕婳眼中流露出一抹锋芒厉色,寒若冰,冷若霜,让陈三嫂心惊胆战之时,有种慕婳站在高处,俯视一切的感觉。

    她,或是陈家都是蝼蚁,程门也只是一只较大的蝼蚁罢了。

    慕婳哪来的自信?

    “木瑾还是程门四君子之一,你见过我怕他么?”

    “……”

    陈三嫂有种被看透心事的窘迫,慕婳还真没害怕过木瑾,恰好同她暗中联系的人就是木瑾。

    “于皇上来说,这不单单是一个有状元之才的才子遭到陷害诬陷,关系到读书人做官,做人的准则,关系到帝国的未来!”

    “足以动摇帝国根基的大事,皇上又岂会不重视?”

    “锦衣卫又岂能不尽心尽力为皇上办差?”

    陈三嫂面容煞白毫无血色,“皇上在深宫大内,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桩案子。”底气依然不足,慕婳层层推进,足以令她动容畏惧。

    “陈四郎依靠你吧,他只能依靠一个算计过的女孩子,慕小姐的脾气真是好啊,倘若是我,不对陈家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根本不会去关注陈四郎是不是被冤枉了。”

    她的嘲讽并没让慕婳有任何的改变,仍然不疾不徐,冷静淡然:

    “所以你只能拿着包袱回到娘家,等到事发之后声名狼藉,牵连父母姐妹。你看重陈四郎,是因为他相貌英俊,将来许是能入仕为官,而我肯帮陈四郎,看重得是他的双手,他有一根足以让皇上侧目,天下震动的笔杆子!”

    “陈四郎运气很好,柳娘子就在宛城,魏王殿下的儿子也住在宛城,魏王和皇上,以及太后娘娘对宛城少不了关注,而且……”

    慕婳眸子亮了一瞬,含着玩味的笑,“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柳三郎也被程门算计了,为儿子已经有点疯魔的魏王殿下肯定会为柳三郎出口恶气。”

    她缓缓的问道:“你还认为木瑾能硬抗住魏王殿下?你也可以继续嘴硬下去,当你面对锦衣卫时,希望你还能维持住今日的言论。”

    “不……”

    陈三嫂双脚一软,瘫软在地上,魏王和木瑾谁轻谁重,哪怕最蠢的百姓都能明白的道理。

    “慕小姐,你那么善良,一定会帮我,你连陈小妹都可以宽容,原谅陈四郎,我……我只是不平罢了,没伤过你。”

    “你错了,我从来没有原谅过陈四郎。”

    慕婳轻轻甩开陈三嫂的拉拽,她无法代替慢慢原谅任何伤害过慢慢的人,“我也不是善良的人,更不会为证明善良就做出违背心意的事儿。你为你的不平,却毁掉了一个人,这不是不平,这是犯罪!”

    慕婳永远也不明白,总会有人为了嫉妒,不平而去伤害别人?就不能从她们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就不能正视自己同旁人的差距?!

    与其总是攀比,嫉妒不满足,还不如做好自己的事,天道酬勤,老天爷不会辜负认真生活的人!

    “陈小妹,你来照看她,等县令再次审案时,让她去县衙。”

    “是,慕姐姐。”

    陈三嫂嘴唇蠕动,眼里闪过一抹期望,想必另有主意。慕婳宛若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直径向外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慕小姐。”

    陈父陈母哆哆嗦嗦的起身,扑通跪在地上,向慕婳磕头,“谢谢,谢谢慕小姐大恩。”

    他们惭愧得不敢抬头,更不敢多留慕小姐一刻,除了磕头外,甚至不知该怎么表达感激之情。

    慕婳的步伐不紧不慢,没有因为他们磕头而停留,身影很快消失在陈家门口,她已经达到了目的,吓住陈三嫂,之所以没有让她立刻更改口供,也是怕程门那边得到消息,再做出灭口的事。

    对木瑾的人品,慕婳完全是信不过的。

    把陈三嫂留在陈家,也能避免陈三嫂会娘家后牵连娘家人。

    在程门子弟眼中,妨碍他们的人都该死,百姓的性命如同蝼蚁,随意可以抹去!

    ps解决一个,优点简单,但是一个小炮灰根本不需要力气。继续求月票,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