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解决
    再次来到陈四郎的家中,慕婳感到一股莫名的压抑。

    “四哥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爹娘对他寄托全部的希望,一旦四哥出事,他们再难承受丧子的打击,我们这个家怕是就要散了。”

    磨难使人成长,陈小妹比以前成熟上许多,“慕姐姐,不管四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报答你,我……我都记得你的好。”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了她温暖和维护。

    慕婳嘴角微扬,星眸灿烂,“你四哥欠我的人情债多着呢,我断然不会让他轻易赖债。”

    明明是安慰人的话,却以调侃要债的方式说出来,陈小妹再难维持严肃,“我会帮着慕姐姐。”

    让四哥早早还债。

    房门突然打开,陈母隐隐的哭声传出来:“你个没良心的,我们哪里对不起你?让你这般害四郎?啊,你害了四郎,等于要了我的命,我同你拼了……拼了!”

    “老不死的,你住嘴吧。”

    陈三嫂声音尖锐刺耳,显然已经被激怒,“还敢说你对我好?当初明明我以为说亲的是四郎,我娘家才允婚,然而你却用四郎诓骗我,下定时改成了陈三郎,不是当时毁婚不好,我才不会嫁给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木头疙瘩。”

    “是你们骗婚在前,然后害得我成了寡妇,守寡后你们根本就把我当做丫头用,还用四郎肯娶我糊弄我……你们根本就没有诚心对待过我,却指望我为你们陈家劳心劳力?你当我是没用的大嫂?!”

    “你……你……”

    陈母无力哽咽低泣,说不上一句话。

    还有这样的事?

    竟然用陈四郎骗婚?!

    陈父陈母也足够极品了。

    陈小妹羞愧般垂头,着实不愿意见父母在慕姐姐面前丢人现眼。

    慕婳轻声叹息:“骗婚的事,你爹娘到是熟练啊。”纵然对陈小妹有所善意,她也忘不了慢慢是怎么死的。

    为人子女放纵父母乱来,不曾劝解管束无知的父母,活该丢人!

    砰,好似重物撞击的声音,陈小妹心头一紧,赶忙冲进去看个究竟,慕婳迟到一步,迈进门后,正好见到陈小妹搀扶起陈母。

    陈母额头撞出个大包,眉角被箱子角划伤,鲜血直流,哎呦哎呦的喊疼,然而她见到慕婳站在门口,立刻住口,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陈三嫂本有点担心自己方才一推把陈母弄伤了,毕竟她不想再在陈家耗着,亦怕被陈母缠上。

    见到慕婳之后反倒松了一口气,她主动说道:“慕小姐安好,你也是来向他们讨个公道吧,我早就劝过他们别再害人,可惜他们不肯听。”

    说到此处,她还微微摇头,眼里流露出对他们的不屑。

    慕婳越过拘谨急促的陈父陈母,落在陈三嫂身上,淡淡的说道:“听说你指证陈四郎当日独自一人外出?”

    “……”

    陈三嫂立刻变了脸色,眸光闪烁,强行镇定道:“是有这么回事儿,该说得我都同官差说过了。”

    觉察到慕婳的眼眸微微泛起冷意,陈三嫂舌尖发木,嘴唇微微打颤,“我着急回娘家,以后有功夫再同慕小姐说话。”

    她拿起早早收拾妥当的包袱,向门口走去。

    陈小妹抿了抿嘴角,只是专心照顾受伤的母亲和震惊的父亲。

    慕婳让开门口,陈三嫂稍稍感到一抹心安,依然脚下走得飞快,争取早日逃离陈家,逃离慕婳的目光。

    “你娘家知道你犯得事吗?”

    慕婳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却宛若钉子一般钉进陈三嫂的耳中,她的脚步不由得一顿,以前怕慕婳突然动手打人,今日慕婳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父母养你大怪不容易的,虽不指望你出人头地,为娘家带来荣耀,他们更不愿意看到你为娘家抹黑,牵连你出嫁的姐妹。”

    这句话让陈三嫂再也迈不出脚步,慕婳动手,她可以大喊大叫,慕婳讲道理,反倒让她心惊胆战起来,好似她的致命把柄就攥在慕婳手上!

    陈小妹眼里异彩连连,昨日见识过慕姐姐的悍勇,以武力威胁人的一面,今日她才明白慕姐姐不是只会动拳头。

    “慕小姐是何用意?朝廷上鼓励寡妇再醮,我大归回娘家很快就会出嫁,怎会连累娘家?又怎会连累已嫁做人妇的姐妹?”

    陈三嫂转过身面对慕婳,却不敢看向慕婳泛着深幽冷静的眸子,主动提问起,她这句话也把主动权拱手送到慕婳手上。

    对付陈三嫂这样的女人,慕婳本用不上这许多的心机,然她不愿意在陈家待得太久,更不愿意见到逼死慢慢的帮凶之一陈父陈母。

    她肯帮陈四郎,固然认为陈四郎人才难得,的确冤枉,同时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今日陈四郎被程门算计,总有她一分原因在内。

    陈四郎可以不计较,慕婳却不能完全不管他。

    前世今生,她唯一不曾改变过得就是恩怨分明!

    慕婳勾起唇线,“帝国律例做伪证亦是犯罪,根据情节轻重,或是仗责,或是流放,或是在面上刺字。”

    陈三嫂嘴唇抿紧紧的。

    “你诬陷破家的小叔子,一旦官府查明,你早已出嫁的姐妹怕是再难在婆家立足了,不被婆家休掉,已经是婆家善良心软。”

    虽然慕婳不齿连坐,家里一人犯错,好似所有人都是坏人,然而帝国的风气就是如此,她无力改变扭转人们的意识。

    “我没有说谎,当日……当日……”陈三嫂继续狡辩,“是不是陈小妹胡言乱语?她年岁还小,又是爱说谎的。”

    “我才不是说谎的坏孩子。”陈小妹高声辩驳。

    “没有说谎?你当时同陈四郎说了多少败坏慕小姐的谎话?说她傲慢,对你凶狠的,对父母无礼,还指使他们似个仆妇一般伺候慕小姐。”

    陈三嫂唇边泛起嘲讽,陈小妹低垂下头,不敢去看慕姐姐,她也恨死了当时说谎话的自己。

    慕婳身姿笔直,淡淡回了一句,“她说谎是父母没有教好,但是她没有触犯帝国律法,然而你……你以为有人给你保证,官府就查不到你头上么?还是你认为你的秘密可以挡住锦衣卫的盘问?”

    ps继续求月票,求月票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