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上药
    赚银子不就是为花吗?

    慕婳从不吝啬银子,“两张银票能节省不少下不少的时间,正好用来办正事。”

    她凭着慕云和在宛城建立起来的威信,即便不用银子,也可进入牢房,但是需要耗费不少的口舌,也要去见一些人。

    这些说不上麻烦,远比直接往外扔银子耗费时间。

    “我都记下所用银子,等你出去后,记得还我!”

    “……好。”

    陈四郎鲠了一瞬,却也点头答应下来。

    “让我看看你伤口。”

    慕婳环顾一下牢房的状况,那也算是给人睡觉的干草?湿哒哒的不说,上面还残留着干涸的血污,不知多少受刑的犯人用过干草。

    绿豆大的光点无法照亮整座牢房,昏昏暗暗的,再加上刺鼻的气味,长期在牢房中生活能把正常人逼疯。

    慕婳扫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坐下的地方。

    陈四郎低头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手,眸色变了又变。

    “你坐在我帕子上。”慕婳勉强挑选了一个相对干净一点的地方,把胖丫叮嘱了好几次要带着的帕子铺在地上。

    一块干净的,丝绸的帕子被随意放在牢房的地上,地上的脏污好似一瞬间脏了洁白的帕子,一如慕婳,她不该出现在阴暗逼仄的牢房。

    应该坐在奢华明亮的花厅,同香飘鬓影的夫人们应酬,接受她们的恭维和奉承。

    “楞着做什么?快让我看看伤口。”

    见陈四郎没有任何反应,慕婳只能强压着他坐下来,“你以后别再睡在干草上头了,以防你身上的伤口感染。”

    说着说着,慕婳的手覆上陈四郎的额头,果然有点发热。

    陈四郎坐在帕子上,慕婳蹲在他身边,干净的裙摆沾上许多的尘土,陈四郎心头涌上莫名的滋味,她的手心那般柔软细腻,让他想要沉醉,然而他不能……他扭过头,主动脱离她的手心。

    “我没事,这点小伤,没事的。”

    陈四郎突然啊了一声,很快闻到清凉的药味,火烧火燎的伤口随着药香蔓延渐渐转为清凉,很是舒服。

    “你说两句我很疼,我难受,就伤了你的自尊心?”

    慕婳也不由得抽了口气,早知道有人不让陈四郎好过,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他折磨到伤痕累累的地步。

    原本骨节分明的手指肿胀得跟胡萝卜似的,手指关节凸出,残留着棍棒的夹痕,鞭伤从手腕延伸到手臂上,一道道伤痕血肉外翻,触目惊心。

    慕婳在疆场上看过比这更惨的伤,然而见到他身上的伤,隐隐有几分心疼,仔细又熟练在他手腕,指骨等要害地方摩挲着,问道:“疼吗?”

    陈四郎死死咬着嘴唇,人在绝望之时,总会被突如起来的关怀所感动。

    他知道慕婳并不懂得自己的爱慕,也不是回应自己,只是单纯的可怜同情他,然而他还是感到心头隐隐有股触动,承受的苦楚一时之间好似不再难以接受。

    “还好,骨头和手筋都没受太大的影响,只是伤口比较吓人。”

    慕婳庆幸般长出一口气,她最怕就是差役借着上刑时给陈四郎来一个暗招伤了他的筋骨。

    “看来你同差役的关系还不错,鲜血淋淋的伤口足以糊弄上官。”

    陈四郎扯了一下嘴角,低声道:“我答应教他儿子读书识字,把我从小到大誊抄的书卷送给他。”

    “聪明!”

    慕婳连连点头,“四郎果然聪明,你就算是犯了重案,学识依然是出色的,你的书卷笔记都是无价之宝,尤其是对收入不丰又想让儿子读书有出息的差役而言,甚至比给他些许的银子更能打动他们。”

    目光相碰,两人相视而笑。

    只是慕婳的笑容是赞赏,陈四郎有几分苦中作乐的感觉。

    “你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个女子……”陈四郎的笑容渐渐淡了去,“绝非她表兄所言的小家碧玉,倘若我没猜错,她应该是妓女。”

    慕婳用干净的纱布缠上伤口,“你厉害啊,连她是妓女都知道?”

    “我没去过青楼!”陈四郎别扭般的强调,“从来没有去过!”

    慕婳笑了笑,哄着道:“我知道,我知道四郎是个认真苦读的好学子。”

    陈四郎哪里听不出她的调侃敷衍?

    明明是在牢房中,慕婳轻松自在的口吻却让危机四伏的危险不再显得紧迫,陈四郎紧绷的肩膀松缓了不少,“当时我看了她的尸体一眼,面白肌嫩,不是做惯苦活的女子。”

    “寻常姿色的女子哪敢诬陷陈四郎?”慕婳认同的点头,“到底是京城附近,除了妓女之外,他们的确很难找到适合的,不被人轻易看出破绽的女子。”

    帝国京城的治安是很好的,皇上和太后娘娘眼皮子底下,轻易不会出现拐卖杀害良家女子的事件。

    “宛城的百姓怎么说?”

    慕婳唇边勾起笑容,“你放心,百姓还不知道你犯了案子。”

    陈四郎皱眉,问道:“你又做了什么?”

    宛城能抢他风头的人不多,慕婳算是一个,肯定是慕婳又有出人意料的表现,把宛城百姓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消息还没扩散开的话,对陈四郎下一步计划还是比较有利的,起码民间的议论不会牵扯到太多,对他父母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他知道父母不顶事,连番的打击已经让他们几乎承受不住,再被街坊邻居指指点点的话,陈四郎不知他们会不会先于自己走上死路。

    “柳娘子的前夫找上门了。”

    “……”

    陈四郎默然一瞬,眸子闪过一抹深意,“柳三郎的生父是不是权贵?地位和身份很是惊人。”

    “魏王殿下。”

    慕婳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异样,说得魏王殿下好似寻常人。

    陈四郎说道:“这么说他还是一位王子?以后魏王世子的爵位怕是落在他头上了,他的兄弟都争不过柳三郎。”

    “是啊,他足以继承魏王的一切。”

    慕婳抬头看向陈四郎,“你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柳三郎就是魏王世子同我又有什么关系?”

    “……”陈四郎垂下眼睑,低声道:“这一次我许是还要欠柳三郎一份恩情。”

    ps感谢大家上个月的支持,本月还是要求月票的,加更继续,恳请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