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轻重
    慕婳着实弄不明白,陈小妹怎么就缠上了自己?

    连她去厨房煮碗面都要跟着。

    如同熏姐儿一般,陈小妹只比熏姐儿大上两岁,可都愿意在她身后当个小尾巴。

    “慕姐姐,水还没开,不能煮面。”

    “慕姐姐,菜刀不是这么用的。”

    “慕姐姐,你一定没做过饭,没烧过柴火。”

    “慕姐姐……”

    陈小妹摆手道:“算了,算了,按照你想得煮面吧,无论多难吃,面条成坨,我也会把面都吃掉的。”

    只要是慕姐姐做的,再难吃,她也不嫌弃。

    慕婳眨了眨眼睛,看着手中软趴趴的面条,她连唯一能拿出手的煮面都被嫌弃了,做饭也不容易啊。

    胖丫赶忙上前接过面条,幽幽叹息一声,小姐总算是在一群为她着迷的女孩子面前暴露缺点了,小姐去厨房,总会有不好的事。

    “哈哈,哈哈哈。”

    慕婳干笑两声,上一次她煮面时,差一点把厨房给点了,按照胖丫她们说得,既然切菜,做面,生火等等慕婳都做不好,何必非要说自己会煮面呢?

    只是把面扔进锅里,长手的人都会做。

    “小姐,您先回去等着吧。”胖丫还是很给慕婳面子的,“杂物交给我们做就是,您有更要紧的事。”

    “对了,方才我在门口瞧见皇上派人给柳娘子送信,说是柳三郎在京城。”

    胖丫随后说了一句,“有点怪异呢,柳娘子拒绝魏王殿下,不许儿子们踏出门,柳三郎却不受柳娘子的约束,小姐看,柳三郎会不会碰到魏王殿下?”

    慕婳喃喃说了一句:“皇上果然疼他!”

    “您说什么?”看到水沸腾,胖丫把面扔进热水中。

    咕嘟嘟的水声盖住慕婳的声音。

    慕婳笑着摇头,眼里闪过一抹羡慕,“我是说,柳三郎运气真好。”

    能得到一个帝王的宠爱和信任,皇上是把柳三郎当做亲近晚辈看待了,莫怪以后柳三郎在朝廷上呼风唤雨,屹立不倒。

    皇上对他的疼爱足以弥补柳三郎没有在父亲关爱下长大的遗憾,慕婳不知他们是何时认识的,以柳三郎的性子推测,应该是在几年前,他们肯定相处不短的时间了。

    “慕姐姐……”

    “没事,没事。”

    慕婳拉起担心的陈小妹,“明日一早,我先去一趟衙门,看看你四哥。”

    “他们说我四哥是重犯,不让我去见四哥。”

    “这世上啊,只有银子是人人都喜欢的好东西。”

    “慕姐姐也爱银子?”

    “我当然爱银子!”

    慕婳对自己的贪婪毫不掩饰,不过想到陈小妹还是个需要塑造三观的女孩子,低头看着陈小妹,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该是自己的银子,少一分,都不行,不是自己的银子,我也不会去奢望从天而降。”

    “赚得银子,喜欢富贵,想过上好日子,没什么可丢人的。”

    慕婳一字一句的说道:“其实欲望也是令人前进的动力,唯一需要记住得一点,不能因为自己的欲望去伤害别人,不能因贪财而去做那些害人性命的事。”

    “我记住了慕姐姐。”陈小妹恨不得把慕婳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当做圣旨,把她的话记在本子上。

    慕婳摸了摸陈小妹的脑袋,先教导她善良,再教她点狡诈,等陈四郎洗清冤枉后,她是不是该向四郎讨要教导陈小妹的束脩费?

    转念想到陈四郎被坑进监牢的原因,陈四郎不向她讨要好处就不错了。

    陈四郎人缘并不怎么好,但足够精明,同龄人很难算计到他,倘若他是那么容易算计的,他走不到今日,更不可能做旷古烁今的六首状元。

    能中状元的人,除了文采卓绝外,不可能只是个死读书的人。

    文人相轻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文人为名,为利,彼此之间的争斗并不比刀光剑影的疆场弱,有时候文人用心更加阴险。

    陈四郎这次没有躲过去,除了陈三嫂做了伪证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陈四郎得罪了不是他此时得罪不起的人或是势力。

    夜风凉爽,月华若水。

    陈小妹吃着面,慕婳撑着下颚想着心事,眸光越来越深,陈小妹脸庞红扑扑的,口中含着的面条都忘记下咽了,四哥……四哥能娶到慕姐姐么?

    毕竟慕姐姐这般漂亮,比月宫里的嫦娥仙子未必差上多少。

    月色格外偏爱慕姐姐,令她身上凝聚了比别人更多的月华,沉静而高雅,美得令人迷醉。

    “我可以同慕姐姐一起睡吗?”

    “不行。”

    胖丫在一旁拒绝陈小妹的恳求,“小姐晚上还有事做,你不能打扰。”

    慕婳淡淡笑道:“我的确有点事没做完,你先去睡吧,养足精神明日才好去见陈四郎。”

    陈小妹咬着嘴唇,闷闷的应了一声。

    慕婳也不是完全骗陈小妹,同夏家合作的协议还没完成,此事不能再无限拖延下去,否则不仅他们无法再合作下去,没准还会同夏家结下仇恨。

    毕竟夏家已经表明了态度,慕婳总要有所回应。

    这就是人情世故,慕婳不能不谨慎,今生她只是根基浅显的永安侯义女,不再是在西北纵横的少将军。

    身份不同,承担的责任不一样,拥有的待遇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您明日要去见陈四郎?孟家的事……”胖丫也很同情惋惜陈四郎的遭遇,但是小姐的名声更重要。

    慕婳按了按额头,感觉到陈小妹的紧张,陈小妹的手拽住慕婳的衣襟,“慕姐姐。”

    “明日我们一起去见陈四郎。”慕婳笑盈盈保证,陈小妹感激般点点头,“我……谢谢。”

    胖丫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都没有再说,主动拉着一步三回头的陈小妹去歇息了。

    小姐看似凶悍刁钻,其实比谁都心软呢。

    只要碰到兄妹感情好的,小姐的心更是柔软得不可思议。

    去孟家只关系到慕婳的名声,可不尽快救出陈四郎,会耽搁陈四郎一生,以后就算他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他也会错过这次科举。

    慕婳当然不希望未来的天官大人因为她而改变人生轨迹。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