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妹
    天才壹秒記住『』,。

    小姑娘极是狼狈,鼻涕和泪水凝固在脸上,许是赶夜路的原因,连鞋都丢了一只,身上的衣裙也染了不少的泥土。

    慕婳是认识她的,陈四郎唯一的妹妹,曾经很鄙视瞧不起自己。

    “你先别急。”

    慕婳只听到出事的人是陈四郎,还犯得是奸杀案子,看了一眼小姑娘脚丫上的水泡,弯腰把陈小妹打横抱起,“我们进去再说。”

    陈小妹早已经被一些列惊变弄得六神无主,四哥被凶神恶煞的官差抓走之后,陈家乱作一团,父母直接倒在了床上再也起不来身,最得她信任的三嫂,往日最疼她的三嫂竟然在官差面前指正她说谎。

    她没有同四哥哥一起。

    而另一位嫂子到是能帮上忙,哪怕她已经定下大归的日子,依然还在床榻前侍奉曾经的公婆,但是却也不能指望一向沉默寡言的她太多。

    陈家最小的儿子除了哭泣之外,什么都帮不上忙。

    陈小妹靠在慕婳怀里,第一次感到安心,眼泪落得更凶了,抬眼正好看到慕婳投过来的关爱眸光,心头似被针扎一般的疼,“对不起,对不起。”

    她对慕婳不好,当日说了向四哥说了许多坏话,其实慕婳没有她说得那么坏,虽是脾气不好,也不大看上得他们,但是每次来陈家也都会带一些礼物。

    当时她觉得慕婳送礼物过来是施舍,就是嫌弃陈家贫穷,连一盒点心都买不起。

    虽然他们家的确买不起,她也很想吃香甜的点心,但是就是不愿意领慕婳的情,在三嫂有意无意的引导之下,更加丑化慕婳。

    可是如今在陈家陷入绝望之时,慕婳不仅没有落井下石,或是把她拒之门外,反而抱着她。

    一阵阵都后悔啃咬着她的心。

    即便慕婳当初有对不住他她父母的地方,可是陈父陈母错得更多,慕婳同四哥的婚事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别哭了,我年岁比你大,经历比你多,自然不会过多计较以前的事。”

    慕婳的确不计较那些事,而慢慢外刚内柔,外表比谁都刁蛮,其实根本就是个心软得不行的女孩子,慢慢也不会漠视陈小妹。

    “你哥哥一定是被冤枉的。”

    慕婳给了陈小妹信心,抱着她走进闺房,“你是不是没有吃晚饭?我去给你煮一碗面。”

    佯装轻快的说道,“我只会煮面,你没得选了。”

    “不,不用。”

    陈小妹拽住慕婳,“我不饿。”

    就在此时,她肚子传来咕咕噜噜的叫声,顿时她脸庞微囧。

    “你不吃东西,会饿得难受,而你四哥也不会因为你不吃饭,就能洗清冤枉。”

    “……你相信我四哥没有做那样的……不好的事?”

    “嗯。”

    慕婳郑重其事的点头,继续安抚惊慌失措的小姑娘:“我向你保证,陈四郎不会有事。”

    陈小妹一头扎进慕婳怀里,嚎啕大哭,“终于有人相信我了,相信我四哥没有做坏事。”

    看得出陈小妹是在绝望之后才找上慕婳的,以前她那么讨厌慕婳,在陈四郎出事后,绝不会第一个找慕婳帮忙,反而会找一些陈四郎的同窗,或是朋友。

    陈四郎贫寒的身世,平时还好,在他明显得罪人,落难的时候,只怕谁都有顾虑,不肯帮陈四郎,相帮陈四郎的人又没有能力,陈四郎不是柳三郎,他和富家官宦子弟的交情很淡。

    慕婳轻轻抚摸陈小妹的后脑勺,安抚着她的情绪,脑子里迅速整合方才陈小妹话语中透露出的信息,“官府有何证据指证你四哥?听你方才话中含义,这几日陈四郎一直同你一起?”

    “四哥说动父母在科举前把两位嫂子嫁出去,最近几日四哥忙着物色人选,有时会带上我,说是顺便教导我一些规矩。”

    陈小妹恋恋不舍从慕婳怀中抬起头,今日她才发觉慕婳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比三嫂的怀里还要舒服,三嫂……三嫂怎么能说谎?

    慕婳暗暗点头,陈四郎时间很紧张,他已经没有空闲的时间专门掰正明显有点被带歪的妹妹,只能见缝插针,尽快让妹妹变成一个好姑娘。

    在陈小妹这样尴尬不大不小尴尬年级,一旦性情定型,以后只怕再改起来会很难。

    “当当当,当当当。”

    大门再一次被敲响,陈小妹下意识向慕婳怀里躲去,“我……他们是来抓我的。”

    “你做了什么?”

    “他们说我四哥的坏话,说我四哥人面兽行,我一时不平,就拿石头砸向他们,好似把他们的头打破了,我害怕极了……我不是有意砸人,是……是他们太过分了,说我四哥和嫂子们……”

    慕婳被陈小妹拖着,自然没有办法去开门,外面的动静很大,胖丫等仆从披上衣衫,赶过来后,胖丫问道:“又出什么事了?她……她不是陈四郎的妹妹么?”

    竟然全心信赖般依偎在小姐怀里?

    胖丫怀疑自己还在梦中,以前这丫头一直很讨厌小姐,每次见面不嘲讽小姐两句,陈小妹就好似浑身不舒服。

    门口敲门的动静越来越大,左邻右舍的灯火都亮了起来。

    柳娘子因为三郎还没任何音信,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同时又想着魏王和魏王妃,听到敲门声,她心情越发不好,坐起身来道:“去看看,隔壁的慕婳又在折腾什么?能不能安静一点了?”

    “主子,敲门的人都是凶悍的仆从,好似在找一个女孩子。”

    “男人?这已经是第几个找上慕婳的男人了?”

    柳娘子狠狠拍了一下床榻,面容有几分不悦和狰狞,不过想到她最小的儿子,好似也没资格说慕婳水性杨花。

    “真是个祸胎!谁家招惹她,是倒霉了。”

    隔壁的静园,陈小妹已经躲在慕婳怀里,小身体吓得瑟瑟发抖。

    慕婳虽然不赞同陈小妹直接用石头那些说陈四郎罪该万死的人,但是她好似比陈小妹更暴力,好不到哪去,“你不是要学拿石头砸人,而是要学会,即便砸了人,他们也不敢找上门!”

    胖丫默默扶额,这是要陈小妹同小姐学吗?

    ps继续求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