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四章求助
    皇上煞有介事般望过去,柳三郎却是面不改色,还挑衅回望过去,意思是他说得有问题?

    哑然失笑,皇上慢慢品茶,眼里的玩味意图更浓,不过此时显然不适合说起那个女孩子。

    逆鳞卫的回报说优秀的女孩子,他总能亲眼见到,也许就在太后娘娘的寿宴之上,不是说慕婳马球打得也很好么?

    他本以为这世上最特别的女人就是太后了。

    只是太后太渴望权势,慕婳……皇上眸光深谙上几分,“你在京城多留两日……”

    “伯父,我身上没事,家母不知我在京城。”

    “朕派人给她送个消息。”

    皇上抬手压了压柳三郎反驳的话,“总要让你看到朕会护着你,为你讨回一个公道,任何参与行刺你的人,朕都会让他们明白一点,朕愤怒起来连朕都害怕。”

    “陛下,太后娘娘心口疼,请您立刻回宫。”

    “嗯。”

    不清不淡的嗯了一声,皇上站起身,遥望皇宫方向,“三郎,你要相信朕!明白吗?任何人都有可能存了害你的心思,朕不会,永远不会。”

    “……”

    柳三郎既没有流露出感动,也没佯装甘愿为皇上赴汤蹈火的神色,在皇上离开之前,轻声说了一句:“我记住了。”

    不是相信,是记住!

    皇上背对着他扯了一下嘴角,这次遇险,柳三郎更显成熟。

    ******

    “小姐,还要去孟家?”

    胖丫追上慕婳,略显担心的说道:“听说孟家那位老太太性情有点霸道,但凡涉及到孟公子的事,老太太一颗心偏得都没边了。”

    “我可不是去同孟老太太讲道理的。”慕婳唇边勾出一抹淡笑,“孟公子被我救下是事实吧,救人既然对孟公子来说是一段恩情,我怎么也要讨要一些银子回来。”

    “必须规范一下大家的念头了,救命之恩是大恩,但是不止只有以身相许这个办法,孟公子又不是天仙绝色,倾世美男,我觉得银子更实惠。”

    “孟少奶奶今日在景园门口闹这一出,孟家不该多赔付我一些银子吗?她现在还是孟家少奶奶,那两个少年也一直张口闭口的叫孟公子姐夫,做姐夫的不替小舅子解决麻烦?”

    胖丫眼睛一亮,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小姐不会对孟少奶奶做什么了,败坏小姐名声,我不喜欢她!”

    任何破坏慕婳名声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你还不大了解我。”慕婳淡淡的说道:“不是孟少奶奶起码对自己兄弟那份真心,他们兄弟也是真心维护姐姐,你当他们三人能轻易在我门口惹事而全身而退?”

    换个父子,或是父女,慕婳都不可能只让少年清扫干净脏物。

    “他们也足够愚蠢,这事若是被慕云少爷知道了,直接把他们抓到锦衣卫去。”

    胖丫轻快的说道:“慕云少爷就是太相信小姐不会吃亏,才把府上的人抽调走了,否则……有他们好受的。”

    慕婳心头的那丝丝感伤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上辈子没得到的东西,起码这辈子她拥有了一个好哥哥。

    通过慢慢残留的感情,她感觉到慕云对自己的关心维护。

    只是他们都还很年轻,亦都很弱小,展露出来的实力,不足以震慑世人,不过没关系,他们总有成熟之时,等到慕云身居高位后,她肯定不会再被麻烦的事情纠缠了。

    月朗星稀,微风徐徐,清冷的月华静静洒落,映衬着万家灯火。

    静园除了书房的灯还亮着,其余地方皆是一片漆黑,胖丫早早就睡了,小姐昨日没有回来,她担心了一整夜,见到小姐,她找到主心骨,何况明日还要去孟家讨要救下孟公子的银子,她得帮小姐壮壮声势。

    慕婳一人趴在书桌上,手中拿着毛笔写写画画。

    她把地图给了慕云,也当抽出时间制作一份新协议,同夏家合作的协议,慕婳不会因为秦夫人针对自己就丧失判断,合作伙伴有很多,但是论最适合的人选只有夏家。

    夏老夫人用事实向慕婳证明合作的诚意,首先秦夫人暂时没有办法干扰这门生意,其次夏七和夏五都是优秀的少年,热情开朗,虽是稚嫩,但慕婳很喜欢他们身上那份少年人的意气,再次夏五爷是西北那边负责人,夏大爷已经彻底放权给自己的弟弟,明知道夏家是想通过夏五爷同慕婳再谈合作的事,慕婳却不觉得自己被设计了。

    本身她对夏五爷更加信任,在她没有办法全心顾及这门生意时,找一个值得信任的商业伙伴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此时慕婳在提出的条件要比最开始苛刻上不少,但也不会让夏家没得赚,毕竟他们是合作,慕婳并非打算掀翻桌子,让夏家同她拼个鱼死网破。

    “当当当,当当当。”

    静园的大门方向传来清晰的敲门声,慕婳放下毛笔,仔细倾听片刻,的确是来敲静园的大门。

    这么晚了,会是谁来静园?

    慕婳没有叫醒胖丫等人,自己一人走到大门口,隔着大门问道:“是谁?有何贵干?”

    “呜呜呜,呜呜,慕婳,是我。”

    门外传来女孩子的哭泣声音,慕婳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听声音女孩子的年岁不大,动手撤去门栓,不管她是不是认识门外的人,能帮忙的,她轻易不会推辞。

    大门打开一半,慕婳见到人影快速飞扑过来,“慕婳,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哥哥,他是被冤枉的,他怎么可能奸杀女子?”

    “他根本就不认识死去的女子。”

    “可是他们都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说的话,说我的证词不足以取信,我真的没有说谎,没有啊。”

    “嫂子却说我当时同她在一起,根本就没见到我哥哥。”

    “我不知道找谁,不知道谁能救我哥哥。”

    “可是我知道,我哥哥想见你,他最想见你,又害怕见你。”

    “我爹娘已经病倒了,他们不让我来求你,说你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帮我哥哥,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找谁,哪怕你去监牢里看一眼我哥哥也好。”

    慕婳看清楚面前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你是陈家小姑娘?陈四郎奸杀了女子?!”

    ps我说过铺垫完成了,爆发开始。继续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