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帝王
    以前柳三郎断然不会任性,无论对谁都是一派儒雅,君子派头十足。

    慕婳显然影响到他,会有率性而为的时候。

    直接把太医和逆鳞卫挡在门外,同时表露出被勉强不悦的情绪。

    太医尴尬的笑了笑,脾气不小,柳公子比起真正的凤子龙孙脾气还算好的,魏王殿下本就是个极为难伺候的主儿,“柳公子很像魏王殿下……”

    “砰。”

    屋子传来茶盏落地的声音,太医再一次摸了摸鼻子,魏王抛弃他们母子十几年,除非爱慕富贵,贪图魏王权势的人,否则即便是魏王的亲儿子也不会毫无芥蒂同生父相认。

    以前柳公子在京城都甚是有名的。

    “怎么?三郎还气着呢?”

    “……陛下。”

    太医吓傻了,甚至忘记了向至高无上的君主行礼,一旁的逆鳞卫也呆愣片刻,他们反映比太医快,跪伏下来。

    皇上唇边挂着温雅的笑容,一袭青衫,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宛如风流雅士。不知他身份的人,绝对想不到他就是整个帝国名正言顺的主人。

    “皇上……”

    “三郎是生朕的气,太医你别同发脾气的少年一般计较。”

    “臣不敢。”

    皇上再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太医也无法忽略他的身份,皇上说柳公子时候隐隐表现出来溺爱……令太医震惊,这是皇子和公主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皇上对他客气,他却不能对皇上无礼,“方才臣看了一下,柳公子身体应当无恙,臣一会开个温补的方子,想来问题不大。”

    侍奉在一旁的公公向太医点点头,太医识趣的退了下去,拐过回廊时,太医回头正好看到皇上轻轻敲门,温言细语般说着什么……

    咳咳。

    太监的轻咳声音惊醒太医,隐隐约约听到皇上温和的笑声,“好了,三郎,快开门吧,就算你怪我,也要当面同我说。”

    太医宁可自己没听到,皇上的确待臣子温和,对皇族兄弟也很和善,并非唯我独尊的性子,然而他到底是帝国的主宰,总是有着帝王的傲气尊严。

    此时的皇上,宛若哄着耍脾气的儿子的父亲。

    这事万一传出去,皇子们会如何想?

    魏王殿下又如何想?

    “魏王妃跪在宫门口有一个多时辰了。”太监轻声道:“太后娘娘也传话过来说是请皇上去慈宁宫,皇上听说柳公子入京后,直接从宫里赶过来,扔下京兆府尹等朝臣和五城兵马司的几位掌印都督。”

    “最近颇受皇上重用的沐国公世子也被训斥了一通。”

    太医心头一凛,恐怕京城如今人人自危了,万一皇上和太后娘娘……太监似有似无的叹息:“就看柳三公子气性是大,是小了,你是专门为皇上诊脉的,杂家才同你多说两句,今日你所见所闻,最好都烂在你肚子里,对谁也不许提起。”

    “是,是,谨遵公公吩咐。”

    太医连声应承下来,心头微微一洒,就是他想同别人说,别人也要相信啊。

    皇上对柳三公子……还是不要去琢磨了。

    赶紧伺候给三公子熬补药为上。

    ******

    皇上把姿态摆出来,柳三郎也不好再任性,很快打开房门,同皇上一如既往温和慈爱的目光相视片刻,柳三郎主动下跪,“拜见……”

    没等他的膝盖碰触到地面,皇上伸手扶住了他的胳膊,“这就是朕隐瞒身份的原因,跪拜朕的人太多了,三郎,朕不希望在咱们私下相处时,你也要跪朕。”

    柳三郎没有强行下跪,缓缓直起身体,轻轻掀了一下眼睑,“您同我相遇时,就知道我是谁的儿子?”

    皇上文雅一笑,坐在屋中摆设的椅子上,亲手倒了一杯茶,“很好,还是温的,上品毛尖,我记得三郎最爱用了。”

    “……皇上。”

    “伯父!”

    皇上慢悠悠抿了一口茶水,轻声说道:“你把我当成皇上的话,朕还需要向你解释?”

    无言的霸道令人不敢忽视他是一国之主。

    柳三郎紧紧抿着嘴角,片刻之后,恢复往日的仪态,坐到皇上面前的椅子上,唇边挂着同皇上极为相似的温和,“伯父。”

    皇上手臂仿佛一顿,又好似没有任何异常,“朕一直知道你是谁,就如同你怀疑我的身份,后来三郎也猜到我是谁了。”

    柔和的话音突然一转,皇上手指泛白,重重把茶盏扔到桌面上,温柔的眸子闪过一抹恼怒,“你生气?我还生气呢。”

    “伯父。”柳三郎蔫了许多,闷闷的说道:“我没生您的气,哪怕猜出您的身份,您是因为魏王而善待我,我也认了,您教了我许多……”

    “不是这些!”

    皇上手指扣着桌上的海棠花纹路,目光却落在茶盏上,“魏王的确是母后养大的,但是皇室子弟并非只有魏王一人,况且他的儿子不是只有三郎你一个。”

    柳三郎脸庞立刻白上一分,仿佛感到他的话有点重,皇上缓和了语气,“我疼你,教导你,只因为你是柳澈,值得我倾尽心血栽培,同你是魏王的儿子关系不大。”

    “三郎,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拿自己的安危去冒险。”

    皇上的脸色很难看,手臂隐隐轻颤,低垂的眼睫覆盖眼底的暗潮汹涌,好似极力压制着愤怒,“有什么事不能同朕直接说?偏偏用决绝的手段?”

    柳三郎垂下头,嘴唇蠕动,说不出反驳的话。

    “当朕听说他们动用红衣大炮,动用了霹雳弹,你知不知朕有多担心你?哪怕朕早早就把……”

    深深吸了一口气,皇上略显孱弱的身体承受不住情绪太大的波动,稳住心神:“朕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拙谨,你给朕记住,清清楚楚的记住了,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是为朕着想,还是怕朕为难,下一次再用今日的自残手段,朕先……先宰了你!”

    “伯父,我……我错了。”

    柳三郎立刻起身,几步走到皇上身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有过一次意外,他还不怕吗?

    他怕伯父对他失望,更怕再次因为意外牵连到慕婳。

    ps继续求月票,月底了大家都该有票了,投给我吧,这个月我很努力。另外本文皇上和柳三郎不是娇女里的乾元帝和三少,人设完全不同,彼此感情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