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三十章 冲动
    腌臜之物宛若从天而降,有实物,亦有一桶的脏水。

    泼出脏水的人有把子力气,起码能把脏水泼到慕婳身边。

    “慕小姐,小心,小心啊。”

    一直跪着的孟少奶奶直接仆向慕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慕婳,“你……我不怪你的。”

    她的声音很轻,苍白的脸庞上浮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始终她不如慕婳。

    即便是怨恨慕婳夺走了她的一切,但也得承认,慕婳比她更吸引孟公子的目光。

    她对后宅姬妾的手段和心机显然无法影响到慕婳。

    慕婳一把将孟少奶奶拽到自己身后,带着孟少奶奶轻而易举躲过脏水,在破鞋,臭鸡蛋等等腌臜之物袭击下,慕婳潇洒一一躲过去。

    那些脏东西连慕婳衣裙都没沾上一分。

    围观百姓看得是目瞪口呆,先是吃惊孟少奶奶竟然挺身保护慕婳,而后更是亲眼见到慕婳的身手有多灵活,这么多杂物扔出来,慕婳都能安然无恙。

    慕小姐除了力气大之外,真有功夫呀。

    难怪她当初能救下孟公子。

    慕小姐是有本事的女孩子。

    “姐姐。”

    方才怒骂慕婳的声音,喊孟少奶奶为姐姐,两个十四五岁的双胞胎少年拨开人群冲了过来,担心的问道:“姐,没事吧。”

    另一个怒视慕婳,高声道:“这次是你运气好,下一次……下一次……”

    “哎呦。”

    “慕小姐,请放手。”

    慕婳直接擒拿住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的少年,少年方才指着慕婳的胳膊被反剪在身后,他竟然移动不了分毫,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脱离慕婳的钳制。

    孟少奶奶不是宛城人,她娘家离着宛城不远,更接近京城。

    她的父亲颇有学问,是程澄创建的帝都书院的教书先生之一。

    两位少年虽然不是程澄入室弟子,但也是书院的学生。

    “贱人,你除了有一身蛮力外,还有什么?”

    被慕婳控制的少年毫无书生的儒雅,破口大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我早就听木瑾师兄说过你,慕婳,你就是贱人,目无父母,欺凌姐妹,如今勾引有妇之夫,木瑾师兄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

    “还会什么?”

    慕婳弯起两道好看的柳叶眉,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会得可多了,最拿手的就是揍人!你木瑾师兄没有提过吗?但凡惹我不痛快的人,都被我打得皮青脸肿。”

    “慕小姐,不要,别伤害我弟弟。”

    孟少奶奶声泪俱下,哀求慕婳,“他还小,不懂事,慕小姐,求您放过他吧。”

    不是宛城的人,永远不知慕婳的恐怖。

    孟少奶奶听过慕婳不少的传闻,最让她心惊肉跳就是慕婳冷酷无情掰断木瑾的手指,那可是她嫡亲的哥哥,即便他们兄妹有矛盾,慕婳也太狠辣了一些。

    木家有足够的银子给木瑾请大夫,治疗木瑾的伤势,可孟少奶奶的娘家未必能拿得出大笔的银子,毕竟她娘家父亲只是个教书先生。

    这也是她在婆家格外势弱的原因,当初她能嫁给孟公子,除了性情柔婉体贴之外,最让孟家看中得就是她不惹事,不嫉妒,孟老太太认为娶个太厉害的女子会辖制孟公子。

    她是在上香时碰到孟老太太,以善良柔顺打动孟老太太,这才能嫁给孟公子。

    “姐,不要求她。”

    被慕婳钳制的少年不服气的嚷嚷着。

    慕婳手上再次用力,少年脸色大变,剧烈的疼痛令他额头冒出汗水。

    “你终于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了?”慕婳不慌不忙的说道:“既然你听木瑾说过我很残忍无情,你还敢来招惹我?不仅拿脏东西丢我,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你当我不会折断你的胳膊?”

    “嗯?!”

    慕婳最后这一声犹如钟鸣一般落在少年的心头,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只是个在书院中读书的少年,也曾有过指点江山的豪气,可是那些也只是在课堂上的空谈。

    少年感到慕婳是真正的强势,能操纵他的荣辱,进而生死。

    在这一刻,他好似能听到胳膊折断的声音,慕婳明明比他年岁还小,更是一个女孩子。

    她那一身令人恐怖的锋芒从何处而来?

    “慕小姐,求求您,求求您。”孟少奶奶再一次跪下来,这一次跪下比上次跪在静园门口真挚上许多,“是我的错,我不该来找慕小姐麻烦,别伤害我弟弟。”

    “……姐姐。”

    慕婳看着孟少奶奶,认真的说道:“都说男人膝下有黄金,女孩子的膝盖比男人更珍贵,我不喜欢你跪着求我。”

    随后她又对被自己控制的少年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依靠你姐姐的苦苦哀求?”

    “我……我……”少年感到胳膊仿佛已经没了知觉,咬着嘴唇道:“你尽管折断我胳膊,我……是不会向你求饶,士可杀不可辱,为我姐姐出头,我心甘情愿。”

    “小弟。”孟少奶奶哭声尖锐,“慕小姐要怪就怪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愿意代替小弟受罚。”

    她慢慢的起身,抓住慕婳的胳膊,双胞胎另外的少年同样说道:“扔东西和骂你贱人也有我一份!”

    姐弟三人视死如归。

    慕婳眸子闪烁过一抹复杂,隐藏很深的羡慕。

    这份真挚的亲情,她永远也体会不到。

    慕婳松开钳制的少年。

    “小弟。”

    孟少奶奶和另外一个少年连忙过去扶住弟弟,焦急检查他的胳膊,“你没事吧,快看看胳膊还能不能动,有没有伤到筋骨?”

    孟少奶奶很是担心,慕婳的手段层出不穷,上次把王仁的媳妇吊住,都以为她没救了,可是慕婳却让她活过来,只是身上带着一股臭味。

    宛城传遍了慕婳的神奇,这也是对慕婳怀恨在心或是依然不喜欢慕婳却不敢再去招惹慕婳的根本原因。

    有时候暴力比话语更管用。

    少年活动着胳膊,依然有点麻木,看着负手站着的慕婳,她好似不是木瑾师兄口中的不讲道理,不学无术且疯狂残忍。

    “冲动鲁莽,你扔东西时,没有看到你姐姐也在我身边?!”

    慕婳微微摇头,“没弄明白原委就来指责我,以后你若为官,是你治下百姓的灾难。”

    ps写这些女人就是想让慕婳改变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