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哀求
    慕婳还没走出大门便听到外面百姓嗡嗡的议论声,跟一群苍蝇似的,惹人心烦意乱。

    慕婳心情本就说不上好,听到多是指责她的议论,更有几分烦躁。

    任何人摊上她这样无妄之灾,心情都不会太好。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甚至没同孟公子说过一句话,偏偏在所有人的眼中,她成了狐狸精,抢人丈夫的恶毒女人。

    慕婳只是好心的救了孟公子。

    莫非她的善良,还成了罪过?

    “孟少奶奶小心啊,慕小姐……慕小姐力气可是很大的。”

    “就是啊,想想王仁夫妻的凄惨样子,孟少奶奶最好还是别惹慕小姐了。”

    “我就是看不上勾引别人丈夫的女人!”

    这句话倒是得到围观女人们的一致认同,能有时间来看热闹的女人,多是家境比较好,年岁也比较大的妇人。

    起码她们不必日夜不停劳作换取口粮,家中还有几个闲钱,称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不愁适吃喝,又因为她们大多娶了儿媳妇,家务完全可以甩给儿媳妇,她们才有时间看别人的热闹。

    这群中年妇女最爱做得就是抓几把瓜子凑在一起,说着左邻右舍的消息,彼此交流一些小道消息,桃色绯闻。

    她们早已年华不再,最怕丈夫突然闹着和离,孟少奶奶比起慕婳来说更显得无助,她们感同身受般极是同情孟少奶奶。

    即便对慕婳的印象有所好转,但慕婳毕竟做过许多过头的事儿,她们可不会因为慕婳长得漂亮,就忘记以前的一切。

    正因为慕婳长得漂亮才引得她们的嫉妒,漂亮的女人都是不安于室的,都是勾引男人的的狐狸精,大多数相貌平庸的女子都是这般认为的,只有贤惠大度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一般这样的好女人相貌上都是平平。

    不过当她们见到慕婳时,倒是纷纷停住了口,慕婳威名在外,她们再是同情孟少奶奶也不敢同慕婳硬碰硬,万一惹恼了慕婳,被慕婳揍了怎么办?

    何况她们只是小富之家,还是颇为敬畏永安侯府的名头。

    孟家最后同意孟公子同孟少奶奶和离,除了孟公子坚决外,也有永安侯府比孟少奶奶的娘家更显赫的原因。

    虽然文臣和勋贵圈子不一样,他们很少有所交集,但在皇上新政的影响下,不乏文臣和勋贵联姻的事儿,多一条门路渠道,对家族总是有好处的。

    况且孟公子指天发誓,娶了慕婳之后,再不沉迷美色,用心读书,一心举业。

    他这份决心,软化了孟老爷,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光宗耀祖?

    女婿再厉害,传承家业的人始终是儿子!

    跪在地上的孟少奶奶听到大门传来的响声,缓缓抬起头,看清楚走出来的女孩子,心头凉了半截,她就是慕婳?

    相貌比她来说好得太多了。

    比她年轻,比她妖娆。

    难怪孟公子一见倾心,再见之后就非慕婳不娶了。

    原本她以为自己又会多个姐妹,丈夫纳了也就纳了,顶天在新进门的妹妹得宠时,她退让几分,悉心照顾慕婳一些,既可讨好公婆,也能让丈夫明白自己的大度贤惠。

    每个纳进门的妾都是孟公子的心头肉,然而过不了半年,孟公子就把心头肉抛到脑后去了。

    孟少奶奶到时候有得是法子让昔日得宠的姨娘苦不堪言。

    但是这次不一样,她如何都想不到,丈夫竟然为了慕婳要抛弃她。

    孟家承诺除了她带来的嫁妆如数交给她外,还会额外补偿给她一部分银子和田产,等到她再嫁,孟家还会送上一份丰厚的贺礼。

    可是她就是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先是被丈夫抛弃,随后也被孟家抛弃。

    纵然她有了许多的家财,保证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可她的丈夫没了,家也没了。

    她再嫁的男人绝对不如孟公子。

    这么多年,她小心翼翼侍奉公婆,伺候孟家老太太,无微不至侍奉且柔顺对孟公子,她可以说做到了一切媳妇该做的。

    她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孟家。

    “慕小姐,我……我求求您。”孟少奶奶向慕婳重重磕头,“不要夺走我丈夫,我离不开他,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吧。”

    慕婳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体态娇柔,面容秀美,虽然不如她明艳,但孟少奶奶自有一股惹人怜爱的婉约气质。

    看起来她是一个柔顺,宛若菟丝花一般的女人。

    面对突然而来的变故,即将失去缠绕供养她的大树,她只能去恳求,用自己的可怜博得一丝丝怜悯,让她可以继续留下来。

    慕婳笃定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也许会同情她们,但是她绝不会认同她们的生活状态。

    当然慕婳也不会把自己的理念强加到她们头上。

    过十年后再看,也许反而她们活得更好。

    慕婳相反撞得满头包。

    然而即便撞得满头包,慕婳也会按照自己的意念走下去,无论何时,她都不会向任何人妥协,或是去求谁。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柳宅门口,比起隔壁静园门口的热闹,这辆马车是那么的不显眼,除了在马车上坐着一位抱着宝剑的俊美少年。

    “没想到,我只是来看看魏王的儿子们,竟然意外看了一场热闹。”

    一道沉稳的声音从撩起一角的马车帘后传出来,“她就是当日同柳三郎一起进京的女孩子?!”

    询问般的语气经过她的口中却显得很笃定。

    少年回道:“她是慕婳慕小姐,永安侯的义女,昨日曾同柳三公子一起遇险。”

    女子撩起帘子,努力睁大眸子,“她是见过一面就让人很难忘记的女孩子,哪怕我只有一只眼睛能用。”

    “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怀疑那位跪地哀求妇人的丈夫会抛弃她,转而娶慕婳。”

    女子唇边泛起淡淡的笑容,“不过我估摸柳三郎只怕会很不高兴。”

    *****

    “孟少奶奶,你先起来。”

    面对孟少奶奶磕头哀求,慕婳依然显得很从容,既没有慌张,也没显出内疚,这反倒让人认为慕婳冷血不近人情。

    “慕婳你这个贱人,你去死吧。”

    从看热闹人之后,腌臜之物猛然扔向慕婳,“贱人,去死!”

    ps月底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