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麻烦
    没有一个嫡妻原配会喜欢慕婳。

    柳娘子对慕婳的印象更加恶劣,不提慕婳这段日子折腾出来的种种是非,就是今日孟少奶奶去静园下跪的事儿,柳娘子看不起孟少奶奶,同样讨厌勾引孟公子的慕婳。

    在男人三妻四妾大行其道的年代,女人们更容易原谅丈夫,而更愿意去仇视抢夺丈夫的女人,甚至同她不死不休。

    当年柳娘子知道魏王殿下身份后,不是没想过英俊的魏王殿下将来会有姬妾,她从来没有相信在情浓时,魏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许诺。

    正因此柳娘子才格外在意婚书,在意魏王对她正妃地位的保证。

    然而她就算有婚书,仍然让那个贱人占了正妃的位置。

    她没权没势,虽然父兄颇有军功,但是比起有太后娘娘做后盾的魏王妃,她根本没有任何能耐同魏王妃争什么。

    当年柳娘子迅速做出判断,抢在魏王妃被她气得有小产症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魏王妃身上时,她领着儿子仓皇逃出京城。

    可就是这样,她仍然没有躲过追杀,几次险象环生,生下三郎后,她差一点折进去大半条命,不是得恩人相救,她和三郎,甚至两个儿子都得死!

    这一切都是魏王妃,虚伪做作的魏王妃造成的。

    如今在柳娘子眼中,魏王妃同慕婳是一样的贱人!

    她们都用无辜委屈或是大度的外表勾引男人,让男人抛弃家中的妻子,她们便可以名正言顺占据正室的位置,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得到一切。

    “隔壁静园有麻烦,也可转移宛城百姓的注意力,省得她们一个个闲着没事总在我门前晃悠!”

    柳娘子也不得承认正因为出了孟少奶奶下跪的事,才让她能安静片刻。

    她早就说过,自己是个寡妇,丈夫早早就死了!

    “娘亲,我见魏王府的人不会善罢甘休。”

    柳大郎是面容清俊,气质醇厚,给人以稳重的感觉,他是柳娘子最疼爱倚重的长子,他降生时,魏王还同柳娘子正是情浓时,柳娘子对他格外偏爱。

    而且柳大郎的相貌更似柳娘子,不是说男生女相,而是轮廓更像母亲。

    在边关长大的柳娘子容貌比不得闺秀小姐们秀美,五官更显得深邃。

    “大郎,你同娘说实话,你想回魏王府吗?”

    “……”

    柳大郎稍稍楞了片刻,果断的说道:“娘认为儿子是嫌贫爱富的?知晓娘遭受的磨难后,儿子对魏王只有深刻的恨意,儿子姓柳,永远都是娘的儿子!”

    “好,好。”

    柳娘子颇为欣慰的连连点头,长子并没有辜负她的偏爱和疼惜,“在你们三个中间,我相信大郎和二郎,你们绝不可能认魏王……唯有三郎……”

    她顿了顿,面容颇是复杂,“三郎太聪明,也太像魏王。”

    不仅容貌相,气质也似有似无带着生而高贵的骄傲。

    尤其是三郎那双温润的眸子,好似能看破一切,柳娘子弄不明白三郎,他真是个无欲无求,清淡雅致的君子?

    她格外不喜三郎,哪怕三郎从未做过什么,从小到大都很懂事,也不让她费心。

    十根指头有长短,在四个儿子中,总有她不喜欢的儿子。

    柳三郎恰好就是。

    “母亲,三郎昨日没有回来。”柳大郎低声道,话语里流露出一抹焦急担心,“三郎会不会出事了?以前他也时常进京,这次好似大不一样。”

    柳娘子不由得担心起来,“他有没有说过何时回来。”

    有时柳三郎会在京城多停留几日,一般离家前都会留下几句话。

    “二郎说是三郎留话,晚上定然回来。”

    柳大郎眉头紧紧皱起,试探的问道:“娘,咱们好好在宛城住着,这些年一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不是魏王府派人过来,儿子都不知道您和魏王曾是夫妻。”

    “三郎相貌随了魏王,更像是皇家人。”柳娘子带有几分懊悔,“我早就提醒过三郎,不让他进京,他偏偏不听,肯定是他碰到魏王,被魏王看出几分端倪。”

    “这也不能全怪三郎,娘,我和二郎都是举人,今科也会参加会试,儿子有信心能高中,等到琼台宴时,总会碰到魏王,只不过是提前几日。”

    “哼。”

    柳娘子依然不满,“不是他总是往京城跑,未必就会招惹魏王主意,毕竟你和二郎更像我,哪怕碰到魏王,那个没良心的臭男人也未必能认出你们。”

    她一直不大支持柳三郎科举,就是怕柳三郎高中,入朝为官。

    只要柳三郎进入魏王视野,柳娘子就瞒不住了。

    她支持大朗二郎入仕,却希望三郎做个闲人,看淡一切世俗名利。

    三郎也好似对科举不大感兴趣,柳娘子放了一半的心,知道瞒不了魏王一辈子,她也没打算不再露面了,柳娘子想大朗二郎展现才华后,柳家积攒下底蕴,在魏王过继儿子之后,她再告诉魏王,他是有亲生儿子的。

    柳大郎扯了一下嘴角,魏王认不出自己的亲生骨肉,这绝对不是夸奖,“要不我去找找三郎?”

    “你是说进京吗?”

    “总要确定三郎是平安的。”

    柳大郎郑重的点头,“倘若魏王是因为三郎找上门,魏王妃最先对付的人就是三郎,她也最恨揭开一切秘密的三郎。我担心她对三郎不利,太后娘娘不再辅政,皇上却是个孝子,太后娘娘依然能把持一半的朝政,据说皇上把魏王妃当做表妹看,皇上许是会纵容魏王妃对三郎不利……”

    柳娘子既担心三郎,更怕长子遭遇不测:“我也担心三郎,可是大郎啊,你此时不能进京,娘,不能再失去你了,你是长子,家里离不开你。三郎他……他应该会平安,魏王总不能眼看着亲生儿子被魏王妃害死。”

    柳大郎还想再争取一下,柳娘子扬声问道:“门口怎样了?孟少奶奶还跪着?”

    “回主子的话,慕小姐走出了静园。”门口的小丫鬟低声说道。

    “她……她想对孟少奶奶做什么?”

    柳娘子弹了弹衣袖,“咱们也去看看热闹,倘若慕婳敢对孟少奶奶动粗,我定会让她后悔!”

    ps继续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