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推手
    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一句不告而娶,就能让柳娘子手中的婚书成为一张废纸,不再是她和魏王婚姻的证明。

    一般状况,父母不愿让儿子失信,然而魏王娶的人是太后娘娘最为疼爱的女孩子,一直把她当做女儿在抚养,而魏王又是一直养在太后娘娘跟前,同皇上亲若兄弟。

    那时候又正好是太后娘娘辅政之时,皇上都只是太后娘娘的一个傀儡,在深宫中养病,只要魏王足够聪明,他自然知道如何选才对自己最有好处。

    所以他佯装不清楚柳娘子出京后会发生意外,以为有身孕的魏王妃能为他生出儿子来,便不在意柳娘子和他的儿子。

    “当时柳娘子离京时,已经怀上了柳三郎?”

    慕婳暗暗估算了一下时间,柳三郎正好是在柳娘子还住在魏王府别院时怀上的,所以魏王真是个典型的封建男人,即便做出选择,仍然还可以同柳娘子温存,进而让柳娘子怀孕。

    胖丫道:“据说柳娘子在最最危险时,生下了柳三郎,因此坏了身子,柳三郎先天不足,以为养不活,多亏他们碰到一位贵人,一对猎护夫妻救了他们,其中猎户还帮柳娘子找到了一位好兄弟,那人懂得医术,治好了柳娘子和柳三郎。”

    “只是魏王派人来找柳娘子,消息已经传得如此详实了?连救下柳娘子的贵人都传遍宛城,背后倘若没人推动,我是一点都不信。”

    慕婳脑子里出现柳三郎的影子,这一切是他早就安排好的。

    把柳娘子塑造成一个可怜可敬的幸运女人,赢得世人的同情,以此对抗权势滔天占据上风的魏王妃。

    别说民意没有任何作用。

    就柳娘子富有小说话本似的经历,百姓会更支持柳娘子。

    百姓做不了什么,甚至不敢当面威胁魏王妃,但是皇上和太后娘娘一直都很仁慈,注重皇室在百姓中的声望,百姓认为柳娘子可怜,又有传奇的色彩,魏王就不能不给柳娘子一个交代。

    何况魏王如今最缺得是儿子!

    亲生儿子!

    恰恰柳娘子独自为魏王抚养长大了三个儿子,大郎,二郎,三郎都是很优秀的男孩子。

    柳三郎的长兄虽然不如他有名望,也是一位宽厚诚实的人,他在宛城交友广阔,比柳三郎更觉得亲近。

    三个儿子再加上百姓的同情,柳娘子已经具备同魏王妃抗衡的本钱。

    太后娘娘是个做大事的女人,她虽然疼爱魏王妃,但不会任由她胡闹下去,破坏皇室的名誉。

    慕婳觉得柳娘子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唯一令人非议的就是柳娘子生下了四郎,这个孩子绝不是魏王的儿子!

    以女子的立场,柳娘子做得漂亮,魏王抛弃了她,她亦可以放弃魏王,爱上旁人,可是如今魏王找上门来,柳娘子现在拒绝,以后还能拒绝得了?

    就慕婳知道的,柳三郎会是魏王世子,证明他们母子总会回到魏王府去。

    那柳四郎该如何在魏王府生活?

    胖丫听到慕婳的叹气声音,“小姐,您怎么了?”

    “只是觉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说得真是太确切了……”

    门口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慕婳问道:“莫非魏王殿下又派人过来了?”

    这样一出大戏,起码要唱上好几日。

    她这个柳娘子的邻居,肯定要享受不到清幽的日子了,是不是可以在门口支个茶棚,赚点银子?

    “小姐,小姐。”

    守门的侍从快步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您快去看看吧,孟家少奶奶带着姬妾上门来了,后面还跟了不少宛城的百姓,孟少奶奶……她直接跪在咱们家门口,说什么也不肯起身。”

    胖丫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能迷住孟公子的女孩子只能是自家小姐。

    “孟少奶奶疯了不成?她这么跪下来,就是在破坏小姐的名誉?”

    胖丫突然意识到孟少奶奶此举的深意,跺脚道:“她不去求公婆主持公道,不回娘家求助生身父母和兄弟为她出头,她领着一群人来找小姐?这不是把小姐放在火上烤?让百姓们认为是小姐勾引了有妇之夫?”

    “太过分了,她太过分!”

    胖丫知道自家小姐同孟公子没有任何私情,也没有做出勾引孟公子的事,可旁人未必知道。

    这事不是摊在小姐头上,胖丫也会认为吸引孟公子抛妻弃姬妾的女孩子是狐狸精!

    是一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女孩子。

    慕婳安慰了胖丫几句,“不急,不急,我又没有做亏心事,不怕她登门。”

    “可是她这么跪在静园门口,很影响小姐的名声,您刚刚扭转了一些不良印象,她这么做,绝对会让很多人骂你。”

    胖丫快哭了,抹了抹眼角,为小姐委屈,“小姐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有麻烦事找上门?您一旦过得不好,永安侯夫人肯定会很高兴。”

    慕婳唇边勾起一抹笑容,一如既往的自信骄傲,“咱们先去看看孟少奶奶,总不能让她一直跪在门口。”

    “……小姐,您先不要出门了,我去把孟少奶奶领进来。”

    胖丫担心门口同情孟少奶奶的百姓会失控的骂小姐,而小姐万一犯起倔来,同百姓们动手,那岂不是让小姐陷大的麻烦?

    “不用。”

    慕婳不是不明白胖丫的担心,她是喜欢用拳头解决所有的问题,然而她的拳头只打该打的人。

    “我先要弄明白孟少奶奶的打算,她是走投无路来求我,还是故意示弱利用百姓和舆论算计我。”

    “这有区别吗?”胖丫问道。

    “区别大了,倘若她是来求我,我会帮她,若是她别有用意……”慕婳不紧不慢向静园门口走去,“自有她苦头吃。”

    静园隔壁柳宅,柳娘子柳叶眉竖起,拍着桌子道:“你说什么?慕婳……竟然勾得孟公子神魂颠倒?让孟公子抛弃妻子?”

    “她们都摆着一副无辜的模样,专门勾引有妇之夫!”

    “贱人就是矫情!”

    ps继续求月票,月底了,求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