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爆发
    “你可以叫我拙谨。”

    柳三郎一派真诚,他怕慕婳就此消失,隔断同他一切的联系,又怕那日的梦境成真,他一个人孤独活在晦涩的世界中。

    叫三郎,太亲切,慕婳显然不会亲密称呼魏王的儿子。

    直接叫名字?

    好似也不妥当。

    还没及冠,连字都取好了,皇上到底有多重视他呢。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智若愚。”

    慕婳轻声的感叹,柳三郎无论走到何处,都是瞩目的焦点,鹤立鸡群,出类拔萃。

    皇上却希望用字掩盖他的一些锋芒风华。

    质朴无华,谨言慎行。

    “皇上对你期望很深……”慕婳沉吟片刻,突然眸子闪过一抹灼人的光亮,“也许你能如愿以偿,皇上未必就不会替你讨回公道。”

    “他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一个可用的宗室子弟。”

    柳三郎嘴角微上扬,同时他以皇上这样的长辈自豪,从偶尔遇见后,皇上教了他许多。

    他有今日,除了本身天资过人外,更是离不开皇上的教导。

    “但是你却把主意打到了皇上身上?”

    “……你发现了?”

    柳三郎知晓慕婳一定会发觉昨日的隐情,想着解释,却在她玩味的目光下无从说起。

    “该称赞你有恃无恐呢?还是该说你天真?!竟然想到用自残的法子换得上位者的同情或是震怒,来达到你的目的。”

    慕婳对柳三郎略有失望,不过柳三郎面对魏王妃以及太后娘娘,他还真得只能依靠皇上!

    这是条捷径,有几个人似慕婳,有捷径不走,非要依靠自己?

    她也就是打算在帝国美景中耗费一生,永安侯那群人不足为惧。

    若是她还是上辈子的少将军,一样会走捷径,能借势也绝对不会含糊。

    “你笃定皇上会疼你?甚至不惜违背皇上多年给朝臣留下的明君印象?”

    “嗯。”

    柳三郎笃定点点头,“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疯狂到非要杀死我的地步,不过皇上依然派来了逆鳞卫,你说他是不是疼我?”

    慕婳突然觉得没有见到当今陛下,注定名垂青史的明君,开疆拓土,创造帝国盛世的皇上有些遗憾,可她依然不愿意同柳三郎一起去见所谓的‘程伯父’。

    “我相信皇上真心疼你,真心维护你。”慕婳望着英俊挺拔的柳三郎,轻声说道:“昨天的事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可以借势,利用一切,但是事关性命,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上为好,否则意外发生时,只能听天由命了。”

    柳三郎抿了抿嘴角。

    “拙谨,我走了!”慕婳这次转身后,急速离去。

    她的身影迅速消失,柳三郎如同木头一般站了大半个时辰,轻声道:“倘若我足够强,就不会有意外!”

    被慕婳救下的感觉既有甜,又有几分难言的苦涩。

    无能为力的柳三郎死在了昨日的红衣火炮之下!

    *****

    慕婳偷偷从后门的院墙上翻了进去,她这身满是褶皱的衣裙走正门,被路人看到显然还得浪费一番口舌解释一通。

    何况她总不能说被柳三郎牵连遇见了刺客,他们在荒郊野外睡了一夜。

    虽然还有逆鳞卫在,但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啊。

    她特意起早就是怕被路人看到了。

    好在静园后门的街道几乎没有人,她速度又很快,完美回到静园。

    慕婳刚刚踏进闺房的门,胖丫一下子冲过来,“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我……担心死了。”

    “白云自己跑回来,我……我知道小姐您遇见了危险,可是却不知去哪找你。”

    胖丫一边抹眼泪,一边诉说自己如何担心慕婳,下定决心道:“以后小姐不能再扔下我,您去哪,我就去哪。”

    哪怕因此丧命,她也要和小姐同生共死。

    这就是被亲人担心的感觉?

    她从未体会到,每次出征回来,他们总是会询问战果如何,母亲也总是抱怨父亲太宠姨娘,担心兄长在屋子里闷出病来。

    他们不曾问过她是否受伤,是否有经历了生死搏杀的凶险。

    “好,我被保证下一次,我一定带上你。”

    慕婳轻轻抹去胖丫眼角的泪水,小丫头怕是一夜没睡,脸颊都显得尖了,双眼红得似兔子,一股暖流滋润心田,“也许带你去京城,我就不会去看个究竟……”

    带着胖丫,慕婳首先要考虑小丫头的安全,肯定不会因为发现异样就去岔路深处,也就不会听到柳三郎的声音而现身相救。

    倘若没有她,柳三郎会死?

    慕婳不觉得自己重要到影响柳三郎生死的地步,柳三郎许是没有说实话,他应该还有保命的手段,对心机颇深的他来说,保住性命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会受点伤,进而惹皇上震怒?!

    “我去给小姐准备吃的。”

    胖丫再一次有了活力,并没问起小姐失踪这一夜去了哪,又同谁在一起,甚至好似没有看到小姐衣裙上的口子和褶皱,以小姐的实力,总不会吃亏的。

    慕婳拦不住她,先去梳洗一番,换上干净的衣裙后,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慕婳端起米粥喝了一口,就听胖丫道:“昨天发生大事了。”

    慕婳投过去疑问的目光。

    “您一定会很意外,柳娘子……她同魏王殿下成过亲!”

    咽下米粥,慕婳平淡不惊的问道:“魏王殿下找上门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

    他们成过亲?

    这么说他们本来就是夫妻?

    “魏王殿下只是派人过来,不过魏王府的人都被柳娘子打出门去了。”胖丫咂舌道:“昨天咱们家前面可热闹了,不是担心小姐您,我早就挤过去看热闹了。”

    静园的位置极好,是柳家邻居,有些消息,比围在外面的人更早知道。

    胖丫继续道:“开始我以为柳娘子和魏王殿下生了柳四郎,后来我听到隔壁柳娘子拍着桌子说,魏王注定断子绝孙,她的三个儿子永远姓柳!”

    慕婳让激动的胖丫坐下来,“你慢慢说。”

    “您怎么一点都不意外?怎么一点都不激动?”胖丫哪还坐得住,整个宛城就没有坐得住的人了。

    魏王殿下的儿子竟然是柳家三位郎君?

    许多人都想着如何赶过去攀附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