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道别
    柳三郎亲自把切好的烤肉送给慕婳,顺便把水壶递过去。

    一旁手上粘着野兔毛的逆鳞卫讪讪拿掉兔毛,横竖柳公子高兴就好,拿他们的劳动成果去讨女孩子欢心,这不是必然得吗?

    慕婳好久没尝过烤野兔的味道,一天之中又是状况频出,耗费不少的体力,慕婳本身也没有在柳三郎伪装的心思,擦了一下手,拿起切好的烤肉如若无人享用起来。

    逆鳞卫的手艺不错,慕婳好似回到前世和兄弟们在一起烤肉时的畅快,下意识向逆鳞卫比划了一个很好吃的手势,柳三郎眉头皱得更紧,逆鳞卫们睁大眸子,这手势?好似只有在军方才盛行。

    柳公子爱慕上的慕小姐到底是什么人?

    “你也吃啊。”慕婳用了几块之后,拿着鹿皮水壶喝水,斜睨一眼明显愣神的柳三郎,“再难也不能不吃饭,不进食,你脑子也不会灵活,明明能想明白的事,反而想不通了。”

    她以为他是为幕后黑手深思?

    柳三郎挑拣了慕婳吃剩下的烤肉,丝毫不觉嫌弃放在口中,佯装很好吃的模样,随后同样向逆鳞卫比划了慕婳方才的认可他们手艺的手势,同样很熟练,好似柳三郎做过无数遍一般。

    逆鳞卫心中的怀疑少了,慕小姐懂得这些都是听柳公子说的。

    只是像柳公子这般追求慕小姐,这辈子还有指望吗?

    慕婳扯了一下嘴角,轻声说:“你不必如此,我不在意的。我会什么,我拥有什么,永安侯府那些人根本不配知道,倘若为了怕他们怀疑就改了性情,我虽是活着,也不觉得畅快。”

    她也只在意过慕云而已,慕云如今好似也想开了,慕婳更不怕因为她和慢慢的不一样,引起永安侯夫人等人的怀疑。

    柳三郎淡淡回道:“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是我就是想让你少一些麻烦。”

    “你还真好心呢。”慕婳笑容明媚了几分,把另外一件披风盖在柳三郎身上,“今晚我们怕是要睡在荒郊野外了,我会帮你守夜的。”

    柳三郎:“……慕婳,我是男人。”

    慕婳目光怪异,突然明白她又挫伤男人的自尊心:“啊,要不下半夜……已经过了子时,算是下半夜了,你愿意守夜就守夜好了,我去睡觉,明早叫醒我。”

    他的自尊心真强,莫非女孩子就只能依靠男人,被男人保护?

    依靠男人的念头,慕婳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在脑子里闪过。

    算了,反正睡觉是享受,慕婳也就不同柳三郎争了。

    慕婳整个缩进披风中,发丝散开,宛若蔓藤一般铺散在相对平坦的石头上,她背对柳三郎,“我看过这地方没有狼和老虎,守夜时你最该注意得就是别让火堆熄灭了,时不时扔进火堆一些我放在一旁的长叶草,这种草的味道能驱散蚊虫。”

    “……”

    柳三郎闷闷应了一声,说不出的郁闷,又不能责怪慕婳,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逆鳞卫一个个面无表情,如同柱子一般稍稍站在远处,他们目光冷漠,好似不会丝毫,然而柳三郎却能感到他们心头的笑意。

    他们一定听到了。

    柳三郎赌气一般扔了一把长叶草进火堆,猛然燃烧起来的怪异味道呛得他咳嗽起来,柳三郎想到慕婳,忙捂住口鼻,强行压住咳嗽声,一是怕吵醒慕婳,二是不想让慕婳觉得他这点事都做不好。

    慕婳闷笑声适时飘入柳三郎的耳中,不含恶意的嘲笑,可是笑声仍然令柳三郎不舒服,好似他比慕婳年岁小,一直需要慕婳照顾,明明他比慕婳要大上两岁呢。

    柳三郎坐在火堆旁,怔怔望着熟睡中的慕婳,目光颇为复杂,直到天边鱼肚泛白,天际露出一线霞光。

    他竟然就这么看一个人看了大半夜?

    什么都没想,只是看着慕婳,柳三郎自己都不相信有朝一日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他明明该去想……想报仇,想魏王,想皇上,打算好一切的。

    皇上这次是拦不住魏王了。

    柳三郎能想到如今怕是魏王已经冲到宛城去了。

    “今日之后,我该称呼你为赢公子了。”

    慕婳慢悠悠翻身而起,手指穿梭在散开发间,五指从顶端到发梢,把手指当做梳子用,柳三郎见她使劲拽着黏在一起的头发,都觉得头皮疼,开口道:“沾点水会容易一点。”

    慕婳笑道:“哪用那么麻烦,何况我不敢让魏王殿下的儿子,王府的王子给我打水去。”

    手指有狠狠拽了两下,慕婳草草梳了个马尾长辫,吊得挺高,发辫随着她起身的动作而晃动,显得很精神,有雌雄莫辩之美。

    “你依然可以叫我三郎。”

    “不敢,不敢。”

    慕婳唇边的笑容多了几分疏远,是彻底的疏远,好似她随时随地都会远远的遁去,不再出现,只会残存在柳三郎的记忆中。

    把披了一夜的披风留在石头上,慕婳看了看自己满是褶皱和破损的衣裙,还可以见人,衣裙只是在袖口处被刮出几道口子,还有里面的亵衣掩体,裙摆倒是被扯开好几道,却也不会露出小腿。

    慕婳辨别了一下方位,向柳三郎道:“我先走一步,以后……有缘再见。”

    纵然她去京城,甚至去侯府,怕是也没机会进入魏王府,永安侯府地位低了一些。

    哪怕他们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围绕在他身边会有许多人,她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对待魏王世子,魏王殿下也不会让她这样尴尬的出身缠上自己的宝贝儿子!

    再碰面时,魏王世子能向慕婳微微点头,已经很难得了。

    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甚至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慕婳也不想挤进去。

    她潇洒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竟然追了上来,仿佛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回头,漆黑的眸子闪过尴尬。

    朝阳映衬着柳三郎挺拔的身姿,令他分外柔优雅。

    “你还有事?”

    她笑着问柳三郎。

    她永远不知此时在他眼里,她有多美过天边的朝霞,美过一切风景。

    “我尚未及冠,但是伯父已为我定好字——拙谨,你可以叫我拙谨。”

    ps月底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