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决定
    提起打永安侯夫人耳光,慕婳直到此时还显得极是兴奋,同柳三郎绘声绘色说起她在侯府如何的凶残,如何恐吓三小姐,又是如何用似是而非的慕家祖上黑历史威胁永安侯。

    “我猜他们一定在疑神疑鬼慕家的祖宗到底得罪了谁,他们夫妻会不会吵起来?别看永安侯夫人能影响永安侯,一旦永安侯认真主事,永安侯夫人根本奈何不了永安侯。”

    她没有任何隐瞒的陈诉,听得柳三郎直皱眉。

    正常的女孩子不是应该露出受伤的模样,或是让听者觉得她是被亲人伤到极致才反抗的,她才是那个真正受到伤害的人。

    柳三郎轻声说道:“不怕我误会?”

    毕竟她是打了长辈的耳光,威胁永安侯,就名分上说,他们是她的父母,而木夫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慕婳给生母木夫人扣了个红杏出墙帽子,甚至对永安侯把木夫人当奴才时,她反倒火上浇油。

    “误会?”慕婳琢磨好一会才明白自己太兴奋,太坦白,她在向伙伴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眸子闪烁:“随便啦,你愿意误会就误会好了。”

    柳三郎鯁了一下,她不怕他误会,因为他不重要,对慕婳来说根本不重要!

    这项认知,令他心头燃烧着一团火。

    然而他又能对慕婳做什么?

    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任由他心头这把火越烧越旺。

    柳三郎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把盒子向慕婳抛扔过去,慕婳轻而易举的接下来,闻起来是外伤药?

    “仔细上药,女孩子的身上不该留下伤痕。”

    “你从哪里得来的外伤药?”

    看起来外伤药挺高级的,慕婳不觉得一般人能有这样品质的外伤药。

    “伯父送的。”柳三郎随意回了一句,目光从慕婳手上的伤口移开。

    木夫人么?!

    单说木瑾雇佣地痞流氓来围堵他,足以让木家倒霉了。

    柳三郎暗暗想着如何让木家家破人亡的同时不牵连慕婳,只怕很难,不过他完全不需要担心慕婳善良到原谅木夫人。

    慕婳巴不得自己亲手毁了木家。

    “你不必担心京城的纷争会牵连到你,即便他们看到你同我一起,他们也不会去找你的麻烦。”

    柳三郎眸子阴沉且隐隐泛着愤怒。

    慕婳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是幕后是谁?能动用红衣大炮,又有那种铁丸子……武力不弱于逆鳞卫,柳三郎你去京城也当小心。”

    即便有皇上和魏王撑腰,指使这股力量的人也非如今的柳三郎能抗衡的。

    当今天子是一位仁君,他更喜欢用怀柔的手段理顺朝臣的关系,对有能力的臣子即便是冒犯了圣颜,也不会责怪他们,这样的结果是,朝廷上政通人和,君臣一心,坏处就是受重用的臣子在皇上面前很放得开!

    对陛下的敬畏少了。

    为柳三郎,皇上会改变多年的性格?

    慕婳认为最大的可能就是皇上会找个几个有分量的替罪羊,既让柳三郎出气了,又惩戒警告了真正的主使,令朝廷后宫依然是一团和气。

    从帝王的角度考虑,皇上这么选择是最正确的,然对柳三郎……也不能说不公平,这次遇险后,他得到的好处和补偿足以让所有人眼红嫉妒。

    也许柳三郎就是凭此越过两位兄长成了魏王世子。

    柳三郎上升空间巨大,在相对弱小时后退一步,是为了以后更近一步,等到柳三郎足以同幕后之人抗衡时,他就可以报今日的一箭之仇了。

    理智上说这样的局面对柳三郎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是谁,我总要让他们立刻付出代价!”

    柳三郎笃定的声音,令慕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看出柳三郎不似说好听的,慕婳突然笑道:“三郎让我刮目相看,你的选择很让我意外,不过我喜欢你的选择。”

    仇怨还是当面直接报复比较好。

    即便不够理智,不够识大体,可什么是识大体?

    接受几个替罪羊?

    还是接受幕后之人的补偿?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倘若不牵连慕婳,他一定会做出理智的选择,不会似现在冲动大于理智,不让幕后之人受到教训,她不敢去找他麻烦,却能让慕婳麻烦不断。

    脚步声音响起,逆鳞卫提着几只野兔,几个盛水的水壶走过来。

    他们先是看柳三郎一眼,随后又看了看慕婳,略觉得不解,慕婳怎么坐在石头上,而柳公子在火堆旁,他们到底谈了什么?

    显然他们并不大敢靠得太近,只是远远的放风。

    柳三郎暗暗松了一口气,缓缓起身道:“今日多谢几位相助。”

    “不敢当,不敢当。”

    逆鳞卫本是骄傲的,除了陛下外,他们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连太后娘娘都无法让他们动容,然而他们记得……记得皇上听说柳公子有可能遇见危险后的焦急,柳三郎对皇上主子而言,绝不仅仅是他是魏王的儿子,是皇上的亲侄子。

    何况他们做得不算多,该他们做的事,都被坐在石头上的女孩子做了。

    他们只来得及背着柳公子。

    柳公子更希望被慕小姐背着,希望他们根本不存在……慕小姐那令人恐惧的判断力和身手,想来就是同柳公子独处,吃亏得是谁,还不一定呢。

    这件事是不是要向皇上禀告?!

    皇上既然关心柳公子,应该会想听一听柳公子在意的女孩子,毕竟柳公子冒着生命危险,不顾生死扑向慕婳时,证明了一切!

    柳公子不是他们,他们可以义无反顾为皇上献上一切,那是他们的使命,他们从小一直接受为皇上抵挡一切危险的训练。

    人在危险时,总会有一刻的犹豫,一刻的迟疑,身体本能逃避危险,偏偏柳公子直接冲上去了,速度之快,他们都没追上!

    倘若这样都不算是喜欢,那什么是喜欢?

    不过柳公子知道他做得一切其实是给慕小姐添乱了吗?

    逆鳞卫不敢继续想下去,听到柳公子的声音,“我饿了。”

    他们连忙剥野兔皮,一会儿野物烤好,柳三郎选了最好的地方,用小刀切好,“慕小姐,请用。”

    ps加更送到,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