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解风情
    火堆发出啪啪啪的清响,明月高悬,夜风卷动树叶,周围却又显得那般寂静。

    柳三郎一直望着慕婳,等候她的答案。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紧张焦急,一如往日沉稳,经历今日连番变故,他并没有因为失算而懊悔太久,反倒击起他更强的报复心。

    其实本意上他也有让皇上惩戒程门的心思,甚至有计划让自己稍微狼狈一点。

    然而他没想到在慕婳面前,他是个只能添乱的人。

    别人能不能忍,他不知道,横竖他忍不了。

    哪怕放弃一些东西,他也要去京城捉出幕后主使,让慕婳明白,他有保护她的能力。

    慕婳一直沉默,柳三郎紧张几分,手心全是冷汗,许是科举放榜时,他都不会有如此紧张的心情了。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必然高悬在榜首,然而却不知慕婳的答案。

    慕婳不可能在宛城或是乡间过一辈子,无论她愿意还是不愿意,她总会名扬天下,出入勋贵朝臣府邸。

    慕婳狐疑的问道:“让我同你一起去京城?请我做你的侍卫?”

    柳三郎千算万算,想过慕婳会拒绝,但是绝对想不到慕婳这种答案。

    仔细想一想也不意外,慕婳说是要做女孩子,说是要嫁人,但是她好似天生少了女孩子那份对男女之情的敏感。

    她对他,对陈四郎,对夏七,以及所有宛城少年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更亲近他一点。

    慕云是她二哥,比他们更占优势,然二哥这个身份,慕云不想办法解决的话,会是他一生的拖累。

    柳三郎缓缓抬起手臂,指尖碰触慕婳眉心的位置,轻轻点了一下,“我不需要女侍卫,侍卫辛苦,且危险。”

    他舍不得慕婳。

    慕婳感到他指尖的温度,莫名心跳露了半拍,除了慕云外,她没同任何男子这般亲近过,前世她虽是同袍泽兄弟勾肩搭背,但是她知道那是兄弟之间的默契,此时有点不一样,他的手指好似带着一点点别样的情愫。

    这份认知,令慕婳有几分惧怕,又有点兴奋。

    这是她前世没有体验过的。

    “同我一起回京?”柳三郎再一次问道。

    声音磁性颇为撩人,然慕婳却回道:“三郎以为我回不去京城?为何要同你一起回去?!就算当今天子是你伯父兼师傅,又如何?”

    她从未指望过别人帮忙,或是去抱谁的大腿。

    倘若她有那么一丝丝的依靠别人的念头,在慢慢身上清醒后,会被慢慢身处的处境给吓死的。

    她会想尽办法,厚着脸皮向陈四郎道歉,讨好柳三郎,甚至会用尽心思照顾慕云。

    矜持点的女孩子会在他们之中选一个。

    慕婳笑了起来,方才他们之间似有似无的暧昧被她清脆自信的笑声吹散。

    她是不会同他一起回京了。

    柳三郎贪恋般看着慕婳,她的笑容一如既往明媚,干净。

    他缓缓支撑起身体,走到火堆旁边,随意捡起一根柴木扔进火里。

    火光猛然燃烧得更旺,照亮他的脸庞。

    “我在京城等你!”

    “嗯?”

    慕婳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柳三郎侧面对着她,光看侧脸,他也好看,五官更显深邃,“京城太乱了,太后娘娘寿宴之前,我不会去了。”

    柳三郎进京后,京城这潭水怕是会更加混乱。

    他携怒气入京,皇上和魏王总要补偿他,柳三郎如同方才爆炸的铁丸子一般,非得在朝廷上炸出一个坑,不少的官员因此牵连进去。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

    “你不相信我的话?”

    慕婳声音拔高了几分。

    柳三郎恢复以往的君子风度,“我相信你说的话。”

    可他语气中疼哄,敷衍的意思是怎么回事?

    还是方才的柳三郎可爱一点,此时坐在火堆旁,安静美好的君子柳三郎令她反而有点颓败的感觉。

    “那群逆鳞卫是不是猎不到野物,不敢回来了。”

    慕婳打破寂静的僵局,柳三郎抬头仰望夜空,判断时辰,还不到子时,看来他昏迷的时间不算太长。

    璀璨的星辰闪烁明亮,一如慕婳的眼眸。

    “他们是皇上的人,除了保护皇上之外,他们更懂得何时该出现,何时该隐匿起来不让皇上察觉到他们。”

    毕竟柳三郎是在逆鳞卫眼前抛却生死去救慕婳的,虽然慕婳有足够能力自救,但是逆鳞卫比慕婳这个女孩子更明白,他醒来后,第一眼想见谁。

    他们躲得远一点,只是不想破坏他的好事,然而他们怕是想不到,慕婳……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柳三郎轻声喃咛:“希望他们躲得足够远,没有看到,否则……”

    他一定会被皇上‘嘲笑’的。

    “就算他们看到了也没什么。”慕婳手撑着下颚,回道:“我们又没做什么事,没说犯禁的话。”

    “……”

    柳三郎默默叹息一声。

    “怎么让他们出现?”慕婳好奇的问道,“早知道他们只是躲起来,该我去猎杀野物的,太耽搁时间了。”

    “柳三郎,你是不是也饿了,渴了?”

    “嗯。”

    柳三郎在慕婳目光下,不由得点头承认自己饿了。

    她这般迟钝,意味着还没有人真正敲开占据她的芳心,他还有机会的。

    衣裙因为奔跑翻滚而凌乱,她身上披了一件外袍,慕婳抱着膝盖坐在石头上,略显娇小。

    柳三郎知道她有多么坚强,不,应该是强悍,倘若在此时他们再遇见黑衣刺客,他许是会被杀死,慕婳绝对不会。

    “你手伤了?”

    柳三郎本想做君子,不去看慕婳暴露的胳膊,转移视线时,却看到慕婳手腕处的划伤,那不是树木刮出来的,明显是尖锐的东西划伤,她还没有上药!

    慕婳顺着柳三郎的目光看去,“你说这道伤口?过两日就会好的。”

    一点点小伤,连小伤都算不上,不值得大惊小怪。

    “谁伤得你?”柳三郎漫不经心般问道。

    “应该算是木夫人,她为保护三小姐,抢我手中的步摇时,在我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

    慕婳如实的说道,“你知道吗?我今日打了永安侯夫人耳光,还差一点划花三小姐脸。”

    ps为婳婳稍低的情商求月票,她唯一的缺点是不解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