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表白
    慕婳笑语嫣然,双眸弯弯如同天上的弯月。

    柳三郎按着太阳穴,别开目光,用沙哑干涩的声音问道:“这是哪?”

    “诚如你所见到的,荒郊野外!”

    慕婳指了指周围环境。

    柳三郎才发觉自己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此处是一块空地,离着他们滚落下来的斜坡说不上远,“是你把我背过来的?”

    慕婳嗯哼了一声,起身走向柳三郎,抬手摸了一下柳三郎的额头,长出一口气:“总算是不烧了,方才你一直发热,我一直怕你烧坏了脑子。”

    不算柔软的手放在额头上,柳三郎耳朵隐隐泛红,整个身体好似又烧了起来,面对近在咫尺的女孩子,轻声问道:“这一回儿换你报恩……”

    “报恩?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

    慕婳一脸嫌弃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柳三郎愕然。

    “你突然跑过来压在我身上,让我……让我打算很好的策略落空。”

    慕婳狠狠弹了发呆的柳三郎额头,“我本来可以甩出鞭子直接缠绕在树上,你突然跑过来,我没法甩鞭子,结果你竟然被爆炸的气流冲击昏了,我为保护你,不得已才从斜坡上滑落下来。”

    柳三郎尴尬揉着额头,眼睫轻轻颤抖,“这么说是我给你添麻烦?”

    “也不算麻烦。”慕婳不明白柳三郎为何不太高兴,莫非柳三郎爱好特别,最爱英雄救美然后以身相许的戏码?

    不过她对此没什么兴趣,柳三郎叫着她名字清醒过来,也没让她觉察到异样,只当是柳三郎昏厥前一直力求保护她才会如此,问出那句梦中有她,大多是抱着取笑的心思。

    “背你到此处的人,不是我。”慕婳继续把柳三郎昏迷后的情况讲了一遍,“我们沿着斜坡慢慢向下滑动时,逆鳞侍卫赶了过来,扔下特定的绳索,我抓着绳索落下来,毕竟上面还有刺客,底下虽都是树木丛林,相对更安全。”

    “随后逆鳞侍卫中的两人同样顺着绳索落下,他们主动背起你。”

    “知道你只是晕过去后,他们都是长出一口气的样子。”

    慕婳仔细端详柳三郎,他肯定还有不少的背景靠山没有暴露出来,他不单单只是魏王殿下的儿子。

    如今柳三郎名头不小,君子名声更是冠绝宛城,他以才华和气度取胜,这些绝不是柳三郎的全部实力。

    难怪魏王世子以后是让太后娘娘和皇上都大为看好的宗室子弟,连皇子对他都是尽量拉拢,皇子对朝臣宽和有礼,旁人会称赞皇子礼贤下士,但皇子交好魏王世子,旁人会觉得那是魏王世子应该得到的尊重。

    慕婳记得有个嘴碎的小姐去拜佛时总会提起魏王世子,风光霁月的魏王世子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但是任何人在魏王世子面前都是战战兢兢的,慕婳能从那位小姐的口中感到魏王世子同朝臣在执政能力和谋划上的差距。

    有些人总是自持身份把高傲显露在脸上,魏王世子却是把骄傲刻到骨子里,他会对你和颜悦色,甚至鼓励下属,然而你能清晰感到他的高傲,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柳三郎年轻的脸庞难掩青涩,虽然他尽力隐藏,但是他不是及冠的魏王世子,而是一个少年。

    他即便是妖孽,但还达不到少年既人生巅峰的地步。

    柳三郎依然有着少年人的冲动热血,顾虑不周的特质。

    倘若他真成熟得同老头子一般,慕婳反倒看不上他了,十几岁像是六十几岁,那多无趣啊。

    “所以是逆鳞侍卫背着我?”

    “听着怎么三郎有些遗憾?”

    慕婳翻了柳三郎一眼,埋怨道:“你不能指望一个女孩子背着你穿越丛林,我就算还有力气,也不能为你坏了名节,我将来还要嫁人的。”

    柳三郎眸子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光芒,嫁人?!

    她还想嫁给别人?

    在方才那个孤单的梦中,她是唯一的亮光,一瞬间柳三郎明白自己的心思,对慕婳的好奇是有,赞赏也有,甚至有一分补偿的意味,但是更多得是他对她……已经动心了。

    再多的借口理由都无法掩饰他对慕婳的爱慕之情。

    也许现在还很浅,也许深到令他害怕的地步。

    虽然慕婳不领情,但是柳三郎在危险时,第一个想到不是如何退到安全地方,由逆鳞侍卫保护,而想着去救慕婳,把她护在身后,不让她面对任何的危险。

    当时他甚至没有考虑过后果,醒来之后,他见慕婳平安无事,亦不觉得后悔。

    只是下一次……他要算得更精准。

    “逆鳞侍卫呢?”

    “打水,猎野物去了。”慕婳一动身体,离着柳三郎太近了,她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了。

    柳三郎望着燃烧的火堆,轻声说道:“我同你说过的那位长辈,你还记得吗?”

    慕婳老实又真诚的摇头,柳三郎是说过长辈,程伯父,还是哪位伯父或是师傅,但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听过就忘了。

    “他自称姓程,程门的程,程澄大学士的程。”柳三郎声音越发轻了,“我觉得他应该姓嬴,皇帝的赢!”

    是皇上?!

    慕婳先是惊讶,随后又觉得除了皇上之外,旁人也派不出逆鳞侍卫来,一切都证明,对柳三郎影响很深的人是当今天子。

    以仁慈,博爱,孝顺,但龙体病弱闻名的天子!

    “今日去京城我本是要去见他的,在茶楼门口碰见魏王,他说出我娘的名字,也知道我是谁。”

    柳三郎回头认真看着慕婳,目光深邃宛若漩涡,慕婳不自主同他对望。

    “原本我打算科举之后再回京城……今日突然出现的黑衣刺客是冲着我来的,你也明白他们不是木瑾甚至是程门那些人能请动的。”

    慕婳点点头。

    柳三郎停顿片刻,“这一次是我输了,没算到他们会突然出现,可他们既然敢来刺杀我,我不愿就这么算了。”

    慕婳再次点头认可柳三郎是该报仇。

    “我知道你同陈四郎定亲,是认为他能带你回京城。我不知你为何改变,但是你的归宿始终在京城。”

    柳三郎低沉的说道:“你同我一起回京,可好?”

    ps真相是残酷的,为柳三郎注定悲剧的表白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