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二十章 失算
    慕婳刚刚拽着柳三郎跑出去两步,柳三郎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轰破苍穹的爆炸声,卷起的气浪冲击而来,柳三郎和慕婳同时向前扑倒……轰隆隆,柳三郎感到自己的耳朵除了爆炸声,什么都听不到了。

    他向后看去,原先他们站着的地方,已经炸出一个大坑。

    “这是……这是什么玩应?”

    怎么有这么大的威力?

    “是红衣火炮吗?可是红衣火炮整个帝国只有五十门。”

    慕婳从地上爬起来,骂了一句:“该死的,他们骗我!”

    倘若有红衣火炮,上辈子她许是就不用战死了。

    朝廷对红衣火炮控制得异常严格,她同朝廷扯皮三年,才勉强让皇上和朝臣同意在西北按上两门红衣火炮,他们说火炮多珍贵,只能用于战场上,她到底没有等到火炮,可是这般珍贵的火炮,竟然用来杀人,杀柳三郎!

    “慕婳。”柳三郎紧跟慕婳向前奔跑,气喘吁吁的说道:“抱歉,抱歉把你牵扯进来,你……他们是要我的性命,你去那边躲一下,我来引开他们。”

    柳三郎甩开慕婳的手,眸子微沉,转身就要引开后面的追兵,连红衣火炮都用出来,绝不是木瑾雇佣来的人能办到的,他不能再把慕婳牵扯进危险之中。

    “你往哪里去?”慕婳手如同钳子一般死死握住柳三郎,“你知不知道咱们现在是一伙的,你以为你引开追兵,他们就会放过我?”

    “我估摸着我的容貌早就被他们看到了。”

    “慕婳。”

    柳三郎那句对不起卡在喉咙之中,轻若蝶翼的长睫盖住眼底的懊悔。

    “别再废话了,咱们走!”

    虽然后面的追兵很猛,从他们行进速度和彼此配合来看,这群人绝不是方才围攻柳三郎的人可比,这些人更冷血,宛若阎罗,冷漠收割着性命。

    柳三郎到底得罪了谁?

    一路狂奔,慕婳的好奇在脑里转个不停。

    柳三郎发觉慕婳逃跑的线路选择很有讲究,逐渐拉开同后面追兵的距离,虽然他们的衣服被丛林挂坏了不少,但是正因为丛林树木遮挡,减缓了追兵的速度,甚至让红衣火炮失去作用。

    毕竟火炮再犀利也无法做到快速移动。

    她到底是从何处学来的?

    “咦,咦,后面好像有人帮我们。”

    慕婳听到身后传来打斗的声音,减慢脚步,喘了一口气,“黑衣人,真是没有一点的意外,为何杀手什么都是一身黑衣?能不能有点稀奇感?”

    半夜出门黑衣比较隐秘,如今太阳还没落山,黑衣比任何颜色都显眼。

    柳三郎同样回头看过去,阻挡黑衣人的是几个身影快速且鬼魅的人,他们倒是没有穿黑衣,衣服的颜色寻常,布料寻常,然而他们衣衫的袖口……听到慕婳惊讶的说道:“逆鳞侍卫?”

    “你也知道?”

    “多新鲜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逆鳞侍卫?!”

    慕婳白了柳三郎一眼,“龙有逆鳞,碰之既死。逆鳞侍卫因此得名,据说他们隐在宫中,专门保护皇上,还有太后娘娘。”

    “不对,保护太后娘娘的逆鳞侍卫被改了名字,是凤鸣侍卫,取凤鸣九天之意。”

    慕婳早就听过这些人的大名,据说他们都是以一敌百,以一敌千的高手,号称天下最最精锐的存在。

    “啊,果然都是精锐,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能亲眼见到逆鳞侍卫!”

    有逆鳞侍卫,他们应该不用再逃命了。

    可是逆鳞侍卫为何现身在此处?

    单凭魏王殿下的面子未必能让皇上动用逆鳞侍卫。

    “不,不好。”

    慕婳发觉他们如今处在一个不算很陡的斜坡旁,拉着柳三郎打算换个安全点的地方看逆鳞侍擒杀黑衣人。

    天不随人愿,她看逆鳞侍卫太激动了,没看一脚下,脚踝被石头隔了一下,身体一歪,突然见到空中飞过来一颗黑漆漆的丸子,慕婳本能感觉到危险,使劲推开柳三郎,她利落倒地向一旁滚去,想要躲开那颗丸子。

    柳三郎先是被慕婳推了踉跄,见到铁丸子即将落地,慕婳不认识这东西,柳三郎却是认得,而且慕婳即将滚到斜坡……柳三郎此时记不起自己的雄心壮志,记不得一切,他只记得不能让慕婳有危险。

    “柳公子,请随属下……”

    逆鳞侍卫冲过来保护柳三郎,然而柳三郎却比他动作更快,再一次抽出长剑,对着即将落地的铁丸子砸去,而他动作甚至比长剑还要快,飞速跑到慕婳身边,没有任何犹豫的,柳三郎直接趴在慕婳身上。

    “柳公子!”逆鳞侍卫大吃一惊,高声喊道,“危险,危险。”

    完了,柳公子有个好歹,他们如何同主子交代?!

    铁丸子因为长剑的撞击,在空中爆炸,不如方才的爆炸威力大,然而卷起的气浪足以把柳三郎和慕婳一起冲下斜坡。

    柳三郎低声道:“慕婳,你没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随后,他感到气浪冲入自己的大脑,令五感消失,眼前一黑,失去所有的知觉。

    ****

    柳三郎感到自己站在一片灰蒙蒙的地方,天空是晦涩的,大地无边无际,一片压抑的灰暗,好似整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

    其实他已经习惯孤独,曾经享受着这份孤独。

    然而如今他却迫切希望自己能见到……找到那个女孩子。

    是谁?

    那个他必须找到的女孩子是谁?

    他急速奔跑,跑了许久,却发觉周围好似没有任何变化,他一直还是留在原地。

    阴冷粘腻的风缠绕着他,令他的心逐渐沉入谷底,为什么?

    他算到了一切,为什么会出现意外?

    他还是不够强吗?

    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他对着晦涩的天空高喊,突然晦涩的天空好似闪过一颗绿豆大小的光点,灰暗的薄雾后因光点浮动一个人影,是她吗?

    她还活着。

    “慕……慕,慕婳!”

    柳三郎喊了一声,一下子坐起,追逐的人影消失了,而神秘的光点化作一团火焰,橘红色的,温暖的火焰,照亮眼前的一切。

    “我在呢。”慕婳往火焰里加了几根柴火,扬起笑脸:“你梦中竟然有我?”

    ps求月票啊,最近月票好少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