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设伏
    慕婳本不是多事的人,然而莫名她有种预感,出事的人也许她是认识的。

    那就不能不管。

    慕婳跳下马来,蹲在掩盖痕迹的地方仔细辨别,拂去地上的草芥浮土,看清楚地上沾染的血迹以及打斗的痕迹,事情有点麻烦。

    突然,慕婳灵活向旁边是闪去,躲过从背后射来的飞箭。

    砰砰砰,一连射出几箭,慕婳左躲右闪避让开。

    “小姑娘长得挺漂亮,你别想再离开了!小妞,陪本大爷玩一玩,如何?”

    虽是问话,却透漏出志在必得的强迫戏弄。

    有朝一日,她竟然碰到劫色的人……还是做女孩子好呀。

    慕婳血脉中隐隐有股沸腾的感觉。

    多久?

    有多久没有面对未知的凶险了?

    她喜欢泡茶赏花的日子,喜欢同女孩子们一起嬉戏说笑。

    然而在她心灵深处依然记得曾经纵马疆场的豪情畅快。

    “你想留下我?啧啧,你完全不够资格!”

    慕婳直接快步冲向隐藏射箭的人,射箭的人眼前好似闪过一道残影,没等他再射出飞箭,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拳,身体向后飞去,碰,后背撞到石头上,然后又重重的落在地上,五脏六腑好似移动位置一样,传来剧烈且火烧火燎般疼痛。

    那个女孩子是什么人?

    身手好到令精通武艺的男人都觉得恐怖。

    他喜好美人,见到漂亮的女孩子不由得起了色心,慕婳又是单独一人赶路,想着不如掳走慕婳,一个女孩子还不是任他摆弄?

    表现得好,收了女孩儿做个丫鬟,表现得不好……满足后直接杀了,也没人找到他头上去。

    没准还能从女孩子家里坑出一笔银子。

    他打算得很好,结果就是他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只能仰头看着缓缓走进的漂亮女孩子,“你……你别过来。”

    他再也兴不起任何的欲望,只感到彻骨的恐怖。

    “没有那玩应儿,你是不是就不会再祸害女孩子了?”

    慕婳很讨厌他眼里方才闪过的欲望,那是男人对女人疯狂的占有欲望,这人是个色鬼!

    劫色的事怕是不是第一次做。

    “啊。”

    男人凄惨的大叫一声,捂着染血剧痛的下身满地打滚,哀嚎痛哭。

    慕婳语重心长的说道:“任何强迫女孩子的男人,都不是好人,天不罚你,我来!”

    倘若今日不是她,换个旁的女孩子,是不是就要被他掠走玩弄一番?

    破了身的女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慕婳再一次挥动拳头,一拳打昏哀嚎的男人,“你太吵了。”

    撇下下身抽搐却昏迷不醒的男人,慕婳快步向岔路深处跑去。

    岔路丛林中,慕婳看到了更多的鲜血,被刀剑划出痕迹的树木,以及满地的落叶残肢,还有几具冰冷的尸体。

    慕婳将脚步尽量放轻放慢,她虽然激情热血未冷,但已没有为陌生人出头的心思。

    今生她不需要再守护百姓,不是被部署将士们拥趸信任的少将军。

    她还是别牵连进麻烦中比较妥当。

    慕婳有心悄然退去,却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没想到程门弟子竟然也会做买凶杀人的事,主使的人是谁?木瑾?”

    是柳三郎!

    慕婳停下脚步,目光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木瑾买凶要杀柳三郎?

    就因为柳三郎帮她说过两句公道话?

    木瑾到底有多丧心病狂?

    既然涉及到柳三郎,本就是她认识的人,还同她是邻居,麻烦又是因她而起,慕婳无法眼看着柳三郎陷入危险之中。

    何况她对端方君子柳三郎在强敌面前的表现很感兴趣……魏王世子若是死在此处,帝国少了一个英杰。

    慕婳把最擅长用的双刀插入玉门关墓地,陪伴她的兄弟袍泽。

    她一心做女孩子,身边并没有防身的刀剑。

    好在慕婳手中还有长鞭,对付一群人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也没有想到,一向儒雅的柳公子竟是个剑道高手,这笔生意,算来还是我们吃亏了。”

    本以为就是教训个文弱书生,柳三郎不仅冲出他们的包围,有几个兄弟甚至死在柳三郎手中的长剑上,“早知道柳公子这般厉害,我们绝不会接这单生意。不过我的弟兄不能白死,柳公子,你束手就擒……”

    柳三郎眼角的余光扫过一处,微微扯起嘴角,“木瑾给你们多少银子?”

    “为兄弟报仇后,我自会同木瑾他们多要银子,雇主的事,你就不必问了。”

    领头的人感到耳后传来一道劲风,他下意识想躲,发现根本躲不开,不是飞箭,而是鞭子,空中鞭影舞动,密不透风得把男人包裹进去。

    “啊,啊,啊。”

    男人的衣服被鞭影绞碎,身上留下不少鞭痕,鲜血淋淋,“谁,是谁?!”

    慕婳挥动着鞭子,将面前五六个男人抽得鬼哭狼嚎。

    柳三郎也没闲着,手中长剑借机刺向最近的敌人,噗,鲜血飞溅,柳三郎闪身多开,配合慕婳,柳三郎用长剑快速解决面前的敌人,让他们无力再战。

    慕婳抽回长鞭,方才同柳三郎联手破敌的感觉不坏。

    他们不需要交流,便能配合得很默契。

    当然是柳三郎配合她,慕婳好几次差一点就抽到他身上。

    柳三郎同样把长剑收回腰间,避让开地上哀嚎的人,听到谁喊声太大,便一脚踩踩过去,世界立刻清净了不少。

    他衣玦飘然,面容冠玉,双眸炯炯有神,方才一番打斗丝毫无损他的风度,完全可以再去参加诗会,以文会友。

    慕婳一手托着下颚,眸子闪烁着,莫名柳三郎心头一紧,然后面露感激,风度绝佳向慕婳道谢

    “慕小姐救命之恩,在下定会回报。”

    “……回报?”

    慕婳盯着柳三郎,淡淡的笑道:“你打算怎么回报我?”

    柳三郎道:“以身相许,如何?”

    “我救下过不少的男孩子,倘若人人都对我以身相许,我岂不是会嫁很多次?不,把不少的男人收进后宅。”

    “……”

    笑容僵硬在柳三郎脸上。

    “救你一命而已,多大点事?”慕婳坦荡一笑,眉头却是微不可见皱紧,一把抓住柳三郎的胳膊,“快跑!”

    ps继续求月票。